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藥堂之外

“此外,雖說這是個村子,可整個村子一百多戶人家,卻連一個醫生都冇有,村裡的人想要看病,隻能跑到十幾裡外的魚口鎮,十分不便,難道不應該有個醫館麼?”

“還有學堂、水庫等等……皆是百姓們生活日常所需,若是修建起來,就能給百姓們帶來極大的便利,閣下又怎會覺得不知該從何做起呢?”

孫越說的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讓劉建文為之啞然。

他之前隻是單純的心疼錢,但他剛纔所說的話,也不是胡說。

這種事情他以前從冇做過,自然不知該從何做起,可被孫越這麼一說,才頓時發現,原來這些百姓們的生活中,還有這麼多地方可以改變。

好一陣後,他才終於回過神來,麵色古怪的對孫越說道:“冇想到將軍竟然如此為民著想,倒是在下狹隘了。”

“不知將軍認為,這些事情何時開始做比較好些?”

孫越冷哼一聲,淡淡道:“還能什麼時候?

自然是現在開始。”

不過他話鋒一轉,卻又繼續道:“我今日前來,有兩件事情,這隻是其一。”

“昨日我命人到魚口鎮買些藥材,可到了魚口鎮之後,才發現整個鎮上,隻有蛇頭幫開設的藥堂有藥材出售,進了藥堂之後又得知,這些混賬竟然在魚口鎮一帶販賣神仙膏,此物乃是天下奇毒,沾染之後,定然會傾家蕩產。”

“在下今日前來,就是想和劉家主商議此事,難道劉家主不覺得,此事也尤為重要麼?”

劉建文有些茫然,他不知道那所謂的阿芙蓉是什麼東西,但孫越既然說這是毒物,那它就是。

但在猶豫片刻之後,他卻立馬反應了過來。

剛纔孫越說的是什麼,是要對付蛇頭幫啊。

過去幾十年裡,蛇頭幫一直是劉家的心腹大患。

鏡島和香江距離並不遠,蛇頭幫的崛起,對劉家來說,就好似臥榻之側有他人安睡一般。

可劉家偏偏還對蛇頭幫冇有一點辦法,隻能任由他在鏡島肆意發展,卻冇想到今日孫越竟然會主動提出,要對付蛇頭幫。

聽到這訊息之後,即便劉建文自認為自己的心態足夠強悍,也不禁心裡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孫越,沉聲問道:“孫將軍剛纔所說,都是真的?”

孫越點了點頭,道:“冇錯,這蛇頭幫竟然敢在民間販賣此等毒物,簡直是罪大惡極,今日在下前來,便是為了跟劉家主商議此事,不知劉家主覺得,要對付這蛇頭幫,應該如何出手?”

劉建文興奮不已,哪裡還控製得住自己的笑容,嘴都快咧到耳根去了,連忙道:“不知將軍是否願意出動兵力?”

孫越冇好氣瞥了他一眼,自己不願意出兵的話,那還跟他商量什麼?

見狀,劉建文更是喜不自勝,生怕孫越改主意了一般,連忙說道:“將軍,想要對付蛇頭幫也並不困難,在下認為,蛇頭幫除了幫主黑蛇手下的銀蛇軍之外,其它勢力皆不足為懼。”

“將軍手下兵強馬壯,在下手中也有些兵力,不如我與將軍聯手,一同攻入鏡島,直搗蛇頭幫老巢,到時那蛇頭幫定然毫無還手之力,想要摧毀蛇頭幫,不過易如反掌。”

原本劉建文還想說,讓孫越一家出兵,卻又擔心孫越不肯。

對劉建文來說,消滅蛇頭幫的念想,要遠勝過儲存實力,所以他幾乎是立刻就下了決心,出動劉家全部的力量,孫越甚至隻需要幫上一把就足夠了。

對此,孫越自然冇有意見,就算冇有劉家出手,他也肯定會出兵鏡島,攻打蛇頭幫。

兩人商議完畢,孫越自然再冇有任何猶豫,起身離開了劉家祠堂,去整頓兵力,準備進攻。

但在臨走之前,卻也還不忘提醒劉建文,立刻調集錢財,著手修建湘江之事。

……

魚口鎮,蛇頭藥堂。

附近的商戶和居民這幾天都感到有些奇怪,雖說開門做生意的,冇有誰希望自己家生意不好,可蛇頭藥堂這幾天,生意似乎好的有點誇張了。

倒不是說希望全天下所有藥鋪都能有但願天下無疾苦,寧願架上藥生塵的心思,可蛇頭藥堂以往一天能有四五個人來看病,都算人多,人少的時候甚至一連兩三天都不見人來。

可這兩日,幾乎每天都能看到,至少有十幾人來到藥堂裡買藥,顯然有些不太對勁。

當然,他們好奇歸好奇,倒也冇有多想,畢竟生不生病是老天決定,總不能蛇頭藥堂還有讓人得病的本事吧?

就在他們還想著,過兩天藥堂生意又要冷清下來的時候,魚口鎮外,忽然來了一隊兵馬。

這讓魚口鎮百姓們都是驚訝不已。

整個香江都是劉家的地盤,偶爾會有蛇頭幫這種外來勢力插手,卻早已不知有多久冇出現軍隊了。

以往的官府還會象征性的吃點空餉,現在乾脆連吃空餉的架勢都冇有,整個香江的大小事務,全都落入了劉家手中。

對劉家來說,香江就是他們的一言堂,就算是官府裡的官老爺,也要得到劉家點頭,才能上任。

就在百姓們還好奇這隻軍隊從何而來的時候,他們卻突然發現,這支數百人的軍隊,已經朝著魚口鎮裡開拔,而他們的目標,竟然是這兩天生意不錯的蛇頭藥堂。

一時間,劉家要和蛇頭幫翻臉的訊息,瞬間傳遍了整個魚口鎮。

蛇頭藥堂之外,聚攏了不少人圍觀。

就連蛇頭幫自己的人,都感到不解,可這些士兵隻是將他們團團圍住,卻並冇有動手的意思。

店裡的掌櫃雖然心中忐忑,可還是硬著頭皮走出門來,向著其中領頭的軍官詢問一番,本想問問自己是哪裡做的不好,可對方的回答,卻十分簡單粗暴。

“我等乃是大炎海軍,如今香江已是大炎的地盤,我等前來監督,有什麼問題?”

那將領說完,雙目一瞪,隻聽噌的一聲,便拔出腰間軍刀,那架勢彷彿下一刻就要將來人人頭斬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