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矇矇亮,鄴城城門之外,一個倭寇小隊正沿著城門外的樹林,在清晨那微薄的暮色遮掩之下,朝著逢雲山上走去。

徐懷安意料之外的偷襲,雖然連帶著犧牲了不少隊友,但也同樣戳穿了倭寇大軍背後埋伏的東秦部隊,逼著倭寇不得不加快計劃,已經來不及等後方大軍到來,就派出小隊,想要鑽進逢雲山裡,摸清楚野戰旅大軍在逢雲山裡的動向。

為此,野原一郎朝著馮雲山裡派出了整整二十個小隊,這些小隊裡的成員全都是精心挑選,訓練過後的高手,執行這種打探訊息的計劃最適合不過。

可小隊剛剛進入山林,就忽然聽見前方樹林裡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領頭的隊長立刻抬起手掌,攔住了身後的其他同伴,沉聲道:“小心,前麵好像有動靜。”

小隊成員立刻朝著四周分散開來,他們的站位也頗為講究,看似淩亂,又能互相照應,一旦敵人決定對他們其中的某個人動手,四周的成員都能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將敵人牢牢控製。

空氣凝固,樹林裡靜悄悄一片,除了剛纔隊長聽到的細微聲音之外,再冇有聽到任何聲音。

可隊長依舊不敢鬆懈,常年的訓練讓他可以肯定,自己剛纔聽到的聲音絕對不是幻覺,而是這片樹林裡,真的有其他人存在。

小隊就這麼潛伏了許久,卻依舊冇有動靜。

這下子,就連隊長都有些動搖了。

更何況,就算樹林裡真有其他人,他們也不可能就這麼被一直阻攔住腳步。

心想至此,隊長也頓時一咬牙,對著身後成員一揮手臂,壓低了腳步聲往前走去。

他所走出的每一步都十分輕柔,儘可能不發出一點聲響,想要看看樹林裡是否還真有其他人存在。

樹林的陰影處,忽然有一道人影猛地跳了出來,隻見銀光一閃,隊長汗毛倒豎,瞳孔猛然緊縮。

他雙腳猛一用力,整個人就騰空而起,連連後退。

但他也在這時纔看清,在他正前方,剛纔對他出手的人,竟然是個身材窈窕的女子,麵容冰寒冷豔,手提一柄細長的單手劍,正死死盯著自己。

見到對方隻有一人,原本還感到緊張的隊長也鬆了口氣,臉上更是露出一抹淫邪笑容:“花姑娘,乖乖放下武器,讓我爽爽,我還能饒你一命。”

女子聞言卻並不生氣,反而嫵媚一笑,讓隊長隻覺得呼吸都變得粗重,如果能將這樣絕美的女子壓在身下,該是何等享受。

可女子接下來的話語,卻激怒了他:“很多人都跟我說過這樣的話,但他們都已經死了。”

“八嘎,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是不是跟你的嘴一樣硬。”

說完便猛地往前撲去,手中拿著兩柄短匕,這是東瀛特有的一種武器,名叫苦無,可以握在手中傷人,也能作為暗器投擲出去。

見到隊長出手,隱藏在黑暗中的其他隊員自然也不敢停留,同時從樹林裡衝了出來,站在隊長身後,竟然飛快將這女子給團團圍住。

見到眼前眾人的模樣,女子麵露驚訝之色,道:“原來你們有這麼多人?”

隊長一臉得意,正想再威脅一下眼前女子,可女子卻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已經來到隊長身前,兩人的距離不足一尺。

隊長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心中亡魂大冒,光試著恐怖的速度,就足以代表眼前女子的實力絕對不簡單。

他下意識抬起手中苦無想要朝著女子刺去,可女子速度更快,手中長劍一抖,就穿過隊長雙臂,長劍的劍尖也如同切豆腐一般將隊長咽喉刺穿,從他的脖子後麵穿了出來。

女子麵色冰冷,抽出長劍,腳步再次移動,身形一矮,竟然如同背後長了眼睛一般,躲過了身後的偷襲。

回首又是一劍,轉眼間又取走一人性命。

人跡罕至的樹林裡,隻見寒光陣陣,女子手中長劍揮動,各種招式齊出,竟然在眨眼之間就將身周這支三十人的小隊全部消滅。

樹林裡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緊跟著,又是一陣動靜,從一旁的灌木叢中又有十幾人鑽了出來,領頭之人正是徐懷安。

“長公主殿下的武功,竟然如此強勢!”

就算是見多了各種高手的他,也情不自禁感歎了起來。

野原一郎能想到用這種小股部隊襲擾的辦法來摸清楚野戰旅的分佈情況,陳修然又如何想不到?

再加上長公主這兩天殺氣沖天,恨不得立馬有人能讓她練練手,陳修然就讓徐懷安帶著一團和二團的情報連,跟隨長公主一起行動,一直到深入逢雲山,靠近邊境之後再分開。

剛纔察覺到有倭寇的小股部隊,原本徐懷安還想等對方靠近一些之後再出手,卻冇想到長公主竟然率先殺了出去。

他屏息凝神,做好了隨時支援的準備,可還冇等到他出手,這些倭寇就全都死在了長公主手中。

麵對徐懷安的誇讚,長公主的神情並冇有太大變化,隻是淡淡說道:“把他們的屍體收集起來,一把火燒了。”

雖然這裡的人不多,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要是因為這些倭寇的屍體引起一場瘟疫,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梁休已經不止一次給他們強調過注意衛生的概念,在他如同老太婆一樣的唸叨之下,現在隻要是在京都待過的人,個個都知道了要勤洗手,注意衛生的概念,這種容易滋生疾病的屍體更不必說,自然是能清理掉就清理掉。

徐懷安一邊讓手下的人去做這件事情,一邊朝著鄴城的方向看去。

這支小隊已經是他們一路走來,碰到的第三支小隊。

“看樣子,倭寇是打算加快行動速度了啊。”

徐懷安深深歎了口氣,悄然間握緊了腰間長刀。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再不快點調查清楚倭寇的部署,以及那支來曆不明的大軍的底細,一旦倭寇開始行動,鄴城周圍的幾座城市,都要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