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安站在城牆上,將自己攜帶的三顆燃燒彈的引線一次點燃,然後狠狠丟了出去。

燃燒彈猛地炸開,發出震天巨響,好似深夜裡有炸雷的聲音一般。

這些燃燒彈都分為兩層,外麵一層是火藥,可以在炸開之後帶起火焰,熊熊燃燒。

另外一層裡麵裝滿了武研院新研製出來的火油,這些火油有很強的的黏性,一旦粘附在某個地方,輕易絕不會脫落,還能始終保持燃燒的狀態,甚至一盆水都未必能澆滅。

所以燃燒彈在點燃了引信之後,就會當場炸裂,將裡麵的火油全部炸開,順路在高溫之下將火油點燃。

炸彈一顆接一顆的落入倭寇的軍營之中,將周圍的帳篷全部點燃。

因為周圍的地麵上還有許多雜草,火油一經點燃之後,立刻開始朝著四周蔓延。

這一次出動,徐懷安一共帶了三百顆燃燒彈,按他的計劃,足以將整片軍營全部炸燬。

但他並冇有一次將所有的燃燒彈全部丟出,而是先丟出去了五十個,轟炸的位置也十分的分散。

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將軍營中正在熟睡的那些士兵們全部給嚇醒。

燃燒彈可不比手榴彈,手榴彈的傷害分為兩次,第一次是直接爆炸開時,爆炸產生的氣浪,第二次是爆炸時帶起的碎片,可以輕鬆給人造成第二次傷害。

但燃燒彈的兩次爆炸裡,第一次爆炸所帶來的殺傷力幾乎能忽略不計,除非真的能落在距離一個人三米之內的地方,帶起的傷害才足以將人炸傷。

不然的話,這些燃燒彈爆炸的目的,更多的也隻是為了讓火油四處飛濺,落到不同的地方。

徐懷安遠遠站在城牆上,看向軍營裡的動向。

很快,原本安靜一片的軍營就變得混亂起來,那些燃燒的火油在高溫之下流動性越來越強,不停朝著四周蔓延開來。

士兵們也慌忙從軍營裡衝了出來,見到軍營裡的景象之後,都被嚇了一跳,慌忙想要將火焰撲滅,卻發現這些火焰竟然如同生根了一樣,任由他們再怎麼去撲火,火焰依舊熊熊燃燒。

反而他們自己的身上,都燃燒了火焰。

“八嘎,所有人立刻集合,城門方向有敵人前來進攻我們。”

軍營中,很快有軍官發現了部隊,用最大的聲音開始下達命令。

命令非訴執行,隻是這些我摳門也不敢再船上盔甲了,隻能抓著自己的兵器,快速集合之後,朝著城門處的方向靠攏過去。

可他們的動作全部都被徐懷安看在眼裡,見到這些倭寇集合,他非但冇有半點慌亂之色,反而心裡更是一陣得意洋洋。

“兄弟們,我們的機會來了。”

隻聽他大吼一聲,再次對手下的士兵們下令,所有人都做好準備,再分組輪流將燃燒彈丟出,而燃燒彈的落點,也被控製在士兵們集合的地方。

倭寇軍營中大概有兩千人左右,在收到命令之後,立刻開始彙合成小股部隊,準備開始朝著城門方向發起反攻。

徐懷安怎麼會給他們這個機會,見到大軍壓境,再次怒吼道:“兄弟們,丟雷!!”

一顆接一顆的燃燒彈飛了出去,精準落在人群之中,帶起陣陣火浪,這些火焰將周圍的人全部籠罩其中,原本剛集合在一起的一兩百名倭寇士兵,又在火焰的逼迫下不得不退出城門。

一些士兵的身上更是被沾上了火油,火油熊熊燃燒,任由他們如何在地上打滾,都冇法撲滅火焰。

整個軍營裡不斷傳來鬼哭狼嚎一般的慘叫聲。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的眼裡卻冇有憐憫之色。

他還記得很清楚,自己從武研院院長歐林手中拿到這些燃燒彈的時候,歐林曾再三告誡,這種燃燒彈不僅威力巨大,而且十分殘忍,輕易還是不要使用為好。

以歐林的能耐,以後肯定能被載入史冊,他可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史冊裡麵,記載著他發明瞭一種慘絕人寰的大殺器。

如果是換成彆的部隊,徐懷安多少還真會猶豫一下,畢竟看著那些士兵們身上燃燒著火焰,被活活燒死的場景,的確觸目驚心。

軍人戰死沙場是理所應當,可是被人折磨致死,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眼前的這群人可是倭寇,所以徐懷安可冇有一點心理負擔。

“奶奶的,你們這群畜生。”

徐懷安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現在知道慘叫了?知道痛了?”

“你他孃的,當初在鄴城裡四處殺人的時候,怎麼想不到會有今天呢。”

看著倭寇的模樣越是淒慘,徐懷安的心理就更加興奮。

倭寇屠殺鄴城五萬百姓的訊息傳回京都之後,引得京都上下一片震驚,隨後便是勃然大怒,所有人都在指責倭寇的殘忍,甚至有許多大商人自發的拿出資金捐給朝廷,讓朝廷出兵鎮壓。

如果是在戰場上正麵硬底,彆說是五萬人,就算死了五十萬人,那也是這些沙場健兒們的歸宿,可百姓卻並非士兵,他們什麼也冇有做錯,卻要遭受這樣的痛苦,又有誰能忍住?

徐懷安情不自禁的狂笑起來,這些毫無人性的畜生們,就算死的再慘,他也冇有一點心理負擔。

火油燃燒之後,產生了濃濃的毒煙,開始在軍營中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軍營裡不斷有人被毒煙燻死,倒在了地上,痛苦地扭曲著。

終於,這隻倭寇部隊的長官再也忍不住了,而且他也很清楚,敵人來勢洶洶,肯定不會給他們將部隊集合起來的機會,所以他在經過一番糾結之後,終於一咬牙,下定了決心:“所有人,立刻出動將城門包圍,一旦發現任何敵人,絕不要給他們留下半點活路。”

長官一聲令下,倭寇士兵們也終於不再忍耐,隻聽一聲怒吼,立刻朝著城門方向衝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的目光,卻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繼續,繼續投擲燃燒彈!”

他回頭對著一營營長下令,營長自然冇有絲毫猶豫,立刻按徐懷安的命令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