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長公主府內。

自從擔任了南山煤礦公司以及李氏集團的董事長後,往日每天都是一副冰冷模樣的長公主,這些日子臉上也多了許多笑容。

秦叔禦之死,始終是她心中跨不過去的一道坎。

可再大的傷痕,隨著時間的流逝,都會逐漸被撫平,隻要刻意不去想起,傷痛便能淡化許多。

對長公主來說,也同樣如此。

再加上整日的忙碌,長公主根本冇有過多的空閒去想那些事情。

除了李氏集團之外,近些日子南境各地豪族成立的集團,也都一一提交了自己的預案,準備開工,雖然這中途會有其他人幫忙稽覈,可最終簽字的人還得是長公主,所以她現在恐怕是整個大炎最為忙碌的人之一。

哪怕是炎帝跟她相比,也要清閒許多。

有關於股權的事情,梁休曾經和長公主商量過,大炎所有的土地,都是皇家的財產,所以絕對控股權必須留在皇室手中。

除此之外,其他商人的投資,又能給皇室帶來大量的現金流,藉著這筆錢,皇室現在的日子也過得舒坦了許多。

當然,梁休所帶來的的股權製,最大的好處卻不是讓皇室撈到了多少好處,而是讓大量的現金流傳出去,流入百姓手中。

如此看來,商人們的總資產並冇有減少,可百姓們富裕起來了,自然能過上更好的日子,隻要照著這個勢頭下去,要不了多久,整個大炎都不會再出現貧窮兩字。

“真不知道這小子的腦袋是怎麼長的,這麼多稀奇古怪的點子,他又是怎麼想出來的。”

長公主看著麵前這一大堆的各種合同以及預案,忍不住吐槽了幾聲。

毫無疑問,對目前這個孱弱、漏洞百出的大炎來說,梁休的方案,無疑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但這個方案也有一個巨大的隱患,想要保證這個方案能夠順利執行下去,必須要保證執行方案的人有足夠的能力,以目前大炎境內的情況來看,也隻有梁休才能做到這一點。

萬一梁休出了什麼事情,接替他位置的人,就未必能做到那麼好了。

不過這個念頭剛冒出來,長公主就連忙搖了搖頭:“呸呸,我在想什麼呢。”

現在的梁休還很年輕,至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以這小子的聰明才智,說不定日後就能將這種種隱患逐個消除。

心想至此,長公主也不禁感歎了起來。

“唉,他現在肩膀上的擔子實在太重了,這孩子的命,苦啊。”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長公主伸了個懶腰,起身準備找點東西墊墊肚子。

可她剛站起身來,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猛的警覺起來,朝著門外看去,卻見到一張中年男子的臉龐,一陣驚訝:“陛下怎麼來了?”

門外之人,正是炎帝。

往日裡,炎帝極少出現在長公主府,可今日突然出現,還是在這深更半夜的時候到來,自然讓長公主一陣驚訝。

炎帝聞言笑了起來,伸手替長公主捋順了有些淩亂的頭髮:“怎麼,我來看看我的妹子,有什麼問題嗎?”

長公主卻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性格?

說吧,又出了什麼事,纔來找我的?”

如此直白的話語讓炎帝有些尷尬,嘴角抽了抽,哼哼道:“難道在你心裡,朕這個做兄長的,就如此無情麼?”

長公主卻不說話,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他,讓他不禁一陣尷尬,撓了撓頭,嘿嘿笑道:“好了好了,朕知道以前虧待了你,以後肯定好好補償你,還不行麼?”

“更何況,如今你成了皇室在大炎各個那什麼,集團裡麵的代言人,那麼多的錢都歸你管,你現在可是天下聞名的小富婆了,旁人羨慕都還來不及呢。”

便是君臨天下的炎帝,惹了自家妹子不高興,也隻能小心翼翼的哄著,但炎帝似乎並不介意,反而樂在其中。

見到長公主表情終於好轉,炎帝這才繼續說道:“不過朕這次前來,倒的確是有事情要告訴你。”

他也不理會長公主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了看四周,朝著屋裡走去,等長公主也跟進來,這才繼續說道:“這些日子,東境那邊又有賊寇開始活動了,昨日鄴城一帶出現了倭寇的行蹤,這群牲畜不如的東西,竟然在鄴城選擇了屠城。”

說到這裡,炎帝的眼裡閃過一抹陰冷光芒,聲音更是冰冷如塞北寒風:“可憐鄴城的幾萬百姓啊,一夜之間全部化作冤魂。”

這個訊息,讓長公主大吃一驚。

即便是一向淡定的她,也不禁露出一臉震驚申請,小心翼翼問道:“陛下,那你的意思是?”

這些倭寇都幾位凶殘,這件事情長公主一早便知,可當真聽到了倭寇的暴行之後,她卻情不自禁的感到一股怒氣自胸中開始蔓延。

中原過往百年都並不平靜,幾乎每過一二十年都會有一場戰爭爆發。

如果仔細數下來,遮百年時間裡,至少已經爆發了十幾場戰爭,可在這十幾場大大小小的戰役裡麵,卻從冇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無論對手是西北的胡人,還是東南的蠻子,都從不會有任何人對平民百姓動手。

因為在這些人的心底深處,都還有人性。

可這群倭寇殘忍的暴行,卻已經徹底拋棄了這種東西,將一群手無寸鐵,毫無反抗之力的百姓作為戰爭的對象,這樣的人,根本就不能稱之為人。

這些人,全都該死。

長公主雖然是大炎數一數二的黑寡婦,在商場上戰果累累,可不代表她是個隻會數錢的女人。

相反,作為當年戰神秦叔禦的妻子,一旦上了戰場,她也能化身為一往無前的女武神。

如今聽見這倭寇的暴行之後,長公主已經十幾年未曾動過的殺心,再一次開始動作起來。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立刻率領著戰刀衝入戰場,將這些膽敢侵犯大炎的倭寇,全部剁成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