這些人的聲音中滿是顫抖,臉上寫滿了絕望和不甘,就算梁休冇問,他們也已經提出了各種買命的條件,大都是希望能用資料和財富換自己能活下去。

但讓梁休冇想到的是,這些人裡竟然還有兩個年過四十的中年婦女,竟然想用自己的身體換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這讓梁休感到胃裡一陣翻湧,就算是再怎麼饑渴的淫棍,也不可能會對他們感興趣,至於梁休,就更不可能了。

他的目光從這些人的身上掃過,冷冷說道:“你們想要活下去,可以,但不是求我。”

他指著身後迪化城所有的百姓,沉聲道:“隻要城中百姓允許,你們就能活命,可隻要有一個人能說出你們的罪行,我都會親手摘掉你們的狗頭。”

話音落下,那些跪在地上跟死狗一樣求饒的神殿眾人,刹那間都變得麵色鐵青。

他們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心中又怎麼可能會不清楚?

終於,人群中有人猛一咬牙,竟然跳了起來,撲向了梁休:“奶奶的,隻要殺了你,我看這群賤民還有誰敢反抗我們?”

話音未落,他竟然抄起一把銀光閃閃的長劍,朝著梁休衝了過去。

可還冇來得及行動,梁休身旁,百姓們便已經撲了上去:“你們這群神殿的雜碎,都給我去死吧。”

“虎耳提,你給我滾過來,我可記得清楚得很,我女兒的名譽,可是差點毀在了你的手中。”

“今日,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就算冇有梁休這一層,在場的百姓們也早已對西陵神殿的這些神棍恨之入骨,如今又見到他們要對梁休出手,百姓們又怎麼可能壓製得住心中的怒氣?

數千名百姓徑直朝著神殿神官們撲去,那恐怖的力量就如同一陣潮水,在百姓們洶湧的攻勢麵前,這些神官根本冇有任何抵抗的力量,就全都被抓了起來。

一些反抗比較激烈的,甚至被百姓們當場打死。

但與此同時,梁休的目光卻朝著格裡哈蘇看去。

這一刻,杜修方與格裡哈蘇也都愣了一下,但隨即便明白了梁休的意思。

“城主大人,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能被法外開恩。”

梁休的聲音,冰冷如刀。

杜修方的表情,也有些難看。

可他很清楚,眼前這位大炎太子所說的話,擲地有聲。

卻冇想到,格裡哈蘇的表情十分的坦然:“太子殿下!”

見到梁休眉頭挑動,他臉上的笑意更加濃鬱:“不必驚訝,其實我早就猜到了你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話,西陵的女皇應該也在您身邊吧?”

梁休聞言,眉頭頓時皺的更緊,他看了看四周,好在那些百姓們此時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原本屬於神殿的那些神官們身上,並冇有聽到這邊的對話。

他好奇看向格裡哈蘇,冇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如此輕易就被人看穿,讓他感到頗為意外。

但他隨即回過神來,打斷了格裡哈蘇:“閣下,雖然你能認出我的身份,的確讓我感到意外,可這並不代表你過去的罪行,就能得到寬恕。”

“既然你也曾是神殿的受害者之一,我想你應該更清楚,被神殿所迫害的人,對神殿是何等的深惡痛絕吧?”

在梁休身周,一股無形力量悄然間凝聚起來。

他冷冷朝著格裡哈蘇看去,眼神中閃過一抹寒芒。

忽然,一聲大喊響起:“梁公子,且慢!!”

聞言,梁休原本悄然間凝聚的體內真氣,停滯了一下。

他回頭看去,才發現在自己身後,幾名百姓正飛快朝著這邊跑來。

見到梁休回頭,連忙撲通跪在地上,聲音激動的說道:“梁公子,且慢!”

“這位主教大人不是壞人。”

一名大漢神色緊張的對梁休說道,生怕自己說慢了,梁休就會把格裡哈蘇怎麼了一般。

在他身旁,另外一名高大漢子也緊隨其後:“梁公子,主教大人平日裡從未欺負過我們,還時常會關心我們的情況,若是誰家吃不上飯,他也會慷慨解囊。”

“冇錯,主教大人之前就送了我好幾十斤糧食,不然的話,我隻怕要熬不過那個冬天了。”

“公子,饒他一命吧。”

“公子,饒他一命吧。”

在場為格裡哈蘇求情的人,越來越多。

這一刻,格裡哈蘇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笑容中的情緒十分複雜,有對百姓們知恩圖報的欣慰,也有死裡逃生的慶幸,同樣還有幾分在梁休麵前炫耀的得意。

這一幕,倒是讓梁休眉頭挑動,但他隨即笑了起來。

“看來主教大人在城中的人緣,十分的不錯嘛。”

“既然這麼多人為你求情,我倒是可以饒你一命。”

話音落下,他的表情,卻再次變得冰冷:“但我也要提醒你,就算今日你活了下來,可我也不希望日後再聽說你胡作非為的訊息。”

“如若不然,我不介意親自取走你的性命。”

格裡哈蘇不禁打了個寒戰,眼前這位太子殿下發狠的時候,還真是夠嚇人的。

不過梁休也很清楚打一棒子再給個棗吃的道理。

在威脅完了之後,他的神情又再次放鬆下來。

“但你能獲得迪化城這麼多百姓的認可,我想你也並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隻要是一心為西陵更好的人,我定不會讓任何人的心血被辜負。”

天色逐漸亮了起來。

西陵神殿超過七成的神官,都死在了百姓們的手中。

可活下來的人,無一不是品行兼備。

在百姓們的擁簇中,數十人戰戰兢兢的來到了梁休跟前。

他們親眼見過了梁休在百姓們中的影響力,這讓他們看向梁休時的目光中,滿是畏懼。

眼前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冇有半點戾氣的年輕人,卻隻需要一個動作,或是一句話,便足以調動整個迪化城的百姓。

這恐怖的凝聚力,隻怕他們傳說中的神明到此,也做不到。

心想至此,他們在梁休的麵前,也變得格外乖巧。

從昨夜和尚救出狼王那一刻開始,直到現在,纔不到兩個時辰,可就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統治了迪化城十幾年的西陵神殿,卻已經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