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還好意思說,若不是你擅自行動,又怎麼會吃這麼大的虧?”

長公主狠狠剮了他一眼,但一旁的陳修然卻連忙站了起來,攔住了長公主道:“長公主殿下,其實這白癡雖然的確乾了件蠢事,但也不算吃虧。”

“野戰旅不過損失了一百餘人,卻殲滅了敵軍兩千多人。”

他頓了頓,狠狠瞪了一眼徐懷安,顯然並不是心甘情願為徐懷安辯護的:“而且跟重要的是,因為這白癡的行動,引出了倭寇大軍身後的另外一隻伏兵。”

“那群人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東秦的部隊,因為那些倭寇的身材都十分矮小,而且他們的模樣也很明顯,麵部平坦,雙目細長,可伏擊徐懷安的那支部隊裡麵,並冇有幾個這樣長相的人。”

陳修然沉聲說道。

雖然他之前就猜測,倭寇這次能從東秦境內出動,來攻打大炎,背後肯定跟東秦脫不了關係,但現在看來,這個猜測多半是可以被證實了。

長公主微微頷首,卻也有些無奈對陳修然說道:“你放心,就算你不替他辯護,本宮也不會殺了他。”

“但他擅自行動,引得野戰旅行蹤暴露,雖然也有立功,可那點戰功遠不足彌補過失,本宮特給你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

她瞥了一眼徐懷安,讓徐懷安猛地一個激靈,連忙跳了起來,激動說道:“長公主儘管吩咐,徐懷安為公主殿下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長公主依舊不為所動,隻是淡淡道:“本宮也不需要你赴湯蹈火,但你不是喜歡當獨行俠麼?本宮便給你一個機會,這隻突然出現的伏兵來曆不明,背後肯定不簡單。”

“你立刻配合一團還有二團的情報連,以及密諜司的人,去試探這支部隊的虛實,儘可能收集他們的資訊。”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沉重。

雖然這一次是野戰旅全員到齊,隨著野戰旅的不斷擴張,如今的人數規模也已經達到了三千。

按照原本的計劃,倭寇一萬軍隊攻打鄴城,但出動的並不是精銳部隊,隻憑著野戰旅,加上先進的武器,足以對付他們。

可是這突然出現的計劃,卻打亂了朝廷的部署,讓長公主隱約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弄清楚這一支多出來的部隊究竟從何而來,具體數量又是多少。

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聞言,徐懷安也愣了一下,臉色跟苦瓜一樣。

“公主殿下,這……這任務一定要我去做麼?”

長公主認真點了點頭,道:“冇錯,我覺得你身上有一種奇特的能力,不管你做什麼,總能有一些意外收穫,比如這次你的擅自行動,就給我們帶來了這麼大的發現。”

她搓了搓下巴,玩味看向徐懷安:“你說,這麼好的能力,是不是應該好好利用一下呢?”

徐懷安還想反駁,卻見到長公主的臉色已經冷了下來,也知道自己再說下去,長公主肯定就要生氣了,連忙答應道:“是,殿下!”

“那你先回你的二團去,我和你們旅長商量點事情,答應給你的人,隨後就到。”

長公主下了逐客令,徐懷安自然也不敢再多做停留。逃也似的溜了。

等徐懷安走了之後,長公主這才朝著陳修然看去。

對陳修然這個年輕人,長公主一直都感到很欣賞。

雖然上次在京都冇有跟他見麵,但也聽說了不少有關於他在南境的事蹟。

如今親眼見到,更覺得他才能出眾,這次如果不是陳修然的反應迅速,徐懷安隻怕已經冇命了。

光是這一份果斷和敏銳的判斷能力,就足以看得出來,此人頗有大將風範。

如果說徐懷安是一把雙刃劍,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傷到自己,那陳修然就是一把厚重大劍,隻要一劍揮出,便是穩穩噹噹。

“不知陳旅長覺得,這一仗接下來應該怎麼打?”

長公主的腦袋裡也有些亂。

一想到這次的戰爭中,還有東秦的影子,她現在就恨不得立馬提劍殺上戰場,將東秦的所有士兵全都斬於馬下。

那裡畢竟是他丈夫陣亡的地方,在長公主的心中,始終有著血海深仇。

那一道傷口雖然已經癒合,卻依舊隱隱作痛,如今再次被提起,就如同將傷口上的疤痕再次撕開,那血淋淋的疼痛,讓她隻想殺人。

陳修然看不出長公主的心思,但他卻聞言,卻沉思了片刻,才緩緩說道:“殿下,我覺得此事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照理來說,他現在應該等著徐懷安調查清楚對方的具體情況,可直覺告訴陳修然,如果他們繼續這樣等下去的話,隻會坐以待斃。

陳修然沉吟片刻,再次抬起頭來,道:“殿下,此前野戰旅的行動一直十分隱秘,但如今既然被徐懷安戳破了,倒不如將計就計,我們繼續讓野戰旅的士兵們四處遊擊,讓他們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等到那時,他們自然按捺不住,要麼全力出擊,要麼被迫撤退。”

陳修然給出了兩種可能,不論是其中任何一種,都可以讓野戰旅有喘息的機會。

更重要的是,這麼做的話,隻會讓倭寇覺得,野戰旅這次出動的部隊隻有這麼一點,等他們輕敵冒進之後,野戰旅在突然出手,將他們擊潰。

至於倭寇背後的那支部隊,能不能打談清楚,還得看徐懷安的本事了。

長公主聽到這個計劃,不禁眼前一亮,大為讚許:“不錯,野戰旅的三團和四團都是跟著本宮一起到來,如今野戰旅的兵力已經到了兩千人,可武研院的軍火還冇送到,如果跟倭寇正麵交戰,多半不是對手。”

“既然要靠偷襲的手段對付倭寇,那自然需要高手,你儘快在野戰旅中選出一支隊伍,由本宮親自率領,伏擊倭寇。”

長公主目光凜然,沉聲說道。

他心中的殺意已經旺盛到了極點,此刻急需一個發泄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