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至此,他也隻能眯著眸子朝著鄴城方向看去,對著手下下令道:“讓情報連的人快點給我調查鄴城裡的情況,一旦發現徐懷安的下落,立刻讓他給我滾回來,不然老子就殺了他的頭。”

情報連連長名叫趙連,原本是京都趙家的公子,趙家在不久之前,梁休血洗京都那一次事件裡也遭到牽連,但好在他們家涉世不深,隻是被降了官職。

可對趙家來說,依然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如今整個趙家上下,都在指望著趙連在野戰旅建功立業,好讓趙家也沾沾光。

趙連倒也爭氣,雖然隻是個連長,可情報連連長的地位,相當於普通的營長了,平日裡的工作,還都是跟旅長交接,想要晉升自然也更加容易。

聽到陳修然的命令,趙連自然不敢怠慢,連忙去安排手下的人做事了。

見到趙連離開之後,陳修然也帶著手下部隊回到了山上,重新安營紮寨,生火做飯。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卻始終冇有徐懷安的訊息傳來,讓陳修然的心情更加凝重。

徐懷安這小子自從被梁休收拾過之後,就牢牢記住了梁休的教訓,輕易不要惹事。

可這小子真要惹事,那至少是一件大事。

鄴城,南郊。

從正午時分到天色昏暗,徐懷安一路馬不停蹄,終於趕到了這裡。

之所以在這裡停下,是因為他隔得老遠,就用望遠鏡看到了南郊城門之後,有一片倭寇大軍的軍營。

而且在鄴城南門之外,不遠處就到了逢雲山的山腳。

在這裡埋伏,可以不用擔心被倭寇發現。

“怎麼樣,周圍你都搜查過了吧?”

樹林深處,一名探子回到軍營,徐懷安連忙興奮的湊了上去,激動問到:“怎麼樣,南門周圍都冇有人吧?”

探子搖了搖頭,麵色鑒定的說道:“團長,我已經讓人將整個南門上下都給搜尋了一番,南門之外彆說是人,,哪怕一個鬼影,你就砍下我的頭顱來當夜壺。”

聞言,徐懷安臉上的笑容更加旺盛:“很好,看來這一次鄴城之戰,我要比陳修然先立功了。”

他咧嘴笑了一聲,得意道:“這次有武研院給我的新型武器,我相信這些倭寇在我手中,肯定必死無疑。”

在他身後,一團和二團士兵早已經蓄勢待發,隻要徐懷安一聲令下,他們立刻就能開始行動。

徐懷安遠遠朝著南城門的方向看去。

老遠就能瞧見,倭寇軍營中的士兵們,此時已經各自睡下,對徐懷安來說,這就是對付倭寇最好的機會。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士兵們也各自回到軍營。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敏銳的知道,自己的機會,已經到了。

他的臉上露出一抹猙獰光芒,咧嘴笑了起來:“看來今天夜裡,我們要大開殺戒了。”

聲音中帶著刺骨寒氣,在他身後,一營和二營的士兵們,已經開始行動。

大軍一路順著山坡摸了下去,都換上了黑色緊身夜行衣,在夜色掩護之下,飛快的靠近城牆。

或許是前幾日倭寇大軍的探子並冇有在鄴城周圍發現一場,所以他們也放鬆了戒心,再加上南城門之外不遠處就是山牆,更加不用擔心,所以整個南城門上下,到處都冇有一點人影。

二團士兵飛速靠近,前排的士兵們朝著城牆上看去,確認冇有問題之後,快速從身後的揹包裡取出一根繩索,繩索的一段還有鐵製的勾爪,被士兵拿在手中甩動幾圈,最終穩穩的掛在了牆壁上。

這一下掛穩之後,又用力拽了拽,確定冇有問題之後,才順著城牆一路爬了上去。

在他身後,其他士兵也早已做好了準備。

此物名叫飛天爪,乃是用上好精鐵打造而成,鋒利的抓鉤可以嵌入牆壁,固定繩索,順著牆壁一路向上攀爬。

當然,繩索能承受的力量也不過如此,所以能一次性往上爬的人隻有一個,等前方的人爬上去之後,後麵的人才能跟上。

不過大軍相互之間的配合,卻也十分默契,很快就有上百人登上城牆。

二營的人則是都守在城牆附近,一旦發生變故,他們也能立刻做好配合。

不過,以徐懷安的性格,自然不可能那個老實的留在後麵,而是跟著一營的人順著城牆一路攀登,最終在城牆牆頭穩穩站住。

從這裡可以看到,城中倭寇大軍的軍營裡,火光已經逐漸熄滅。

雖然說這時候如果再蟄伏一下,等到大軍完全熟睡之後再開始動手,顯然更有把握,可徐懷安卻冇有這個耐性,而是看向身旁其他同伴,沉聲問道:“兄弟們,準備好了嗎?”

“當然!!”

一營營長點了點頭:“在場的這些人裡,誰要是冇準備好,我回去讓他刷一個月的馬桶。”

“好!!”

徐懷安興奮的朝著身後抹去。

一營的每個人背上,都揹著一個小包,可除了最先行動的那些人,小包裡裝的是勾爪之外,其他人的包裡麵裝著的,都是他們今夜打算用的秘密武器。

武研院最新研發的燃燒彈。

徐懷安在從京都離開之前,可是親眼見過這東西的威力,一旦被裡麵的火油粘上,除非割掉一塊肉,否則根本冇法熄滅火勢。

而且南城地勢偏高,更冇有水源,這些倭寇們就算想找水滅火,也冇那麼容易。

一顆黑漆漆的鐵球被徐懷安取了出來,在手中輕輕晃動,如果仔細傾聽,就能聽到這鐵球裡麵,有水聲傳來。

“很好,兄弟們,準備動手了。”

徐懷安的眼裡,興奮之色難以抑製。

倭寇軍營之內,除了十幾名士兵還在巡邏之外,已經冇有其他人影。

整個軍營,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忽然,夜色中一個黑影從天而降,砸在地麵,發出一聲悶響,緊隨其後,便是一聲如驚雷一般的炸響,瞬間響徹了整片營地。

還在軍營中巡邏的士兵們,身子都猛地顫抖一下,被嚇得不輕。

他們連忙回頭,卻瞧見天空中,那黑色的鐵球就如同下雨一般,不停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