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傳來,孫越更是一愣,抬頭看去,才見到遠處竟有一群人一路趕來。

領頭之人騎著高頭大馬,穿著一身黑色長袍,長跑上還有銀線刺繡,乃是一條條長蛇盤成一團,栩栩如生,看著好不猙獰。

在他身後,有四人緊隨其後,分彆穿著青、紅、白、花四色長袍,再往後看去,就是一個數百人的方陣。

這些人行走之間,步伐幾乎一致,個個都穿著緊身軟甲,上麵還有銀色蛇紋。

吳青已經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目光在那些人身上掃過,緩緩道:“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就是蛇頭幫的五條蛇,以及他們幫會中的精銳,銀蛇軍了。”

銀蛇軍數量並不多,但實力強悍

據說他們的統領青蛇曾經是南楚的一名將領,因為在軍隊中犯了錯,被取消軍籍,就跑到了鏡島來做土皇帝。

之前孫越還不以為意,但他看到眼前這青蛇軍的氣勢之後,也不禁在心中對青蛇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這青蛇倒是個人才。”

孫越眉頭挑動幾下,淡淡道:“就是可惜了,是個匪類。”

話音落下,他的目光也變得淩厲起來。

聲音冰冷,一聲低吼道:“全軍!!備戰!!”

在他身後,數百名士兵立刻加快了速度。

已經下船的士兵,飛快來到孫越身後集結,還未下船的士兵,也再顧不上許多,立刻加快了速度。

短短幾個眨眼的功夫,數百名海軍就已經在孫越身後齊聚。

孫越的目光,變得陰沉下來。

銀蛇軍的速度同樣不滿,眨眼的功夫,便已在距離孫越不足百丈的地方停下。

黑蛇坐在高頭大馬上,冷冷看著孫越,雙手抱拳高聲問道:“不知孫將軍前來鏡島,所為何事啊?”

“在下特率部下前來迎接,有失禮之處,還望海涵。”

他翻身下馬,臉上的冰冷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意吟吟的表情。

孫越眸子微眯,卻也同樣笑了起來:“昨日在香江一帶,與當家的手下發生了些誤會,今日孫某特地帶手下前來,向當家的賠罪,還請當家的海涵纔是、”

這番話讓黑蛇反而愣住,心頭一動。

難道說,昨天的事情並非孫越的意思?

就在這時,孫越卻再次開口了:“當家的,昨日我手下在魚口鎮蛇頭藥堂裡,找到了一種名叫神仙膏的天下奇毒,此物可令人傾家蕩產,我想以黑蛇當家的身份,定然不屑於販賣此物。”

“故此,特來向當家的求證,若這隻是當家手下擅自行事,我立刻讓人在魚口鎮集市上,向當家的道歉。”

他說這話時,滿臉笑意。

可黑蛇的臉色,卻陰沉的跟鍋底一般。

他死死盯著孫越,冷冷問道:“孫將軍今日前來,為的就是這件事情?”

孫越點了點頭,笑道:“難道說,這神仙膏的確是出自當家之手?”

他緩緩向前走去,在他身後的士兵方陣緊隨其後。

這一幕,讓黑蛇身後的青蛇眉頭一挑,看向孫越的目光,也變得凝重許多。

他也同樣出身行伍,自然知道能做到這一步,有多困難。

讓士兵結為方陣,隻要稍加訓練就行,可要想讓方陣同時移動,還不會混亂,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但他並冇有在這時說話,隻是靜靜冷眼旁觀。

可在他身後,銀蛇軍卻已經緊繃起來。

“當家的,聽我一句勸。”

孫越的聲音,再次響起:“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情,能不做還是不要做為好。”

“那我偏要做呢?”

黑蛇反問道。

這片碼頭的火藥味,陡然變得濃重。

孫越的目光沉了下來,冷冷朝著黑蛇看去。

隨即露出一抹冷笑,緩緩抬起手掌。

“那便……”

在他身後,五百海軍組成的方陣,所有士兵的身子都在瞬間繃緊,好似一張弓箭。

隻見孫越的手掌猛地落下,陡然一聲大喝道:“殺!!”

五百名士兵的氣勢,瞬間凝聚一處,化作一柄利劍。

大軍猛然向前衝去,以正中一排為刀,瞬間變陣,化作一個尖銳箭頭,猛然衝了出去。

“找死?”

黑蛇頓時勃然大怒,他本還想和孫越好好談談,卻冇想到這廝竟然如此不給麵子,乾脆利落便動了手。

無需黑蛇多說,青蛇自然也毫不示弱,對著銀蛇軍下達了進攻命令。

一千人轉眼間便衝殺在一處,刀劍交錯,隻聽陣陣金鐵交鳴之聲響起。

銀蛇軍的實力頗為不弱,竟然生生擋住了銀蛇軍的第一個回合衝陣。

可在後方的海軍部隊,已經跟了上來。

兩方部隊碰在一處,喊殺聲頓時震天響起。

遠處,孫越靜靜看著前方的戰場,臉上的表情古井無波。

這隻海軍跟隨他多年,這次帶來的更是精銳中的精銳。

如果隻是區區銀蛇軍就能將他攔住,那就不是青蛇太厲害了,而是自己的手下冇用。

銀蛇軍接下了第一波衝擊,但在這之後的戰鬥,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他們之中雖然有不少都是青蛇從軍營中帶來的心腹手下,戰鬥力極為強悍,那也要看是跟誰比。

梁休的野戰旅冠絕天下,可海軍卻能在正麵衝擊的時候,讓野戰旅吃虧。

那一戰如果不是野戰旅的武器過於變態,隻怕都有在海軍手中翻車的危險。

銀蛇軍雖然厲害,那也隻是在南楚境內,若是放在大炎,根本排不上號更不用說跟海軍這種大炎名列前茅的部隊交手了。

短短幾個回合,銀蛇軍就落了下風,開始不斷後撤。

這一幕落在孫越的眼裡,讓他感到很是欣慰。

南境一戰,戰火染遍了大半個大炎,在這一場戰爭的洗禮之後,海軍的實力,上升了整整一個檔次。

現在對付銀蛇軍這樣的雜魚,更是能輕易碾壓。

不過讓孫越驚訝的是,這銀蛇軍在海軍麵前,分明不是對手,可在一番碰撞之後,竟然硬生生頂住了海軍的攻勢。

即便連連敗退,卻並冇有絲毫潰散的跡象。

這倒不是海軍太弱,而是說明,這隻銀蛇軍的訓練,足夠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