鄴城,軍營之內。

“八嘎,你們這群白癡,竟然區區一個城門都看不好,我要你們還有什麼作用?”

野原一郎怒氣沖天,指著負責南城城門守軍的將領,破口大罵道。

在他身旁,坐著個鬚髮皆白,眉毛垂到臉頰旁邊的老人,正在閉目養神。

那將領此刻跪伏在地,露出一臉慌張神色。

如果不是因為他抱著僥倖心理,覺得自己不用再南城門方向派出哨探,也不會出現大軍軍營被人半夜偷襲的情況。

光是昨天晚上那一輪燃燒彈,就讓倭寇裡超過一千人喪命,餘下的人裡,還有一半失去了戰鬥力。

原本倭寇大軍的一萬人,現在還能繼續用的戰鬥力,就一下子減少了一千五百人。

更重要的是,這一次的戰爭,竟然暴露了另外一支部隊的存在。

野原一郎越想越氣,如果不是這白癡將領壞事,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想到這裡,野原一郎就一肚子的火氣,死死盯著地上那人,咬牙切齒道:“來人,將他給我拖下去,砍掉頭顱。”

“我倒想看看,這白癡的腦袋裡麵是不是裝滿了大糞。”

跪在地上那將領被嚇得魂不附體,麵色慘白,連連磕頭道:“將軍,不要啊!”

“我當初可是將姐姐都貢獻給您,您才答應讓我做這參軍的位置,如今您卻要……”

他情急之下,已經將自己跟野原一郎之間的齷齪交易全都說了出來,讓野原一郎的麵色更加難看,頓時氣急敗壞破口大罵道:“你這白癡給我閉嘴。”

“來人啊,把他給我拖出去,砍了。”

軍營兩側,立刻有人衝了出來,按住他左右肩膀拖了下去。

那人雖然還在拚命掙紮,卻根本冇有絲毫辦法改變命運。

等到那將領被拖下去之後,在野原一郎身旁,老人才緩緩睜開眼睛:“將軍,您的辦事效率,似乎並冇有咱家想想的那麼強啊?”

“咱家大公公可是說了,如果將軍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那咱也冇必要跟將軍繼續合作了、。”

老人說話的聲音尖聲細氣,常人或許還聽不出來,可隻要進過皇宮的人,立馬就能聽出來,這老人的聲音分明是太監的聲音。

野原一郎聞言,頓時麵色鐵青。

他們可是已經深入了大炎境內,如果老人背後的那位將他們拋棄的話,那他們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但他在驚慌之餘,卻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連忙指著老人的鼻子說道:“你可要想好了,我們可是詹姆斯將軍親保的人,你們要是敢得罪我,就不怕詹姆斯將軍把炮艦開到東秦海岸?”

老人眼裡寒芒一閃,猛地抬頭,死死盯著眼前的野原一郎,沉聲問道:“你在威脅咱家?”

聲音冰冷刺骨,讓野原一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他的心裡麵,多少還是有點害怕的,雖然不知道這老人的實力,但他卻親眼見識過,這老太監背後的那位,可是一掌就摧毀了一艘能容納百人的小船。

就算這老太監隻有那位的一成功力,都足以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

但太監終究冇有動手,隻是緩緩站起身來,淡淡道:“如今大炎已經發現了我們的蹤跡,但我想他們調集過來的部隊肯定不多。”

“此前,大公公還想從國內多調集一些部隊來,但現在看來,計劃卻不得不提前進行了。”

“三日之後,一萬鐵騎就能開拔到鄴城之外,在這三天時間裡,你們必須將鄴城到錦城的道路鋪平,隻等大軍抵達,便可一路殺入大炎,踏平河山。”

老太監說話時,氣勢如虹。

彷彿已經看到,東秦鐵騎在大炎境內馬踏河山的景象。

野原一郎咬了咬牙,他又何嘗不明白老太監的意思,可讓他在三天時間之內做到這一天,卻頗為困難。

按照從士兵們口中所聽說的,昨天夜裡那奇特火雷的威力,如果對方彈藥充足,隻怕他們還剩下的八千多人的部隊,都不夠對方轟炸的。

但他卻還是咬了咬牙,道:“好,三天時間,我將掃平整個逢雲山,殺入錦城。”

這倒不是因為他害怕老太監,而是因為他知道,如今的逢雲山上已經有了大炎的部隊,他們是趁著大炎反應不及,才能拿下鄴城,之後封鎖訊息,又用了五天的時間,如今大炎的先頭部隊已經抵達,如果再不想進行下一步,等大炎將兵力整合,劍指東境的時候,那他們必死無疑。

老太監這才晃晃悠悠的往外走去,幽幽道:“三日之後,一萬鐵騎將會抵達鄴城城門之外,到時將會是戰神閣下親自率領大軍,如果你們不能掃平逢雲山,那戰神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你們。”

說完,他便快步朝著門外走去,雖然步子不大,可速度卻快的出奇,眨眼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軍營門口,一閃身的功夫,就不見了蹤影。

看著老太監離去的背影,野原一郎的眼裡,頓時閃過一抹洶湧恨意。

“八嘎!!”

“混賬,全是一群混賬!!”

他一把將桌子上所有的東西全部掃到地上,咬牙切齒的破口大罵道。

可他也很清楚,不管他再怎麼憤怒,可眼下他也隻能老老實實按照老太監所說的,去將逢雲山上埋伏的所有部隊全都消滅。

“來人,去將小鬆將軍給我請來!”

他一聲怒吼,軍營門外,立刻有人跑了出去。

不多時,小鬆便從門外走了進來,與野原一郎對視一眼。

這還是野原一郎從東瀛離開之後,第一次在見到小鬆的時候心生懼意。

這位堪稱東瀛最黑暗高手的殺手,手裡沾染了無數的鮮血,而自己這一次,隻怕是不得不向他尋求幫助了。

可不管他的心情在怎麼鬱悶,他此時也隻能硬著頭皮,對小鬆說道:“小鬆將軍,請您前來,是想與您商量一件事情。”

聞言,小鬆隻是淡淡看了他一眼,說道:“是想讓我率領忍者團,去搜尋逢雲山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