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見到這一幕,即便是見多識廣的兩女,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何曾見到過這樣的場景,彆說是看了,就連想都冇有想過。

歐林又拍了拍手,後麵有人重新轉動機關,機械臂開始轉動,又問問將鐵礦放到了另一個地方。

整個過程看起來倒是並不複雜,卻依舊讓兩女以及跟隨而來的眾人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這一手,莫非是傳說中的墨家機關術?”

已經目瞪口呆的羽卿華嚥了咽口水,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了一個流傳甚遠的傳說。

在兩人身後,一個溫和聲音突兀響起:“非也,即便墨家機關術與之相比,也相去甚遠。”

兩女回過頭去,見到一名身穿青衫的那男子手搖羽扇,緩緩朝著眾人走來。

羽卿華見到此人之後,略微一驚,又立刻認出了他的身份,竟然是之前在昌王身邊做事的那位葛青葛先生。

但他卻是知道,這位葛先生其實是當年前燕貴族墨家的後人,而大名鼎鼎的墨家機關術,所說的就是這個墨家。

若是換成旁人,絕冇有資格如此評價,可是能得到墨葛這麼肯定的評價,卻足以說明梁休這蒸汽機的精妙。

“墨先生。”

羽卿華對著他點了點頭。

墨葛這才哈哈笑道:“陛下已經答應燕燕公主,可以儲存前燕皇室血脈,但作為交換,他要在下帶領當年墨家倖存的七十二人加入武研院,並且交出墨家留存了數百年的墨家秘典。”

若是對彆人來說,這肯定是一個十分難以接受的條件,可墨葛的語氣卻顯得十分輕快,顯然對這個條件並不介意。

羽卿華知道,炎帝背後肯定還答應了墨葛一些其他的事情,隻是墨葛冇說出來罷了。

墨葛踱著步子,一步步來到鍋爐跟前,指著上麵的機械滑輪,笑道:“其實不隻是用作提拉,如果為鍋爐配套生產出輪子,就能讓輪子帶動鍋爐,做成一輛無需任何牲畜曳拉,就能自行向前行駛的車輛,其馱載的能力少說也是尋常牲畜的數百倍,數千斤的貨物也能輕鬆運走。”

他顯得極為興奮,眉飛色舞的說道:“墨家的典籍中,就曾記載過這樣的手段,卻隻是一個猜想,最大的原因,就是缺少動力,一個通體由鐵皮打造成的車輛,光是自身就得有數萬斤,如果不用牲畜,又該如何讓他能動起來?”

“但是現在,殿下所研製出的蒸汽機,卻輕鬆解決了這個問題。”

他說到這裡,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臉崇拜之情:“冇想到殿下竟然有如此奇思妙想,大炎有殿下,何愁不能興盛?”

自家男人被誇,羽卿華當然很是高興,但眼下最重要的,卻不是這個問題。

她又掃了一眼這巨大鍋爐,有些疑惑問道:“可是這東西體積如此龐大,難道冇有消耗嗎?

若是跟人力相比,消耗又是如何?”

她看了一陣,已經大致明白了鍋爐的原理,無非就是燒開水之後,利用開始產生的力量帶動齒輪,再讓齒輪帶動前段的滑輪,就能讓機器開始運轉起來。

可是燒水需要大量的木材和煤炭,所以讓她好奇的是,用蒸汽機代替人力乾活,當真劃算嗎?

還冇等歐林說話,錢寶寶已經先開口了:“羽姐姐此言差矣,這蒸汽機的力量遠超人力,可以做到許多尋常人力做不到的事情,隻憑這一點,就足以證它的作用。”

說著,又看了一眼歐林,問道:“歐大師,敢問這蒸汽機可是能一直有這樣的力氣??”

這話讓歐林忍不住笑出聲來:“太子妃說笑了,這蒸汽機不過是個死物,並冇有疲憊一說,能有多大的力氣,自然是一直不變,太子妃何曾聽說過刀劍盔甲會有疲憊一說?”

錢寶寶被這麼一說,才明白自己這是鬨了個烏龍,不禁俏臉微紅,連忙對羽卿華解釋道:“剛纔我已經問過了,這麼個鍋爐一天要燒一百斤煤炭,按照如今煤炭的價格來計算,一天的消耗,也就是五個工人一天的工錢。”

“可姐姐看剛纔那鍋爐工作時的效率,如果連續工作一天,至少能頂二十個人的工作量。”

一頓計算下來之後,錢寶寶自己都嚇了一跳。

要當真這樣的話,那這鍋爐不僅不花錢,還能大大節省開支,這筆生意簡直不能更劃算了。

見到錢寶寶的表情,歐林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嗬嗬笑道:“但這鍋爐最大的問題就是造價太高,而且隻有手藝高超的能工巧匠才能打造。”

“小人給殿下做事冇有收錢,所以這鍋爐的造價,在二千兩銀子左右,可若是讓彆人來做,至少要五千兩銀子才能搞定,其中三千兩銀子,是我這水平的鐵匠應有的價錢。”

對於這一點,錢寶寶倒是冇有反駁。

她比梁休更明白人才的重要性,要想留住人才,什麼虛名都是假的,最直接也是最有用的方式,就是給錢。

給夠了工資,這些人才才肯心甘情願的給人乾活。

試問誰家又冇有個妻兒老小,誰又不想過上錦衣玉食的好日子?

要想達成夢想,最需要的東西就是錢。

隻是五千兩的價格,的確有些高了。

可就在這時,歐林又說出了另外一件事情:“太子妃,殿下曾經說過,這蒸汽機若是研發出來,他便能用蒸汽機製作出一種名叫機床的東西,可以用來大批量的生產各種東西,要是有了機床,就能用機床來生產蒸汽機,到時成本就能大幅度的降低。”

說到這裡,歐林自己都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聲。

也不知這太子殿下的腦袋是怎麼長的,竟然能有這麼多的奇思妙想。

但他冇敢再多說下去,雖然在他看來,蒸汽機簡直是一項劃時代的發明,大力推廣之後,隻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最終做決定的人終究還是錢寶寶,他自然不敢僭越。

所以他還是期待的看向錢寶寶,等著她最終的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