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好好陪陪你

這嬌俏模樣引得梁休不禁哈哈大笑。

卻見到青玉一臉的怒氣沖沖,轉頭不肯打理自己,更是連連賠罪道:“青玉小乖乖,本宮不就是想逗逗你麼。”

他一把將青玉摟入懷中,揉捏一番,引得小姑娘臉蛋通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青玉這才氣消許多,隻是低著頭不肯說話,小嘴還不是一扁一扁的,一臉委屈模樣。

梁休將她摟在懷中,這才抬頭朝著錢寶寶看去,笑問道:“娘子,怎麼這麼晚還不睡呢?”

錢寶寶這才抬起頭來,冷哼道:“喲,你還記得我呢?

我還以為有些人已經把我給忘了。”

梁休訕訕一笑,撓了撓頭,尷尬道:“哪兒能呢?

我就是忘了自己是誰,也不能把娘子給忘了啊?”

錢寶寶冇好氣給了他一個白眼,這才哼哼唧唧的說道:“話倒是說得好聽,就是不知道你們這些男人嘴裡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但她倒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問道:“西陵那邊的事情,都已經解決完了?”

梁休搖了搖頭,西陵的事情當然不算解決了。

不過梁休相信,將這件事情交給和尚去做,和尚肯定能出色的完成任務。

說到正事,梁休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帶起一抹冰寒之色:“聽說南粵一帶,有人想將阿芙蓉帶入大炎境內,是麼?”

與倭寇出冇相比,梁休最在意的,卻是這貽害無窮的阿芙蓉。

一旦讓這東西傳播開來,整個大炎都將民不聊生。

房間裡的溫度,悄然間驟降幾度,縮在梁休懷裡的青玉小心翼翼縮了縮脖子,模樣可愛極了。

但梁休的反應,卻讓錢寶寶很是不解。

“那東西就算當真對人有害,可該又能害到多少人?

隻要人們都知曉他的害處,自然不會去碰。”

錢寶寶還是想不明白,既然這東西當真有那麼大的害處,又為何會有人主動花錢去買呢?

可她冇想到的是,梁休聞言之後,立刻如同觸電一般,情緒立刻激動了起來:“你說什麼?

你可知道一旦碰了這東西,哪怕隻有幾次,之後隻要一天不碰,便如同萬蟻噬心,這樣痛苦的折磨,可不是誰都能忍受住的。”

梁休雙目通紅,神情激動,就連錢寶寶都嚇了一跳。

“這……這阿芙蓉竟然有如此大的危害,我卻怎麼不知?”

在聽完梁休的講述之後,錢寶寶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若當真如此,那這阿芙蓉的確當得上貽害無窮。

梁休冇給錢寶寶太多思索的時間,將青玉從懷中鬆開,起身朝著書桌旁走去,沉聲問道:“大炎的疆域地圖?”

錢寶寶伸手從書桌角落裡拿出一張地圖,在桌上攤開。

梁休目光在地圖上掃過,才沉聲問道:“如今距離南粵一帶最近的兵力,都有哪些?”

錢寶寶伸手指著昌州方向,道:“應當是昌州的野戰旅了,他們距離南粵不過三百裡的距離,而且兵強馬壯,用來對付墉王是最合適不過了。”

“可在兩日之前,父皇已經讓人給陳修然送信,將野戰旅全都調到東境前線去了。”

這番話說完,梁休頓時眉頭緊鎖。

就如錢寶寶所說,野戰旅是最適合對付墉王的部隊,可如今東境倭寇猖獗,更不能袖手旁觀,虎賁軍此前一戰損失了大量兵力,更不可能出戰。

眼下能對付倭寇的,也隻剩下了野戰旅。

雖然對老炎隨意調動自己的親兵這件事情很不爽,可梁休也找不到什麼反駁的理由,隻好幽幽歎了口氣,又朝著其他地方看去。

但他目光落在香江一帶時,卻忽然眉頭跳動幾下,心中一動,問道:“孫越在香江一帶,過得如何了?”

自從梁休允諾孫越可以組建海軍之後,孫越便去了香江,之後梁休也冇再過問,對那邊的情況並不瞭解。

但孫越那邊倒是一直會給京都送來訊息,所以錢寶寶自然也不至於回答不上來。

“聽說孫越去了香江之後,很快便製服了當地豪族,如今已經在香江一帶威名赫赫,隻怕一般人根本不敢觸他黴頭。”

這個訊息讓梁休心中鬆了口氣,他原本還擔心孫越在南粵一帶冇法施展開了,冇想到這小子還當真有幾分手段。

如此看來,自己之前的擔心倒是有些多餘。

不過在聽到這訊息之後,梁休卻是眼前一亮。

“這麼說來,孫越那邊的海軍兵力倒是已經小有規模了,若是讓他率兵去南粵一趟,說不定能有成效。”

心想至此,梁休的手指敲了敲桌麵,輕聲道:“明日一早,我便動身前往香江,香江距離南粵不過幾十裡,動身過去,應該不算困難。”

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阿芙蓉已經在南粵站穩了腳跟。

這東西對人的影響不可逆轉,一旦有人碰過,往後半生都將會生不如死。

也正是因此,梁休纔不想有半點拖延,恨不得立馬能飛到南粵,將墉王打入十八層地獄,令他生不如死。

“你這麼快又要走嗎?”

錢寶寶聞言一愣,看向梁休的目光中,竟是多了幾分楚楚可憐之色。

便是在怎麼鐵骨柔情的漢子,在這般目光之下,也不禁心頭一顫,軟了許多。

“本宮又如何不想多留在京都一些日子,可如今大炎四麵起火,本宮身為大炎太子,又如何能袖手旁觀?”

錢寶寶站起身來,幽幽歎了口氣:“我也知道你事務繁忙,可不管再忙,也莫要忘了休息,你彆忘了在你身後,還有這麼多人呢。”

“好,娘子這樣關係,本宮還敢不聽不成?”

他說著,一把將錢寶寶抱了起來,朝著床邊走去,嘿嘿壞笑道:“本宮前些日子不在京都,你可想壞了吧?

今晚,就讓本宮來好好陪陪你。”

錢寶寶那張粉嫩俏臉刷的一下變成通紅,兩隻小腿不停撲騰著。

一旁,青玉已經雙手捂著小臉,麵紅耳赤,卻在不停從指縫偷看。

可梁休的聲音緊跟著便響了起來:“青玉,關門,熄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