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老實交代

“劉建業,還不快老實交代,你究竟是何居心?”

吳青的聲調驟然提高,那一聲怒喝,令劉建業的身子猛的顫了一下。

他頓時渾身哆嗦,張了張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見到這一幕,吳青更是猛然快步上前,一把掐著劉建業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雖說吳青看著身材清瘦,那劉建業反倒是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可在吳青麵前,竟然毫無反抗之力。

他雙腿在半空中撲騰著,想要掙紮,卻根本掙脫不開,吳青的手掌就如同一把鐵鉗,讓劉建業感到呼吸都變得困難。

孫越從始至終,隻是靜靜看著。

片刻之後,他才擺了擺手,對吳青說道:“行了,放他下來吧,二當家的好歹也是客人,這哪裡是待客之道?。”

吳青這纔不屑將劉建業一把摔在地上,劉建業立馬大口大口的穿著粗氣,死死盯著吳青,眼裡閃著陰冷光芒。

吳青卻不屑笑了笑,問道:“二當家的似乎很是不服嘛?”

他晃了晃拳頭,道:“若是不服,吳青隨時奉陪。”

一旁,孫越打斷了他,冷冷看向劉建業:“二當家的,現在你可以老實交代了吧?”

可劉建業卻隻是不屑冷哼一聲,彆過頭去:“孫將軍,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麼?

劉某今日前來,隻是為了送禮,卻冇想到在將軍眼裡,成了居心叵測的小人,當真讓劉某傷心至極啊。”

見到劉建業還在嘴硬,孫越的眼底,終於浮現出一抹殺及。

“哼,好一個劉建業,你莫非真以為我不知道,這神仙膏又叫阿芙蓉,凡是用過一次的人,此生便再離不開?”

話音落下,劉建業的臉色驟然大變,瞳孔緊縮,死死盯著眼前孫越,聲音都開始變得顫抖:“你……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想知道這件事情,很難麼?”

孫越冷笑一聲,手掌已經放在腰間長刀上,緩緩將長刀抽出。

刀刃與刀鞘摩擦,發出沙沙之聲。

劉建業的身子劇烈顫抖著,兩腿間竟是傳來一股惡臭。

在孫越殺氣震懾之下,他竟然直接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了。

孫越眉頭皺起,麵色陰沉的能擰出水來,但他最終,又緩緩將長刀收了回去。

原本他還打算嚇唬嚇唬劉建業,讓他自己說出點事情,卻冇想到他竟然這麼廢物,自己還冇怎麼著他,他就先把自己嚇傻了。

既然如此,那想來他也不敢再欺瞞自己了。

孫越上前幾步,蹲下身來,冷冷看著孫越,沉聲問道:“二當家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老實交代,我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劉建業聞言,頓時如蒙大赦,忙不迭的點頭:“多謝將軍,多謝將軍。”

“將軍想知道什麼,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這個態度,讓孫越十分滿意。

他將剛纔跌落在地的阿芙蓉撿起,問道:“這東西你是從何而來?”

“我……是蛇頭幫,是蛇頭幫的花蛇,他蠱惑我,說這東西能賺大錢,讓我拿到香江一帶來賣,還讓我給將軍也送一份。”

“我原本隻是想著靠這東西賺點小錢,絕冇想過對將軍要半點加害之心啊。”

話音落下,孫越一腳踹在他身上,將他生生踹出十幾米遠,冷冷道:“冇想過害我?

哼,一旦我碰了這東西,那我此生便在離不開這阿芙蓉,難道你想讓我堂堂海軍將軍,餘生都做一個整日叼著菸袋鍋的煙鬼嗎?”

劉建業再不敢反抗,隻是絕望看著孫越,身子顫抖,不知該如何反抗。

但就在這時,孫越卻忽然又上前幾步,來到劉建業跟前,俯下身子湊近了過去。

“二當家的,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這東西乃是天下奇毒,我絕不可能讓它在人世間流通,你隻要帶我找到販賣這東西的人,我可以饒你不死。”

聽到這裡,剛剛還滿臉絕望的劉建業,眼底猛地迸發出一抹光芒。

孫越這意思,分明是給了他活下去的機會。

這種時候,他哪裡還顧得上其他要求,隻要自己能活下去,就算是孫越讓他當狗他都願意。

隻見劉建業眼珠子一轉,忽然有了主意:“將軍,此事我倒是有個辦法。”

“那花蛇這次給我送來了不少神仙膏,我隻要將這些神仙膏全部賣出去,就能去找花蛇分錢,再找他拿貨,到時他肯定會親自現身,將軍就能趁機將花蛇抓住。”

可他話音剛落,孫越又是一腳踹去,原本舒緩了些許的表情再次變得猙獰起來,如同索命惡鬼一般。

“放你孃的皮,老子剛剛纔說過,絕不能讓這東西流傳於世,你他嗎這麼快就忘了?”

劉建業渾身哆嗦,卻還是心有不甘:“將軍,那些神仙膏加起來,可足足有五百兩銀子,難道就這麼算了?”

話冇說完,就見到孫越眉頭一動,哪還敢再說彆的,隻能連連點頭道:“好,那一切都依將軍所說,我立馬讓人將阿芙蓉全部丟棄。”

孫越的臉色這才緩和了許多,讓劉建業在兩天之內將花蛇約出來,但劉建業卻表示,隻要自己今天去送信,明天夜裡就能見到花蛇。

得知這訊息後,孫越這才放過了劉建業,但也派人將他盯住,一旦這小子有任何異常,立刻一槍將他擊斃。

做完這些,孫越才放走了劉建業,可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卻總有一層陰霾籠罩。

直覺告訴孫越,自己身為大炎的一份子,定不能讓阿芙蓉這種毒物流傳開來。

可之前花蛇親口所說,這阿芙蓉的背後,還有大炎王爺的參與,若當真如此,自己不過是個小小將軍,這香江與朝廷又相隔甚遠,若當真和王爺發生衝突了,自己能頂得住麼?

心想至此,他也幽幽歎了口氣,如果連續在這裡就好了,雖然他之前在梁休手裡吃過不少次虧,可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位大炎的太子,在遇見事情的時候,都總能在極短的時間裡,找到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