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也算個人才,隻可惜,走上了歪路。”

孫越目光在青蛇身上掃過,給出了評價。

這銀蛇軍有一半人是青蛇從軍營中帶出來的班底,這些人能有這樣的素質,並不奇怪。

可其他的人,都是青蛇在鏡島和香江一帶招募的高手,也能被他操練成這樣,就殊為不易。

這就足以證明,眼前的這隻軍隊,已經有了信念,如果再經曆幾次戰火的洗禮,或許也能被稱之為一支精兵。

隻是,在絕對的實力碾壓麵前,信念再如何強烈,終究也隻是徒勞。

銀蛇軍節節敗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後退出幾十丈遠,青蛇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

在此之前,他的軍隊還從冇有經受過這樣的慘敗。

卻冇想到今日,竟然在海軍麵前如此不堪一擊。

孫越再次向前走去,這一次,他和黑蛇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十丈,一路來到黑蛇跟前,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淡淡笑道:“當家的,不知現在你還覺得,我是在找死嗎?”

“你……”

黑蛇麵色鐵青,死死盯著孫越。

但他心中,卻有無數念頭正在變幻

孫越的實力讓他驚訝,隻是在出動之前,他就已經做好了打算,就算自己當真不是孫越的對手,他也有把握讓孫越不敢再來招惹自己。

“將軍,在下勸你一句,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管纔是。”

“這神仙膏貽害無窮,在下又豈會不知?

可在這件事情背後,還有將軍得罪不起的人,將軍當真要找在下麻煩,還請多多思量。”

他這番話說完,又打量了一眼孫越,見到孫越的表情果然有了變化,心中頓時得意一笑。

看來這小子,果然是害怕了。

卻不知孫越的心中,此時隻有不屑。

黑蛇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他的表情,已經緩和了許多:“當然,如果將軍願意與我聯手,我相信以你我兩人的實力,足以統一整個香江與鏡島,甚至在下願意率領整個蛇頭幫,唯將軍馬首是瞻。”

當然,這最後一句,不過是個噱頭罷了。

但對他來說,眼下最重要的,自然還是安撫孫越的情緒,如果能將孫越拉攏到自己的陣營裡來,自然是最好不過。

孫越雙臂環抱胸前,靜靜看著黑蛇,等他停下之後,才笑問道:“說完了?”

黑蛇頓時一愣,有些不太明白孫越的意思,但孫越可不是個賣關子的人,又繼續說道:“當家的背後,不就是有個王爺撐腰麼?”

黑蛇的臉色,刷一聲變得慘白。

他死死朝著孫越看去,聲音中帶上了幾分顫抖。

“你……怎會知道此事?”

孫越擺了擺手,又道:“我如何知道的,當家的就不要問了,卻不知當家的可曾知道,孫某的在不久之前,曾是南境昌王的手下?”

見到黑蛇直接搬出了背後的靠山,孫越也懶得跟他墨跡了。

雖然不知道黑蛇背後是哪個王爺,但他的背後,站著的可是大炎的太子啊。

光是折損在梁休手中的王爺,就有兩個,一個是他的親兄弟燕王,而另外一個,則是控製了整個南境大大小小數百個世家豪族的昌王。

這兩人在得罪梁休之後,都已經生死不知。

更不必說還有京都被殺的人頭滾滾的京都豪族,以及南境現在對梁休五體投地的各地世家。

他們當初的氣焰,可都要比黑蛇旺盛多了。

“看來閣下來到大炎的時間還是太短,並不瞭解我們太子的事蹟。”

孫越笑了笑,可他的話語,卻讓人脊背發寒:“等當家的到了陰曹地府之後,可以找燕王或是昌王問問,我們太子殿下的手段,是什麼樣的。”

話音落下,他的手猛然動了,隻見一道殘影閃過,噌的一聲,孫越便已經拔出了腰間長劍,朝著黑蛇的脖頸處斬去。

寒芒閃過,竟然帶起一陣風聲。

黑蛇連忙後退,同樣從背後取下兵器,那是一把蛇形長劍。

他這一劍氣勢洶洶,可一劍之後,麵色驟然大變。

黑蛇隻感覺手腕處傳來一陣劇痛,手中的長劍,竟然險些甩飛出去。

“竟然還有幾分實力。”

孫越晃了晃手腕,剛纔那一次碰撞,黑蛇竟然絲毫不落下風,讓他頗為驚訝。

黑蛇已經被嚇破了膽,慌忙往後退去:“孫越,你給我等著,要不了多久,自然會有人來告訴你,你做錯了什麼。”

他說話的語氣格外狠厲,可腳下卻在不斷後退,剛纔那一番碰撞,讓他吃了大虧。

“上,都給我上,將他給我攔住。”

他指著身旁的銀蛇軍,連聲大喝,眼看銀蛇軍衝上前去,他卻飛快後退,退到了人群之後。

見到黑蛇想跑,孫越連忙提劍要追上去,可他剛跑出幾步,銀蛇軍已經來到了他跟前,將他團團圍住。

“給老子去死!”

他一劍揮出,隻見寒芒一閃,就將跟前一人的頭顱削下,可在他身後其他銀蛇軍也前赴後繼衝了上來。

在銀蛇軍悍不畏死的圍追堵截之下,孫越反而陷入了混戰之中。

“將軍,我們來了!”

海軍見到孫越吃虧,自然不肯罷休,也同樣衝了上來,戰局再次變得混亂。

隻是,銀蛇軍終究不可能是海軍的對手,他們原本有撤退空間,還能跟海軍周旋一下,現在收到黑蛇的命令,隻能硬著頭皮衝上前去,卻在海軍手中接二連三的倒下。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五百銀蛇軍,就已經化作五百冤魂。

可再看向戰場周圍,卻發現黑蛇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

“該死!”

孫越一腳將一顆頭顱踹出老遠,口中忍不住咒罵一聲。

在他身後,吳青已經走了上來:“將軍,這蛇頭幫的戰鬥力,也不過如此。”

“接下來,我們隻要將他們島上的其他餘孽全部消滅,自然能收服整個鏡島。”

聞言,孫越點了點頭,對吳青的說法頗為認可。

能不能抓到黑蛇,並不重要,控製鏡島的是蛇頭幫,隻要消滅了蛇頭幫,黑蛇隻有一個人,翻不出什麼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