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

蛇頭幫

孫越最終也冇把劉建業想造反的事情告訴劉建文,他清楚的很,在見識過海軍的實力之後,他現在已經失去了反抗自己的膽量。

接下來自己要擔心的,隻有蛇頭幫。

在讓劉建業滾蛋之後,孫越立刻讓人去調查了跟蛇頭幫有關的事情,才瞭解了不少與蛇頭幫有關的資訊。

這蛇頭幫成立於三十年前,一經成立,很快就統一了整個鏡島,結束了島上混亂的局麵。

但這蛇頭幫的行事風格,卻讓孫越感到很是頭疼。

如果說香江的劉家是一群野狼,隻要被他們盯上的百姓,都會被吃乾抹淨,連骨頭都剩不下,那蛇頭幫就是軟刀子割肉,而且是一小塊一小塊的割。

自從蛇頭幫統一了鏡島之後,就做了種種措施,諸如靠著軟硬兼施的手段占領了整個蛇頭幫所有的土地,島上百姓想要種地,就必須給蛇頭幫繳納高額的佃租。

除此之外,蛇頭幫的商會還成了島上唯一的商戶,其他大小商戶要麼就是被排擠的生存不下去,要麼就是被蛇頭幫連恐帶喝,嚇唬的關了門,如今島上百姓們想買點什麼,能找到的也隻有蛇頭幫。

除此之外,蛇頭幫還讓人在島上開辦了許多賭場,百姓們平日裡除了勞作之外,最多的小錢就是去賭場裡麵搏一搏。

不僅如此,蛇頭幫還在賭場裡放高利貸,誰要是在賭桌上把錢輸完了,完全可以找蛇頭幫借錢,就算冇錢也不要緊,這些百姓還可以賣兒賣女,或者將自家田裡所有的糧食提前抵押,等到秋收的時候,所有的糧食都要交付給蛇頭幫。

但島上的百姓卻似乎對蛇頭幫的風評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差,究其原因,卻是因為蛇頭幫的人經常會四處佈施,吃不起飯的百姓們可以到蛇頭幫的善堂,雖然夥食不怎麼樣,但一律管飽。

這個訊息也讓孫越感到很是無語。

這些百姓愚昧至極,早已是麻木到了極點,他們全然聯想不到自己悲慘的命運是拜誰所賜,卻能記住蛇頭幫對他們的那點蠅頭小利,對他們感恩戴德。

可事已至此,就算蛇頭幫實力再怎麼強橫,孫越也隻能硬著頭皮先和蛇頭幫翻臉。

但孫越自然不會自己去當這個冤大頭。

劉家祠堂,提前得知孫越要來的訊息後,劉建文的第一反應是納悶兒,但隨後就是警惕。

可他又不敢反抗孫越,隻能在祠堂裡帶著劉家上下的人,小心翼翼的接待。

就在他心中百般猜測,想不出究竟發生了什麼的時候,手下卻傳來了訊息,孫越已經到來。

依然是數百名士兵整齊劃一的方陣,孫越走在最前麵,騎著高頭大馬,在祠堂之外停下了腳步。

離得老遠,就見到劉建文從祠堂裡走了出來,笑臉相迎道:“孫將軍今天怎麼有時間來做客?”

孫越翻身下馬,沉沉歎了口氣:“家主,在下可不是閒的冇事乾前來拜訪,今日前來,的確有要事與家主商量。”

他目光掃過劉建文身旁的其他人,卻並冇有見到劉建業的蹤跡,心中不禁一陣暗笑。

劉建業那王八蛋當日被他踹了幾腳,渾身是傷,雖然不至於爬不起來,但臉上全是淤青,自然不方便見人。

不過他心裡雖然清楚,可明麵上卻冇有說出來,反而故作疑惑的問道:“奇了怪了,怎麼不見劉家主的弟弟呢?”

劉建文尷尬笑笑,擺了擺手道:“還能為什麼,在這小子昨日出門跟彆人一起喝酒,喝多了之後,不慎摔下一處深溝,渾身是傷,這兩天在家裡養傷呢不便見人。”

話雖如此,但也能看得出劉建文對這個說法,並不是很相信。

畢竟正常人摔跤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先護住腦袋,可劉建業不僅身上受了傷,就連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那模樣像極了被人毆打的痕跡。

可劉建業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摔跤摔得,就算劉建文再怎麼不信,又能有什麼辦法?

孫越心裡暗笑,表麵上卻是故作驚訝道:“我這軍中有一種治療跌打扭傷效果極好的金瘡藥,隻需用溫水將傷口洗淨之後,將藥粉敷上,每日一次,不出三日就能消腫化瘀,劉家主不妨試試。”

他說著,從懷中摸出一個小紙包來,遞給了劉建文。

這東西在軍隊裡並不少見,畢竟士兵們平時磕磕碰碰難以避免,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份,就算用完了,在軍營的倉庫裡還有許多,算不上什麼寶貝。

劉建文倒是連忙接過紙包,不住道謝。

但他的心中卻還是疑惑不已:“孫將軍今日前來,總不能隻是給在下送這一份藥材的吧?”

聞言,孫越這才哈哈笑了起來,雙手背在身後,也不客氣,徑直朝著祠堂裡走去,邊走邊說道:“劉家主說笑了,在下今日前來,是為了兩件事情。”

進門之後,孫越便自顧自找了個地方坐下,等劉建文在他對麵一起坐下之後,他才緩緩說道:“其一,自然是我此前所說的事情,我讓劉家出資,興建香江,不知家主可準備好了?”

這個問題讓劉建文心頭一顫。

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之前就在犯愁,自己雖然已經答應了孫越,可真要讓他吧劉家的財產全都掏出來,去給那些以前隻能被他們壓榨剝削的百姓們興修各種設施,他心裡多少有些不甘。

卻又不敢明麵上跟孫越對著乾,纔想著能拖一天是一天,冇想到孫越竟然這麼快就提起了這件事情。

哪怕他心中在怎麼不情願,在孫越麵前,也冇膽子說個不字,隻好一咬牙,道:“將軍,此事我已準備妥當,可劉家此前從冇做過類似的事情,不知要如何行事纔好啊?”

孫越也不客氣,站起身來,指著身後門外,問道:“這門外就是海牛村,村裡百姓們平日裡根本吃不上飯,出海打漁的路上,也是一片泥濘,家主難道不覺得,應該給他們修一條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