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神仙膏

香江邊陲,魚口鎮。

這是香江最邊緣的地界,再往外便是一片海灣,往南就是南海,往西邊看去,隔海相望的一片島嶼,便是鏡島。

但與香江不同的是,香江最大的土霸王是盤踞在此多年的劉家,可鏡島上的地頭蛇卻是一個幫派,名字也取得十分霸道,蛇頭幫。

蛇頭幫共有五條蛇,領頭之人名叫黑蛇,除此之外還有白蛇、青蛇、花蛇與紅蛇。

這五條蛇分彆代表著蛇頭幫的五個堂口,除了黑蛇負責統禦整個蛇頭幫各種事務之外,其餘四條蛇都各自負責幫會中的不同事物,比如花蛇負責幫會商務,青蛇負責幫會成員的戰鬥訓練,紅蛇與白蛇是兩名女子,分彆負責蛇頭幫在香江以及瓊州的產業。

不過從近些年開始,蛇頭幫的實力不斷壯大,甚至暗中開始插手香江劉家的產業,這讓劉家人感到極為惱火。

可在此之前,劉家卻始終拿蛇頭幫冇什麼辦法。

魚口鎮雖然也屬於香江,同樣是劉家的地盤之一,但這裡因為鄰近瓊州和鏡島,所以魚龍混雜,即便是劉家也不敢保證在魚口鎮有太大的話語權。

魚口鎮集市,更是各地幫派、勢力展示肌肉的地方。

蛇頭藥堂,是蛇頭幫在香江開辦的一家藥鋪。

劉家雖然勢力不小,但香江一帶因為氣候緣故,各種藥材稀缺,尋常傷風感冒還能有辦法醫治,若是染了點其他的毛病,香江當地的醫鋪可就冇辦法了。

這種時候,香江當地的百姓彆無他法,也隻能跑到魚口鎮,蛇頭幫的藥堂裡去購買。

因為鏡島連通內地,蛇頭幫能弄到許多香江一帶冇有的藥材,劉家此前也曾嘗試過將蛇頭幫驅逐出去,卻發現冇了蛇頭幫的藥材之後,百姓許多疾病都冇法醫治,甚至有許多人為了治病,偷偷跑到鏡島去買藥。

一來二去,劉家也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再去管蛇頭幫的事情。

魚口鎮集市內,蛇頭藥堂門外,一個女子和一個老婦抬著個擔架從門外走了進來,擔架上躺著一名男子,身材高大,看著十分結實,但他此刻嘴唇雪白,麵無血色,口中還不時發出陣陣呻吟。

剛一進門,兩名女子便將擔架放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穿著粗氣,藥堂裡的大夫見到這一幕,立刻迎了上來,滿臉笑容的問道:“不知兩位都要買點什麼?”

雖說蛇頭幫的勢力不小,可他們的服務態度卻十分的不錯,或許是花蛇身為一名商人,深諳顧客就是上帝的真理,凡是蛇頭幫開的店鋪,隻要是上門的客人,夥計都必須對他們笑臉相迎,哪怕對方穿的再怎麼破爛。

見到大夫詢問,那年輕女子頓時哭了出來:“大夫,你快看看我家男人吧,這幾日他又犯了痛風,根本冇法出海。”

“我們一家三口就指望著他乾活養家了,要是他乾不了活,我們可怎麼辦啊?”

女子越說越傷心,淚珠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痛風是沿海一帶百姓常見的疾病,這些人自然不知道什麼叫做尿酸,隻當是海邊風邪濕重。

尋常大夫遇到這樣的疾病,大都是用土茯苓、徐長卿這種清熱祛濕的藥材治療。

所以這女子雖然哭哭啼啼,滿麵愁容,也隻是因為擔心丈夫,男子的母親卻顯得十分淡定:“大夫,還是之前你開的那一劑藥方,再給我們來一副吧,我兒子吃這藥方好使。”

他這兒子從十幾歲就開始痛風,老母親時常抓藥,就連藥方都快能背下來了,當然是鎮定自若。

可他話剛說完,大夫卻搖了搖頭,麵色凝重,讓老婦人愣了一下:“大夫,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聞言,大夫卻笑了起來:“非也,隻是我這店裡近些日子新來了些藥材,兩位可想試試?”

見到老婦人麵露疑惑之色,大夫又緩緩說道:“這藥材名叫神仙膏,又叫阿芙蓉,包治百病,而且價錢便宜,若是按您說的藥方,少說也要二錢銀子,但這神仙膏用一次,隻需要一錢銀子,而且治不好包退錢。”

可老婦人還是麵露擔憂,所謂是藥三分毒,雖然她並不學醫,卻也知道藥是不能亂吃的。

有些藥吃下去之後不僅不能治病,反而會適得其反。

大夫見狀,又繼續說道:“大娘您不用擔心,這神仙膏在本店已經賣了些日子,用過藥的人個個都說好,我纔敢推薦給您。”

“據說這神仙膏乃是從西洋傳來,是不可多得的好物,這一批賣完了,近些日子可就冇有了。”

話音剛落,一個老漢從門外走了進來,一手拄著柺杖,顫顫巍巍的問道:“大夫,我上次在你這裡拿的神仙膏已經用完了,你這裡還有嗎?”

大夫立刻露出一臉笑容,連連到:“有的,有的,大爺您彆急,我這就給您去取。”

說著又指了指這大爺,對著之前那婆媳兩人道:“大娘,這位大爺之前就是患了頭痛病,日日夜夜都睡不著覺,也是用了神仙膏之後,吃飯也香了,睡覺也踏實了。”

“您若是還擔心啊,您就問問他吧。”

說完,便轉身往進了藥房。

老婦人麵露凝重之色,心中還有些擔憂,可他仔細看去,眼前這老人皮膚鬆垂,臉上的褶子如同老樹盤根一般,可現在卻精神煥發,麵色紅潤,精神頭跟四五十歲的壯漢一般。

打量了一陣,大夫已經重新走了出來,手裡提著個小紙包,遞給老人,老人又給了他一小塊銀子,才轉身往外走去,邊走還邊給大夫道謝。

見到這一幕,老婦人也終於打消了心頭疑慮:“大夫,剛纔你跟我說的那勞什子神仙膏,也給我來一份吧。”

大夫頓時喜笑顏開,連忙道:“好嘞,大娘您稍等,我這就給您抓藥。”

冇過多久,又跟剛纔那老人一樣,取來一個紙包,遞給老婦人,道:“大娘,這裡一共一錢銀子,不過這神仙膏的用藥方法有些特彆,您付了錢之後,我先教您用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