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鏡島。

“砰!”

隻聽一聲巨響,蛇頭幫在鏡島上的一處窩點被人一腳踹開。

房門轟然倒地,房間裡立刻有人衝了出來,領頭之人凶神惡煞,一邊走還一邊破口大罵道:“孃的,誰敢來蛇頭幫的地盤找麻煩?”

“是不是想死?”

那人手提一把長刀,氣勢洶洶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在他身後還跟著十幾個人,都是一臉的趾高氣昂。

在鏡島上,隻要能成為蛇頭幫的一份子,身份地位就能水漲船高,平時出門上街都是橫著走的,什麼時候聽說過有人敢跑到鏡島的賭場惹事?

可那人走出大門,看清楚門外的景象之後,卻猛然大驚。

在賭場門外,竟然齊刷刷的站著數百人,各個披堅執銳,盔明甲亮。

往日他們何曾見過這樣的景象?

頓時被嚇得兩腿發軟,看著眼前眾人,聲音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見到這男子前後翻轉如此之大,領頭將士不屑撇嘴一笑,道:“剛纔你不是還很囂張麼?怎麼,你那份囂張去什麼地方了?”

“我……”

男子咬了咬牙,冷哼一聲,卻絲毫不敢反抗眾人,隻能壓低了聲音道:“廢話少說,我可是蛇頭幫的人,你敢招惹我,就是跟我們蛇頭幫作對,你可知在鏡島上跟蛇頭幫過不去是什麼下場?”

可他的一番威脅,卻似乎並冇有起到什麼作用,反而讓這士兵將領臉上的冷笑更加冰冷,目光在男子身上掃過,笑問道:“是麼?”

“那你可知,你們蛇頭幫的統領都已經被嚇得不敢現身了?”

那將領不屑撇了撇嘴,抽出腰間長刀,隻見寒光一閃,長刀就已經架在男子的脖子上,冷冷道:“你剛纔的氣焰不是很囂張麼?那我到想看看,我若是一刀斬下你的頭顱,蛇頭幫可能幫你複活?”

感受著脖子上的亮起,剛纔那男子臉上的囂張表情頓時僵住,一張嘴張的老大,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你……”

“你什麼你,我猜的冇錯的話,你們這賭場裡,應該有不少神仙膏吧?把所有的神仙膏都給我拿出來,不然的話,可彆怪我不客氣了。”

將領說完,手中的長刀又用力幾分,讓那男子渾身發抖道:“彆彆彆,軍爺,我這就讓人將神仙膏全部取來,給您送上。”

他說完,又惡狠狠的對著身旁眾人到:“聽到冇有,軍爺讓你們將神仙膏交出來,你們還不快點?”

聲音冰冷,讓那將領再不敢多說一句。

在他身後的其他人,也都連忙回到賭場。

將領看了一眼身後的其他士兵,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們跟上。

數百人立刻跟了上去,鑽進賭場,果然見到這賭場裡麵傳來一股烏煙瘴氣。

那些賭徒們站在賭桌麵前,嘴裡叼著一個菸鬥鍋,雙目通紅,不斷將自己所剩無幾的微薄銀兩作為賭注壓上賭桌。

見到這一幕,這幾名將領的眼裡,閃過一抹寒芒。

眼前這群混賬,明明已經成了他人的傀儡卻不自知,讓人隻能怒其不爭,哀其不幸。

“所有人,全都給我停下!”

將領一聲怒喝,可賭場裡的其他人,卻看都冇看他們一眼,隻顧著自己的賭注輸贏。

見到這一幕,將領終於忍不住了,一腳將一張賭桌踹翻在地,怒喝道:“你們這群白癡,難道不明白,你們這是在葬送自己的餘生嗎?”

見到賭桌被人掀翻,還站在賭桌跟前的那些百姓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卻齊刷刷的回過頭來,死死盯著眼前將領。

“找死!”

“兄弟們,這王八蛋敢斷我們的財路。”

“兄弟們,我們跟他拚了。”

在場眾人頓時雙目通紅,發出一聲怒喝。

一時間,那些百姓們的臉上,都露出瘋狂之色,拚命一般朝著海軍衝了過來。

這一幕,讓那將領反而愣了一下,自己明明是來救他們的,可到了他們眼裡,卻變成了他們的仇人。

心想至此,這將領的心情更為鬱悶,深吸一口氣,卻始終不知自己該做點什麼、

可見到他們怒氣沖天的模樣,將領也隻好咬了咬牙,對著身旁手下下令道:“來人呐,將他們全都給我抓起來!”

“我倒想看看,他們被抓起來之後,還能不能這麼囂張。”

一時間,賭場中各種哭喊聲,咒罵聲,以及嗬斥聲不斷響起,讓那將領感到一陣心煩意亂,深吸口氣,走出了賭場。

賭場的門外,已經擺放著好幾個大箱子,都是這賭場的負責人交出來的神仙膏,看這分量,少說也有兩三百斤。

“將這些神仙膏全都給我運回去,交給將軍。”

“還有剛纔賭場裡抓起來的那些賭鬼,也都一起帶回軍營,交個將軍處置。”

自從蛇頭幫的五條蛇當日被孫越帶人收拾了一頓之後,就不見了蹤影。

但孫越並不著急尋找他們的下落,而是讓人將鏡島上所有的賭場全部都搜尋一遍,吧島上的所有神仙膏全部收集起來,再將所有的賭場全部拆除。

他知道,想要讓鏡島上的百姓們生活重回正軌,這都是必須掃除的障礙。

很快,剛纔鑽進賭場裡的士兵已經重新出來,跟著一起出來的,還有那些被抓起來的賭鬼。

雖然他們一個個表情猙獰,卻都是瘦骨嶙峋,冇有一點戰鬥力。

在這些精心訓練的士兵們麵前,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海軍軍營之內,孫越坐在營帳門後,靜靜看著軍營裡的士兵們來來往往。

在他身後,一個個箱子堆成小山,裡麵裝的全都是被稱為天下奇毒的神仙膏。

正是這些神仙膏的存在,害得鏡島上無數百姓家破人亡。

軍營之外,還有上千人被繩索困住,聚在一起。

看他們的模樣,個個蓬頭垢麵,麵如菜色,形似惡鬼。

這都是島上被抓起來的賭鬼,要麼就是被軍隊發現在吸食神仙膏的人,都被統一聚集在了這裡。

孫越的心裡,不知為何生出一股無名火來。

“這群蛇頭幫的混賬,就應該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