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那你覺得,我們現在應當如何?”

長公主心中已是殺意滔天,單從外表來看,她現在依舊十分平靜。

可炎帝又怎會不瞭解自家妹子的性格?

現在的長公主越是平靜,就說明她心中越是憤怒。

他不禁苦笑了兩聲:“你這問題似乎有些多餘,若是真不解決掉那些倭寇,就算皇宮裡的大臣以及天下世人不戳朕的脊梁骨,你也不可能放過朕。”

聽到這話,長公主卻是一陣驚訝:“什麼,你當真打算現在就和倭寇開戰嗎?”

她心中所擔憂的,是梁休的計劃。

南境一戰時,梁休曾和倭寇放下豪言,三個月後,雙方將會來一場最終的對決。

可誰也冇有想到,這些倭寇會在當初放下豪言的半個月之後,就對大炎發動了襲擊。

這是在挑戰大炎的底線。

可如果這個時候當真開始行動,隻會打亂梁休的佈局,如今梁休還不在京都,眼看著天下黎民百姓的日子剛要好轉,長公主自然不忍心就這麼斷送了這大好局麵。

心想至此,即便是一向心冷如鐵的長公主,也不禁猶豫了一下。

隻是,炎帝又如何會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歎了口氣搖頭道:“我也不希望見到大炎好不容易換來的平和局麵被打破,可這事關大炎的尊嚴,就算那小子現在挑出來反駁朕,朕也絕不會有半點容忍。”

“我大炎的安危,還不需要用百姓的性命來換取。”

他說這話之時,分明是咬緊牙關,眼裡閃過寒芒,宗師之威這一刻,在他身上顯示得淋漓儘致。

見到炎帝的心意已決,長公主也知道自己現在是勸不動炎帝了,隻好歎了口氣說道:“好,既然陛下有了決斷,我自然是全力支援。”

“如今大炎已經從各個財團手中聚集了不低於兩億五千兩的白銀,隻要陛下一聲令下,這筆錢可以全部投入到戰爭之中。”

“什麼?”

這個數字,讓炎帝忍不住吃了一驚,此刻的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大炎邊境的戰事,忍不住猛然起身,雙眼瞪得滾圓,死死盯著眼前的長公主:“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他本以為長公主手裡能有個一億就已經很不錯了,可現在這個數字,差不多是他預想的兩倍還多。

見到炎帝那吃驚的模樣,長公主也不禁莞爾一笑:“這你就得問問你那寶貝兒子了,他弄出來的所謂股權製度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整個南境隻要手裡有點閒錢的世家,無一不想湊合進來分一杯羹。”

“這就連帶著幾乎南境每個城市,都會有人找到本宮,願意送上家產,換來在當地開發的權利。”

說到這裡,長公主也不禁一陣感慨。

李家為了能在豫城獲得開采權,一口氣奉上了半數家產,整整七千萬兩銀子,可豫城的礦場纔剛剛發展起來,他就已經把這筆錢全都撈回去了。

雖說這些錢的絕大部分還是要投入到豫城的建設中去,可對這些世家豪族來說,將錢換成誰也拿不走的基業,並不算虧。

其實長公主還有個秘密冇有告訴炎帝,這兩億五千萬兩銀子,還不到他能從南境收上來的銀子的七成,如果他把南境所有城市都開發一邊,這個數字將能達到驚人的四億。

聽到這裡,炎帝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難怪一向妒惡如仇的長公主,在聽說了倭寇入侵的事情之後,第一反應竟然並不是開戰,而是估計全盤,如今大炎南境的發展,的確遠超他的想象。

但他的決定,並冇有因此動搖,而是冷哼一聲道:“既然手中有這麼多錢,那接下來這一場戰爭,想來定不會再有半點閃失了。”

“不過朕今日前來,並不是為了錢的事情,而是另有他求。”

炎帝抬起頭,與長公主四目相對,沉聲道:“當年秦叔禦戰死東秦邊境,這件事一直是朕心中解不開的結,這次倭寇能從東秦邊境進入大炎境內,背後肯定少不了東秦老太監的支援。”

“朕隻想問你,你想不想為秦叔禦報仇?”

炎帝的聲音中,帶著一種無心的震懾人心的力量。

即便是長公主,眼裡也情不自禁閃過一抹狂熱之色,頓時一咬牙,冷哼道:“當真?”

“本宮日夜都想為夫君報仇,可此前的大炎始終冇有機會和實力出兵,如今既然陛下問了,那本宮豈有推辭的道理?”

她深深看了一眼炎帝。

東秦老太監趙嵩和炎帝是幾十年的死對頭,照理來說,這種要和東秦開戰的事情,炎帝定然不會錯過,卻冇想到他竟然放棄了這個機會,而是交給了自己,這讓長公主在驚訝之餘,也不禁感到好奇。

但她並冇有多問,要是讓她來作出決定的話,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率兵殺入東秦,不求取得多大戰果,隻求能多殺一些東秦的混賬,讓那些當年敢害死自己夫君的人,狠狠得付出代價。

“好!”

見到長公主答應,炎帝眼裡精芒爆閃,猛地站起身來,興奮說道:“朕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從明日開始,大炎南境所有部隊都歸你調遣,朕隻有一個要求。”

他頓了頓,目光朝著東邊看去,彷彿能跨越萬裡河山,遙遙看見東秦風土。

“這一仗,給我殺入東秦,直搗黃龍,不計一切後果,將東秦給我攪個天翻地覆。”

聲音沙啞,帶著滔天殺機。

晚風吹過,可聲音並非隨風而逝,彷彿一根尖釘,死死地釘在了這夜空之中。

炎帝說完,便轉身離去,隻剩下長公主還呆呆愣在原地,回想著兩人剛纔的對話。

已經時隔多年,她心中許久未曾生出的戰意,卻又一次被激發出來。

但兩人卻都不知道的是,此刻京都的北邊,一隊人馬正一路疾馳而來。

為首之人,正是那被京都無數百姓讚頌擁戴,被稱為大炎龍氣化身的大炎太子。

此刻大炎太子的雙眸中,寒意如刀:“父皇,孩兒回來了,這一次,孩兒定要將所有敢招惹大炎的人,全部送入十八層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