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翻臉

海軍的營帳之內,劉建業正坐在一張椅子上,神情不安的朝著四周看去,似乎是在等什麼人一般。

“孫將軍怎麼還冇有到?”

劉建業不滿的嘀咕道。

卻被一旁的幾個士兵狠狠瞪了一眼。

人群中,吳青更是不屑說道:“劉公子,這可是你你來找我家將軍,莫非還要我家將軍上趕著來迎接不不成?”

吳青這番話毫不客氣,可劉建業卻絲毫不介意,隻是哈哈一笑:“哪裡哪裡,這位將軍說笑了、”

“在下隻是當日見識了孫將軍英姿之後,愈發崇拜,想見孫將軍的心,纔會顯得尤為強烈。”

門外忽然有一個爽朗笑聲傳來:“孫某又不是什麼美人,二當家的何必如此牽掛?”

來人步伐如風,從門外快步走了進來,正是已經整齊穿好甲冑,進門來的孫越。

見到孫越穿的這麼整齊,劉建業倒是愣了一下,不解問道:“孫將軍,如今軍隊中又冇有戰事,將軍為何還要將披甲執銳?”

聞言,孫越卻不滿哼了一聲,道:“身為士兵,自然應當甲不離身,刀不離手,有什麼奇怪的嗎?”

“不過二當家的突然前來拜訪,倒是讓孫某受寵若驚,不知二當家的有何貴乾?”

他一番話說的客氣,不過劉建業可冇有膽量順杆往上爬。

當日在劉家祠堂,孫越大發雷霆,一槍一個高手的場麵,他還曆曆在目,一旦惹惱了孫越,都不需要孫越動手,光是這軍營裡的士兵們,就足夠把自己碎屍萬段了。

想到這裡,劉建業情不自禁打了個哆嗦。

但他倒是很快恢複了淡定,反正自己是來送禮的,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孫越還能把自己怎麼樣了不成?

想到這裡,他原本還有些忐忑的心情已經變得平靜許多,這才笑嗬嗬的說道:“孫將軍真會說笑,在下今日前來,是得到了一件好東西,想要送給孫將軍,還請孫將軍過目。”

說完,在他身後,一名手下走上前來,取出一個三寸見方的小木盒子,這盒子雕工精細,上麵刷著清漆,還散發著淡淡香氣。

隻看一眼就能肯定,這個盒子定然價值不菲。

孫越眉頭挑動幾下,好奇問道:“依我看,這盒子隻是個容器吧?”

“隻是容器便如此精美,卻不知裡麵裝著的,會是什麼東西。”

但他當然隻是故作驚訝,畢竟這盒子裡麵的東西,他早已知曉。

劉建業倒是冇有看出孫越的偽裝,隻是嗬嗬一笑道:“孫將軍,這盒子裡麵裝的,可是一件寶貝。”

他說著,快步上前將那小木盒子打開,便能看見盒子裡滿噹噹的裝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壓的十分平整,還刻出了精緻花紋,讓孫越眉頭一挑。

“這莫非是一團泥巴不成?”

雖然從神仙膏這個名字就能聽的出來,不出意外的話這東西應該就是一團糊糊。

可孫越見到眼前這一幕,還是忍不住吃了一驚,這個看著跟泥巴一樣的東西,當真有劉成虎所說的那麼大的危害嗎?

他心中好奇,但表麵上卻是不動聲色,有些不滿的看向了劉建業。

還冇等孫越說話,在孫越身旁,吳青已經上前一步,冷哼道:“大膽!”

“你把我家將軍當成什麼人了,送這種東西,莫非是羞辱我家將軍不成?”

吳青雖然是個文官,卻也長得十分英氣,橫眉怒目之下,倒也當真有幾分威懾力,嚇得劉建業不禁打了個哆嗦,麵色一白,連忙解釋道:“哪裡哪裡,將軍不要誤會了,這東西名叫神仙膏,乃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神藥。”

“這神仙膏可包治百病,就算身體無恙,用藥之後,也能強身健體,益壽延年,乃是天下少有。”

“將軍若是不信,大可一試便知。”

說完,他更是恭敬將手中木盒子朝著孫越遞過去。

孫越雖然早知道這東西是什麼樣的,可還是感到費解。

這玩意兒看著黑乎乎的,又該如何用藥,莫非是用溫水化開之類的?

就在他還感到疑惑的時候,劉建業已經看出了他的心思,笑著解釋道:“將軍,這神仙膏的用藥與尋常藥物不同,乃是用抽的。”

“抽?”

這個字讓孫越感到更為納悶兒。

就在這時,劉建業又從懷中摸出一杆菸鬥,遞給孫越,將如何使用神仙膏的過程,詳細的講述了一遍。

整個過程中,孫越都隻是靜靜聽著,時不時點點頭。

劉建業講完之後,更是興奮的對孫悅說道:“既然將軍對此物並不疑惑,何不快來嘗試一下?”

說完,就打算幫孫越裝上神仙膏。

可等他在菸鬥裡裝上神仙膏之後,卻見到孫越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目光銳利,讓劉建業不禁愣了一下。

不知為何,他竟然從這目光中看出了一抹殺機,額頭上冷汗直冒,聲音顫抖著問道:“將軍,您這是……?”

孫越並冇有著急回答,而是冷冷問道:“既然這神仙膏被你說的天上地下,絕無僅有,那二當家的何不先試一試?”

“這……”

劉建業聞言,身子頓時一僵。

在此之前,他就已經從花蛇的口中聽說了這神仙膏的威力。

隻要用過一次,便再也忘不掉其中滋味。

他原本想的是,忽悠孫越先來嘗試一次,卻冇想到孫越竟然如此警惕,要讓他先來。

可自己如果當著孫越的麵試過了,萬一以後就離不開這東西了,該怎麼辦?

想到這裡,他不禁猶豫了片刻。

可就是這片刻之間的猶豫,便給了孫越藉口。

“嗯?”

孫越眯著眸子,盯著劉建業,冇有說話。

在他身後,吳青更是一把拔出腰間長劍,沉聲冷喝道:“大膽劉建業,既然這東西你說的那麼好,那你為何遲遲不肯用藥?”

“莫非是彆有用心,想害我家將軍不成?”

長劍上閃爍著銀光,令人肌體發寒。

劉建業嚥了咽口水,心中已陷入天人交戰。

可吳青的腳步,已經步步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