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葉紅淚不禁展顏一笑:“好,希望到那個時候,殿下不要反悔。”

這一笑,風華絕代,便是梁休,也不禁有些出神。

“殿下,紅淚還有一個請求。”

就在梁休心中鬆了口氣的時候,葉紅淚再次開口,讓梁休隻覺得心跳漏了半拍,生怕她等會兒再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言論。

不過葉紅淚這次要說的話,倒是正常了許多。

“這些日子追隨殿下身邊,紅淚自覺學到了許多東西,日後紅淚到底還要撐起西陵,殿下不如將接下來的事情交給紅淚來做,若是紅淚有什麼不足,還請殿下指點。”

這個請求並不過分,畢竟西陵還是人家的地盤,如果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豈不是相當於將葉紅淚架空了麼?

心想至此,梁休也點了點頭:“好,本宮支援西陵五十萬兩白銀,原本打算將這筆錢直接交到百姓手中,既然陛下這麼說,那本宮就將這筆錢交給陛下,由陛下自行分配。”

他倒是不擔心葉紅淚不還錢,畢竟大炎的實力擺在這裡,或許世上真有人能欠他錢不換,但絕對不是西陵。

葉紅淚更是感激涕零,欠身道謝之後,才轉身離開。

廣場上的工作進行的倒是順利,雖然西陵這十幾年來的發展始終停滯不前,卻不代表當年民間的各種匠人就不存在了。

相反,在梁休開始招募民間匠人之後,很快就有許多人自告奮勇的前來報名。

雖然已經有幾十年再冇有乾活了,可他們的手藝依舊精湛,做起事情來,也依舊有模有樣。

太陽逐漸升到天空正中,此時已到了正午,也是該吃午飯的時間了。

一直在忙碌的百姓們這才放下手中的活計,朝著光明廣場上靠攏過去。

為了提高效率,工人們每天中午都會在廣場上吃飯,吃飽飯後,還會有一段時間用來午休。

這是他們以前從冇想過的事情,換成其他人來,隻怕要恨不得讓他們一天十二個時辰不眠不休的工作。

但梁休很清楚,人並不是機器,長時間的工作隻會讓他們的效率降低,倒不如讓他們勞逸結合,這種先進的工作理念來自梁休原來的那個時代,但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發揮作用。

廣場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城裡的農婦們也都將做好的飯菜搬了過來,接下來馬上就要到吃飯的時間了。

可就在開飯之前,杜修方忽然從廣場之外走了進來。

見到杜修方出現,在場的百姓們也都紛紛露出恭敬的神情:“城主大人,您怎麼來了?”

“城主大人,要不要一起吃飯?”

“大人,這天兒這麼熱,您要不快去休息吧?”

在如今的迪化城百姓們心中,要說誰的地位最高,那自然是梁休,畢竟他們都很清楚,如今他們能過上好日子,全是因為梁休的到來。

而在梁休之後的,就是杜修方,身為迪化城的城主,原本杜修方在百姓們就留下了一個好印象,再加上近些日子百姓們的生活得到改善,連帶著他們對杜修方自然也更加尊敬。

可麵對百姓們熱情的擁護,杜修方的表情,卻顯得極為嚴肅。

他來到人群前方,咳嗽了兩聲,沉聲道:“諸位鄉親們,還請大家停一停。”

聲音響起,在場的百姓也都紛紛停下手中動作,朝著杜修方看了過來,露出疑惑目光。

“鄉親們,今日之前,西陵神殿時刻欺壓我們,剝削我們,但從今往後,這樣的日子,將一去不複返了。”

“如今,迪化城中的神殿勢力,已經被全部祛除,但會被祛除的,不隻是迪化城中的神殿,接下來,還有西陵的每一座城市。”

他的聲音慷慨激昂,讓在場的每一個百姓們的臉上,都情不自禁流露出激動之色。

見到百姓們的神情,杜修方的心中,一陣激動。

他已經忘了有多久,冇見過這麼多百姓們共同擁護一人的場景。

廣場上,離得很遠就能聽見百姓們的呼吸聲,愈發急促。

他們的眼裡,閃爍著熾熱的光芒。

見到這一幕,他也終於在心中下定了決心,回過頭去看向了廣場之外。

在數十名士兵的簇擁之下,一名女子從廣場之外走了進來。

女子身著黃袍,其上紋有五爪金龍,那龍頭猙獰,栩栩如生,蓮步輕移之間,威嚴儘顯。

刹那間,整個光明廣場就靜了下來。

在場百姓們的腦海中,隻覺嗡的一聲,頓時一片空白。

所有人都在震驚的朝著那一名女子看去,看著他一步步走進廣場,看著她一步步來到人群前方。

良久,杜修方纔忽然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響起,提醒了在場百姓。

百姓們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

眼前之人並非旁人,正是西陵的皇帝,葉紅淚。

隻是,他們的女皇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皇帝,這個詞對百姓們來說有些陌生。

一些年紀較大的人,還依稀記得十幾年前,西陵是被皇室統治,可從當年西陵神殿起事之後,皇權一步步被削弱,這兩個字也逐漸在民間消失。

起初,百姓們還能聽說一些有關於皇室的流言,某個皇帝又宣佈退位,哪個皇帝突然駕崩,交替極為頻繁。

再往後,關心這些事情的人卻越來越少。

但人們終究冇有忘記,眼前穿著金龍黃袍的人,纔是西陵真正的主人。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人群中,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

這一聲,立刻提醒了無數百姓。

他們都紛紛回過神來,齊聲高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數千人齊呼,如驚雷炸響。

即便是葉紅淚見到這一幕,臉色也有些發白。

皇帝這個位置,可不是那麼好坐的,在今日之前,她不過是個傀儡,又何曾見識過這樣的場麵?

可一想到她對梁休所說的話,還是咬了咬牙,眼底閃過一抹堅毅之色。

“諸位,平身!!”

聲音洪亮,帶著睥睨天下的威嚴。

即便西陵隻是個小國,她依然是西陵最尊貴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