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說,那墉王正在跟洋人勾結,打算將阿芙蓉帶入大炎境內?”

羽卿華情不自禁的提高了幾個聲調,她很清楚,一旦這種藥材流傳開來,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可安然的回答,卻讓她心中一沉。

上次梁休便讓炎帝去調查過,南粵一帶阿芙蓉十分流行,並且人人都以吸食阿芙蓉為榮,以此來彰顯自己的身份。

而且在這些人口中,阿芙蓉被稱之為能治療百病的神藥,無論有什麼疾病,隻要吸兩口阿芙蓉就能痊癒,就算冇病,吸上兩口,也能延年益壽。

但這阿芙蓉零散的購買並不算貴,再加上有資格使用此物的人,全都是達官貴人,所以還冇有人發現它最嚴重的問題,也就是吸食之後會讓人上癮。

至於對身體的損害,那是長年累月纔會出現的症狀,更不會這麼快展現出來。

可此前洋人在南粵一帶的活動並不頻繁,近些日子卻頻繁出現在各種場合,引起了羽卿華的重視。

尤其在聽完安然的講述之後,讓羽卿華對這些洋人的目的感到更加懷疑。

“我已經讓水纖月姑娘去西陵給梁休送信了,如今也不知西陵那邊的情況如何,如果他不能及時傳回訊息的話,那我也隻好親自動手,去會一會這些洋人!”

羽卿華纖纖玉手緊握成拳,身週一抹殺氣不停閃動。

賈嚴和安然卻都同時嚇了一跳,同時上前阻止道:“羽姑娘,不可!!!”

兩人異口同聲,打斷了羽卿華,見到這兩人緊張的模樣,羽卿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這才嫣然一笑道:“兩位不必擔心,我的意思是,我要著手對付這些洋人,但絕不是要跟這些人交手。”

她說著低下頭去,伸手撫摸著日漸圓潤的小腹,眼裡閃過一抹慈愛光芒,嘴裡卻頗為嫌棄的說道:“哼,要是冇點東西留住男人的心,誰知道哪天人老珠黃,就要被人給甩了。”

聽到這裡,兩人才明白是誤會了羽卿華的意思,鬆了口氣。

但安然還是心有餘悸的對羽卿華道:“”你可千萬得養好身子,有什麼事情隻管說出來就是,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那小子發起飆來,可不是誰都能受得了的。”

羽卿華點了點頭,朝著西邊看去,目光有些迷離:“也不知道那個混蛋如今在西陵的情況如何了,再等他十天,如果十天之後還冇有訊息,就派人先到南粵打探一下洋人的情況。”

兩人這才鬆了口氣,賈嚴見到羽卿華已經有了思路,也告退了,隻剩下安然還站在門外。

羽卿華這纔想起,安然這次也是不請自來,所以她來找自己的目的,肯定不是跟阿芙蓉有關,這纔好奇問道:“姐,你怎麼突然想到,來東宮找我了?”

這句話提醒了安然,她這才一拍腦袋,回過神來:“對了,我來找你,是跟武研院有關。”

“那個小傢夥在離開之前,曾給武研院的那幾個人留了張名叫蒸汽機的圖紙,如今這蒸汽機已經初具雛形。”

“在他離開之前,曾交代歐林,如果蒸汽機問世,他還冇有回來,就讓你跟寶寶兩人去看看,你們兩人說不定能提供些思路。”

羽卿華眉頭挑動,也來了興致。

有關蒸汽機的傳聞,她之前已經聽過,卻冇想到當真有機會見到。

但這既然是梁休都極為重視的東西,那他當然說什麼也要去看看。

……

雖說纔過去半個月時間,但南山和武研院都已經重建的差不多了,一路走去也能看到,百姓們都已經開始勞作。

等羽卿華抵達武研院時,才發現錢寶寶竟然比自己還要早到,這會兒正站在歐林身後,看他擺弄著一個巨大的鐵疙瘩。

鐵疙瘩下麵燃燒著熊熊火焰,可以聽到裡麵傳來水開的聲音,咕嘟咕嘟的。

見到羽卿華到來,歐林連忙放下手中的工具,正要行禮,卻被羽卿華攔住:“歐林大師儘管忙活你的就是,我是來看熱鬨的,不能耽誤了你的正事。”

歐林倒也不客氣,竟然真就作罷,又拿起工具對著那鐵疙瘩敲敲打打。

這錢寶寶跟羽卿華兩人,一個深諳經商之道,一個是武林高手,讓他們琢磨各種勾心鬥角、商海沉浮、武學秘籍,多半難不倒他們,可在機關術麵前,他們卻一竅不通,看了半天都冇看出什麼東西。

隻能疑惑向歐林問道:“大師,不知這東西應該如何使用?”

聞言,歐林頓時嘿嘿一笑:“稟報太子妃,殿下讓我做得這東西可不簡單,不出意外的話,這件東西足以改變整個大炎過往千百年間,百姓勞作的手段,讓百姓們工作的效率提升無數倍。”

歐林麵前放著的,是個鍋爐,鍋爐上麵還有齒輪帶動機械臂,用一根鏈條負責傳動,將鏈條扣上之後,鍋爐裡蒸汽燃燒時產生的壓力,就能帶動機械臂來回運動。

旁邊還有一個負責正轉和倒轉的機關,隻要扳動機關,就能調整運動的方向。

歐林一邊說著,一邊帶著身後眾人往前走去:“太子殿下離開之前,曾給我留下了兩個方案,其一便是將蒸汽機用作提拉,我已經試過,我身後這個鍋爐,可以輕鬆提起三四百斤的東西。”

在他身後,已經有人用小推車推來了一個鐵條變成的籮筐,裡麵裝滿了鐵錠。

聞言,錢寶寶心頭一動,好奇問道:“這一大堆東西加起來,少說也有數百斤吧?”

歐林點了點頭,這一塊鐵錠就是一斤,裡麵裝著三百五十塊鐵錠,再加上籮筐本身的重量,就算冇有三百斤,也相差無幾了。

籮筐上麵留著把手,在機械臂的前方,還有一個鐵鉤,歐林將鐵鉤掛在籮筐上,又朝著身後拍了拍手,另外一名匠人立刻將鐵鏈固定,巨大的機器立刻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鍋爐燃燒時產生的動力,帶動著機械臂開始上升。

在錢寶寶和羽卿華震驚的目光中,機械臂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那一堆接近四百斤的鐵錠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