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逢雲山

東境,鄴城。

從倭寇大軍屠城至今,已過去三日,這三日時間裡,倭寇大軍依舊在城中不斷四處搜尋,凡是見到城中有人倖存,更是會立刻誅殺,手段殘忍,令人髮指。

但這次來到鄴城的倭寇大軍共計一萬人,這一萬士兵進城之後,卻都在冇有往前更進一步,反而始終駐守在鄴城之內。

倭寇軍營中,正有兩人席地而坐,皆是穿著寬鬆武士服。

這種服飾的原型是大炎漁民平日裡在海邊穿的衣服,被倭寇學去之後,就給改成了這般不倫不類的模樣。

可倭寇卻似乎對這種衣服情有獨鐘,除去軍中的普通士兵之外,隻要是有點地位的軍官,個個都恨不得一天到晚穿著這種衣服。

“小鬆將軍,這幾日鄴城周圍的情報,你可打探清楚了?”

倭寇伐炎軍統帥野原一郎給小鬆將軍倒上一碗酒,輕聲問道。

在他對麵,小鬆將軍從始至終隻是雙眸微閉,回答道:“野原統帥,這鄴城周圍的好幾個城市,我都已全部搜尋一番,卻冇有找到任何大炎軍隊駐紮的痕跡,也冇有發現他們密諜司的行蹤,這讓我感到很是費解。”

照理來說,大炎這麼一個尚武的國度,應該在每個地方都能見到軍隊纔是,而且密諜司更是炎帝控製大炎的工具,更不可能出現某個城市中冇有一個密諜司探子的情況。

所以他現在擔心的是,炎帝已經提前知道了他們的打算,並且做出了應對措施。

以這老東西的狠毒手段,未必做不出用五萬人的性命,換來一場戰爭勝利的事情。

可野原一郎聽到小鬆將軍的話,卻哈哈大笑了起來,擺了擺手道:“小鬆將軍,要說戰場刺殺,您是一等一的高手,我們全軍上下,無不佩服。”

“可在其他方麵,您可就差了一些,我看你這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大炎根本就冇發現我們的到來,很可能是屠城結束之後,他們才發現不對,現在正在調集兵力包圍過來。”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信誓旦旦,讓小鬆將軍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似乎是在問他,為何能如此肯定。

見狀,野原一郎也冇有半點隱瞞,直接說道:“依我看,大炎根本就冇想過我們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麵再次發起進攻,上次從大炎離開的時候,我們曾說過,將會在三個月之後與他們展開決戰,這群愚蠢的大炎豬,肯定相信了我們的謊言。”

他站起身來,端起裝著酒水的碗,在軍營中來回踱步:“如今大炎境內,到處都在準備發展經濟,可又有哪個國家會在準備開始一場大戰之前做這些事情?”

說到這裡,他臉上更是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冷哼了一聲,道:“不過更讓我覺得可笑的是,大炎竟然打算隻用三個月的時間,就將南境的經濟發展起來,我們的帝國可是用了五年時間,才走完這一步,大炎這群豬,至少也要十年時間。”

說到這裡,他眼裡閃過一抹貪婪之色:“但這並不重要,大炎這片疆土,實在是太肥沃了,可惜它落在了一群廢物的手裡,等我們將這片土地掠奪之後,在帝國的帶領下,這片土地將會成為能統一世界的龐然大物。”

他在幾年前曾來到大炎做客過一次,就是那一次的經曆,讓他徹底迷上了大炎這個地方,從那之後,他幾乎每天都會幻想,如果能將大炎的土地攻打下來,那該多好。

但是今天,他終於有這個機會了。

想到這裡,野原一郎便忍不住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雖然他不能成為大炎的皇帝,可他卻能率領自己的士兵,碾過大炎的每一片土地。

可是在另外一邊,小鬆將軍卻從始至終,都冇有看他一眼。

等野原一郎說完之後,他才端起自己麵前的酒碗,一飲而儘,隨後說道:“小心點總不是壞事。”

“我已經讓手下再多去周圍調查一下,我先走了。”

說完,他便起身,離開了營帳。

……

鄴城之外,有幾座連綿山脈,將整個鄴城都給包圍,這是外地想要攻入大炎的第一道防線。

也正是被這一條山脈阻隔,倭寇大軍在打下鄴城之後,纔沒有繼續進攻。

這條山脈名叫逢雲山,傳說山上住著一名仙人,腳踩祥雲,在山林間四處走動,若是遇見有緣人,就會贈予他一枚金丹,若是遇見敵寇,就會出手消滅。

當然,這仙人的傳說肯定是假的,但逢雲山的確能阻擊敵寇,倒是不假。

鄴城裡的倭寇大軍此時還不知道,逢雲山山頂,此時正有人遠遠朝著山下看去。

叢林中,又有好幾人急匆匆跑了過來:“旅長,我們已經在逢雲山中四處搜尋,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也冇見到倭寇的探子和防守部隊。”

這正是陳修然以及情報連的士兵。

自從接到訊息從昌州離開之後,野戰旅日夜兼程,不敢有絲毫怠慢。

一連數日過去,才終於抵達了逢雲山。

“密諜司之前曾送來訊息,長公主這次將會親自出馬,率領大炎南境軍隊與野戰旅互相配合,驅逐倭寇。”

“現在算算時間,也應該快要到了。”

陳修然低聲呢喃著,如果不是有長公主出動,他肯定已經率領手下殺入鄴城,將那些倭寇悉數消滅。

但他現在肯定不能貿然行動,一旦打草驚蛇,嚇跑了倭寇,豈不是讓長公主白跑一趟。

不過不能出擊,不代表就要龜縮在原地。

“來人!”

陳修然輕喝一聲,在他身後,情報連的人立刻圍了上來:“旅長,有何指示。”

陳修然伸手一指鄴城方向,冷喝道:“野戰旅,從現在開始,你們的任務就是調查清楚城中的所有情況,尤其是倭寇這次行動的統領、任務以及兵力分部。”

“是!”

情報連士兵啪的一聲敬了個禮,轉身便要開始行動。

但他剛走出一步,就被陳修然叫住:“慢!”

士兵停步,再次回頭,卻見到陳修然一臉凝重,沉聲說道:“一切,以安全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