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除此之外,徐懷安還不忘磚頭讓人給二營送去命令。

所有人看好城門,一旦發現城門方向有敵人靠近,進入射程之後,立刻用燧發槍將他們擊斃。

軍營裡的士兵一番衝殺之後,終於從軍營裡衝了出來,來到城門方向,果然看到城牆上有人影行動。

見到這一幕,那些倭寇頓時興奮了起來,咧嘴一笑,指著城牆上說道:“八嘎,殺啊!!”

“城牆上就有敵人,立刻將他們全部殺掉。”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卻隻是不屑撇了撇嘴:“這些王八蛋說的什麼鳥語,真是難聽。”

他眼神冰冷,手裡麵雖然已經冇有了燃燒彈,可在他身後的一營,卻在不斷用燃燒彈阻攔他們前進的路線。

城門後方雖然十分的寬敞,可是放眼看去,那些倭寇士兵們的周圍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火焰。

一些跑的比較快的倭寇士兵已經來到了城門的腳下,就要順著城牆的樓梯上來。

可是徐懷安怎麼可能想不到這一點,早已經讓人用火焰將樓梯封死。

“八嘎!立刻打開城門,將城門外麵的退路也給封死。”

倭寇長官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道。

隻要將徐懷安的退路給封死,徐懷安就是他們的甕中之鱉,除非衝出來跟他們決一死戰,否則他們的下場隻有一個。

那就是在城牆上麵被活活餓死。

可是城門剛一打開,早已埋伏在城門之外的二營立刻有了行動。

一個倭寇士兵剛從城門中冒出頭,黑暗中就傳來砰的一聲槍響,隻見黑暗中亮起一道火光,一顆子彈急速飛來,倭寇士兵身子猛地一顫,便仰麵倒了下去。

他的腦袋上麵也因此多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還在汩汩流淌鮮血。

在她身後的其他倭寇士兵也愣了一下,都被這一幕嚇到,可他們的腳步剛放緩一些,身後破口大罵的聲音就再次傳了過來。

“八嘎,八嘎,快點給我衝上去,誰要是敢慢了一步,我就一刀剁了他的腦袋。”

說著,倭寇長官還從腰間拔出一把明晃晃的武士刀,一刀砍掉了身旁最近的一個士兵的頭顱。

看著在地上翻滾的頭顱,其他倭寇也不敢再繼續拖延下去了,慌忙朝著城門外的方向衝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的臉色,反而變得難看了下來。

她的一營和二營加起來,足足有三百人上下,照理來說根本不是兩千人的對手。

之所以他敢如此大膽的襲擊這些倭寇,靠的無非就是武器方麵的優勢,卻冇有想到,這些倭寇竟然還真有跟他們破釜沉舟的勇氣,在這股氣勢的加持之下,倭寇士兵們的自然也變得悍勇非常。

如此一來,哪怕隻有兩成的士兵衝了出去,那也是兩百多人,比整個二營的人數都要更多,二營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他原本緊張的心,冇過多久就鬆了下來。

城門之外不斷有槍聲響起,離得很遠就能看見,那些倭寇士兵們雖然前赴後繼,顯得十分英勇,可是在燧發槍的威力作用之下,他們的英勇也隻是徒勞無功的送死罷了,

槍聲不斷傳來,每一聲槍響,就代表有一名倭寇倒下。

要知道,徐懷安這次在出動之前,可是帶足了裝備的,絕對不會出現彈藥短缺導致戰鬥力跟不上的情況。

這是因為,倭寇的行徑殘暴的令人髮指,所以炎帝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有任何留手。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這些兵器都是第一代燧發槍的彈藥了,雖然說威力也十分不錯,可武研院已經將第二代的兵器研發了出來。

雖然還冇有量產,但如今有錢寶寶跟炎帝兩個大財主撐在後麵,再加上梁休此前的新政策,讓大炎的國庫裡多出了許多銀子,所以現在的大炎有的是錢。

隻要錢到位了,那就冇有做不成的事情,哪怕是研發兵器也不例外。

而徐懷安之所以帶上這麼多的兵器,就是因為第一代的兵器很快就要淘汰了,武研院自然要把這些兵器全部清倉。

至於之後這些燧發槍會不會再分配給彆的隊伍用,那就不知道了,但每一支隊伍都有屬於自己的軍火庫,等到他們使用燧發槍的時候,自然是有他們自己的軍工部負責製造子彈。

既然知道這些子彈早晚要被清倉,二營的人開槍起來,也是一點都不心疼。

倭寇士兵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就算偶爾有幸運兒能躲過頭一槍,等第二槍打響的時候,也要跟著倒地。

城外的槍聲此起彼伏,就如同是在放鞭炮一樣。

這一幕讓徐懷安感到很是興奮。

城門之內,倭寇的軍官麵色陰沉至極,咬牙切齒的向手下問道:“現在這邊是什麼情況?還不快點派人去將其他地方的援軍喊過來,再這麼下去,我們可就要撐不住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明明軍隊裡的情報部隊已經說過,整個鄴城周圍,乃至逢雲山上都麼有敵人的部隊,他纔敢如此大搖大擺的防空城門,不再城門上設置守備力量。

就這麼兩天的功夫,竟然就被大炎的部隊打了進來。

聽到長官的命令,手下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將軍,距離我們最近的部隊,也要二十分鐘之後才能支援過來,等到那個時候,我們恐怕已經……”

手下嚥了咽口水,卻還是忍住了,冇把全軍覆冇兩個字給說出來。

見到這一幕,那個倭寇將領麵色陰沉,咬了咬牙,終於做出了決斷。

“看來,隻能請求那一支部隊來幫我們了。”

他聲音冰冷,從腰間取出來一顆信號彈。

下一刻,隻聽一聲尖利刺耳的聲音猛然響起,一顆彩色的信號彈衝上天空。

站在城牆上的徐懷安卻愣了一下。

“什麼?這群王八蛋竟然還有援軍?”

可冇等他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在她身後,專門拿著望遠鏡,負責看守的士兵已經給他傳來了訊息:“將軍,大事不好了,逢雲山的東邊,有一大群人馬正飛速朝著我們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