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突如其來的訊息,讓徐懷安大吃一驚。

他的麵色猛然沉了下來,死死盯著傳來訊息的手下,沉聲問道:“你說什麼?”

“之前我已經讓人將整個鄴城上下都給搜了一遍,根本冇發現有任何埋伏,他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徐懷安被嚇得魂不附體,隻覺心跳加速,都快從胸中蹦了出來。

可事已至此,不管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他現在唯一的辦法,也隻有硬著頭皮迎上去了。

心想至此,徐懷安的心情更是沉重許多,麵色陰沉,咬緊牙關道:“命令二營的所有人,立刻朝著城門方向集合,接應我們下去。”

“另外,東邊靠過來的軍隊,一共有多少人?”

徐懷安麵色陰沉的朝著手下將領看去,他現在必須要弄清楚對方的情況,才能在第一時間找到應對之策。

手下又仔細朝著敵人殺來的方向看了一下,才最終確定說道:“團長,他們的人數看樣子,應該在一千上下。”

聽到這個數字,徐懷安的心情倒是放鬆了不少。

如果對方當真一下子來個兩三千人,他還當真冇有一點辦法。

但既然隻有一千人,按照這些倭寇的戰鬥力,他也未必不能對付。

隻是讓徐懷安感到不解的是,這支部隊究竟是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為什麼在此之前,他手下派出去的人一點訊息都冇有。

要知道,野戰旅作為梁休的王牌部隊,可不是一成不變的,除了訓練之外,梁休還特地接著手裡的資源給他們開小灶,比如他就不止一次讓羽卿華將手下的那些探子給野戰旅的人補課。

如今野戰旅不光是兵器和戰鬥力稱得上大炎第一,而且各種專業素養,也絲毫不弱。

作為梁休手下的親兵,梁休對他們的要求又怎麼會低呢?

從各種思想覺悟,到他們的專業技能素養,每個方麵都有十分嚴苛的要求。

所以對野戰旅的偵查能力,徐懷安有著充足的自信,這也是為什麼,在從手下口中得知周圍並冇有其他埋伏部隊之後,他會如此放心的來進攻鄴城。

但這支部隊的出現,卻讓徐懷安的心情很是鬱悶。

看來等這次戰鬥結束之後,自己還得給情報連的這群人都好生上上課,讓他們反思自己所做的事情。

隻是眼下最重要的問題,卻成了該如何在這群敵軍的包圍之下,順利逃出生天。

眼看著大軍越來越近,徐懷安已經帶著一營的人來到了城牆邊上,之前他們留下的勾爪還在,自然可以順著繩索下去。

城牆之下,二營的人已經前來接應。

但在鄴城中,倭寇的長官聽到城門之外的動靜後,原本陰沉到了極點的連忙,卻頓時麵露喜色:“太好了,這是那位大人的軍隊來支援我們了。”

“立刻集合,所有人陪我一起殺出重圍,我今日定要那些敢蔑視大炎威嚴的人,全都付出代價。”

長官一聲大吼,在他身後,倭寇大軍立刻開始行動起來,大軍一路朝著城門之外殺去,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二營長,立刻將迫擊炮給我架起來!”

“老子到想看看,這群王八蛋在迫擊炮的麵前,能活下來幾個!”

徐懷安順著勾爪的繩索一路來到城牆牆根,剛一落地,立刻對著二營的方向大吼道!

二營的人立刻開始行動,士兵們挖坑的挖坑,安裝支架的安裝支架,一個迫擊炮的炮台,隻要短短五分鐘就能建設完畢。

等二營的人做好準備之後,遠處那一千人的援軍,也已經來到了二營陣地不足五百米的地方。

“開炮!!”

徐懷安再顧不上許多,隻聽他一聲怒吼,二營的人立刻將炮彈塞入炮台之中,隻聽哄的一聲巨響,炮彈順著炮筒猛地飛了出去,落入敵人陣營之中,隨後便傳來一股巨大的氣浪。

滔天火焰燃燒,好似一個巨大的火球,敵人的陣營之內,瞬間傳來一片慘叫。

在炮彈落下的中心,少說也有二三十人被燒成焦炭。

地麵傳來一陣劇烈的搖晃,這支來曆不明的軍隊裡,分明可以看得出來,出現了一陣混亂。

見到這一幕,徐懷安更是咧嘴笑了起來。

“繼續,老子炸死你們這群狗日的。”

他猛地揮動手臂,陣地之內,又是一發炮彈飛出

可就在這時,敵方軍隊裡,一道人影騰空而起,抬手一劍,竟是帶起一道無形劍氣,眼看要落入敵軍陣營的炮彈,卻在半空中硬生生炸開。

一道巨大氣浪吹起,人影立刻爆退,飛快消失在了大軍之中。

可是這一發炮彈,竟然冇產生任何效果。

“我擦,還能這樣的?”

徐懷安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一幕,心頭卻在滴血。

這一發迫擊炮的炮彈,造價就要五百兩銀子,竟然一個人都冇殺死,他又如何不感到心疼。

“孃的,再來,老子不信他們有多少個高手!”

他雙目圓睜,二營陣地裡,立刻又是三發炮彈飛出。

這是他們能同時射出的所有炮彈。

迫擊炮的安裝和攜帶都十分的不方便,所以二營能同時帶上的也就隻有三個炮台,炮彈也總共隻有十幾發。

又是一連三發炮彈飛出,眼看就要落入敵軍陣營之中,可就在這時,敵營之中卻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了一聲道:“小心!!快趴下!!”

話音未落,大軍軍營中,立刻有許多人同時朝著四周飛撲出去,炮彈轟然落地,帶起一陣氣浪,可那火焰沖天而起,卻隻有十幾人被碎屑擦傷,可這樣的傷勢,卻連讓他們喪失戰鬥力都做不到。

徐懷安的心裡,頓時咯噔一聲。

冇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對方就已經找到了應對之策。

迫擊炮如果十幾發一起發射,地毯式的轟炸將讓對方無所遁形。

可這樣零星幾發,卻根本產生不了太好的效果。

“該死,這群王八蛋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一想到這個,徐懷安就是一肚子的火氣。

他雙拳緊握,眼裡寒芒閃爍,死死盯著前方大軍,忍不住咒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