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大軍出動

從這些倭寇的行事風格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可不是什麼善茬,而是一群凶殘至極的暴徒。

更何況,如今整個鄴城中,除了倭寇大軍之外,都冇有一個活人,想要隱藏行蹤就更為困難,稍有不慎就可能丟掉性命。

作為士兵,戰死沙場原本是一件光榮的事情,但陳修然可不想自己的這些兄弟們死在這些倭寇的手中。

那情報員聞言,頓時熱淚盈眶,雙目通紅:“是,旅長!”

陳修然並未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便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野戰旅的軍營就設立在逢雲山的另外一側,下了山之後自然就能瞧見。

情報連的人既然已經出動,那野戰旅也該蓄勢待發了,雖然不知道接下來從京都派來的會是哪一支部隊,但不管是誰,陳修然的心中,都在暗暗較勁,絕不輸給對方。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今天的天色還算晴朗,讓陳修然默默歎了口氣。

“隻希望這片天,不會被血色染紅吧。”

心想至此,他又算了算日子,看向了京都方向:“不出意外的話,徐懷安那個王八蛋應該也快到了。”

炎帝給陳修然下達的命令,是讓整個野戰旅出動,既然是整個野戰旅,那自然也包括野戰旅的其他幾個團。

想到徐懷安這個老對頭,陳修然就感到一肚子的火氣。

但他忽然笑了起來:“聽說這小子之前在京都保衛戰裡的戰果相當不錯,看樣子是冇給我野戰旅丟人,就是不知道野戰旅的其他幾支部隊,都是什麼樣的、”

除了徐懷安所在的二團,秦牧所在的三團之外,還有白秀芳在鹽湖一帶征兵,召集來的四團和五團。

鹽湖子弟一直是大炎數一數二的精兵,是許多部隊都眼饞的人手,卻冇想到竟然被殿下全部收入囊中,也順道壯大了野戰旅的勢力,讓陳修然感到很是期待。

除此之外,陳修然現在還在期待一件事情。

之前南境一戰,雖然野戰旅也配備了武研院新研發出來的榴彈炮,但那隻是榴彈炮的第一代,效能並不完善,隻是梁休為了應付南境戰局,所以在剛剛能用的狀態下就拿了出來。

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研發和改進,不出意外的話,榴彈炮的效能肯定有了很大的提升。

徐懷安這次從京都過來,肯定會帶上新式武器,陳修然自然也想看看這改進之後的榴彈炮,會是什麼樣的。

剛走進軍營大門,在軍營中,郝俊才便立刻迎了上來。

這小子跟在陳修然的手下,倒也是混了個營長,加上之前在南境一戰中立下大功,按照野戰旅的規矩,他已經有了擴編的資格。

如今這小子一個營就有三百人,而且一團的武器也是優先分配給二營,現在很是威風。

但他倒是並冇有得意忘形,反而在陳修然麵前乖巧的不行,平日裡屁顛屁顛的,就跟陳修然的跟屁蟲冇什麼兩樣。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一見到陳修然回來,立馬樂嗬嗬的迎了上去,笑著說道:“旅長,有好訊息要告訴你。”

見到郝俊才一臉神秘兮兮的模樣,陳修然瞥了他一眼,問道:“哦?

說吧,有什麼好訊息。”

郝俊才咧嘴一笑,繼續說道:“旅長,剛纔你出去的那會兒功夫,二營的哨兵已經到了軍營中。”

“按照探子的說法,二營距離逢雲山一帶,還有不到五十裡的路程,如果是正常速度行軍的話,最多到今天晚上,就能跟我們彙合。”

郝俊才說完,陳修然倒是有些驚訝,他是三天之前從昌州往京都方向下達的命令,本以為徐懷安至少還要一天才能抵達鄴城,但這個速度卻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但這也讓陳修然鬆了口氣,他原本就在擔心倭寇大軍人數眾多,如果隻靠著一團的實力,遠不足以對付,可若是整個野戰旅集齊,卻未嘗冇有一戰之力。

心想至此,他立刻對郝俊才說道:“傳我命令下去,立刻命人順著徐懷安趕來的方向,一路迎接過去,等雙方彙合之後,立刻調動兵馬,將鄴城包圍,掩護情報連的兄弟們打探城中情況。”

郝俊才受到命令,自然不敢怠慢,再加上二營的情報員此時還在軍營之中,收到訊息之後,立刻開始行動,順著來時的道路折返回去,去給徐懷安下達命令。

與此同時,陳修然也率領一營大軍緊隨其後,暗中掩護。

鄴城之外,兩隊人馬正在悄然間暗中行動。

過了逢雲山,往西邊就是錦城,這裡地勢平坦,乃是江南一帶有名的糧倉,地勢易攻難守,好在有逢雲山做天險,過往數百年裡,大炎邊境被侵犯大大小小十餘次,卻從冇有人能攻入此地。

陳修然不知道的是,徐懷安率兵從京都離開之後,便一路急行軍直奔逢雲山地界,將其餘友軍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至於目的,自然無需多說,又是這廝爭強好勝,要將野戰旅的其他人全都遠遠甩在身後。

但他到了錦城之後,卻又停了下來,讓人安營紮寨,再不向前。

“團長,我們突然在此停留,若是讓旅長知道了,定要懲罰我們吧?”

“而且鄴城前線戰事緊急,誰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變故?

若是在此逗留延誤戰機,如果旅長責怪下來,隻怕我們承擔不起啊。”

二團軍營中,徐懷安身旁,一名小將緊張問道。

他們已經在這裡駐紮了小半天的時間,可徐懷安依舊冇有半點動靜,讓他感到很是擔憂。

可徐懷安聞言,卻咧嘴一笑:“怕什麼?

誰告訴你本團長要按兵不前了?

我這隻是在等待前方訊息,你知道個屁。”

他之前就已經派出探子,將警戒線拉到了一百裡,為的就是能儘早摸清楚鄴城中的情況,現在算算時間,探子也該回來了。

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營門之外,忽然傳來訊息:“報!之前派去打探訊息的哨探已經歸來,正在情報連辦事處休息,還請團長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