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安身旁,情報連的隊員們也一起點了點頭,對徐懷安的判斷表示認可。

“特戰隊的人,什麼時候能跟上來?”

長公主沉聲問道。

一團的情報連此前已經被陳修然派出去打探鄴城內的情況,卻因為徐懷安的行動打亂了原來的計劃。

但有了一團情報連此前的基礎,這次行動的時候,自然也多了許多便利。

比如在情報連的手中,就有一份鄴城內的兵防圖。

就算倭寇之前已經被徐懷安帶人打了一次,可兵防這種事情,是不可能輕易變動的,所以有這份兵防圖在手,接下來他們想調查鄴城,就會方便許多。

徐懷安看了看天,稍加思索之後,纔回答道:“殿下,算算時間,野戰旅應該已經抵達逢雲山了,按照他們的速度,應該今日之內就能抵達。”

“今天我和兄弟們就守在這裡,等特戰隊的人到來之後,我再帶著情報連離開。”

因為徐懷安是最快從京都出發的部隊,所以他抵達逢雲山的速度也是最快。

而在二團之後,赤練帶領的特戰隊也緊隨其後。

長公主去偷襲倭寇,自然不是靠她一個人,有赤練從旁協助,行動起來也就方便多了。

徐懷安原本是擔心長公主留在這裡,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可他話音剛落,長公主就淡淡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覺得隻是那群倭寇宵小,能奈本宮如何?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倭寇後方的情況變動莫測,若是因為這點時間耽誤了情報,豈不是吃了大虧?”

徐懷安聞言,頓時被嚇了一跳,連忙單膝跪地,道:“長公主貴為千金之軀,絕不可大意,一旦長公主遇到什麼三長兩短,屬下的頭顱就算有幾個,都不夠砍的啊。”

他額頭上滲出一層冷汗,生怕這長公主一個想不開,自己跑去找倭寇的麻煩。

徐懷安帶著手下的人亂來,或許陳修然還能饒他一馬,可長公主一旦遇到意外,就算徐懷安饒了他,梁休也絕不可能放過他。

到時候恐怕他老爹徐繼茂親自來求情,他都難逃一死。

見到徐懷安一臉緊張的模樣,長公主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才說道:“好了,你放心就是,本宮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將自己置身險境。”

徐懷安鬆了口氣,長公主又繼續說道:“你們先走就是,本宮自然會找個安全的地方,等著特戰隊到來。”

這一路走來,情報連已經給特戰隊留下了不少痕跡,想來他們自己也能順著這痕跡走過來了。

見到徐懷安還是有些猶豫,長公主的語氣,倒是變得嚴肅了許多:“徐懷安,本宮可是陛下親封的抗倭將軍,你難道連本宮的話都敢不聽麼?”

一聲冷喝把徐懷安嚇得一個哆嗦,連忙解釋道:“屬下不敢,屬下隻是……”

話音未落,長公主就揮了揮手:“行了,你們快去吧,本宮自有分寸。”

徐懷安雖說還是不敢放心,可長公主既然這麼說了,他也隻好將情報連的兄弟們都召集過來,對著在場眾人振臂一揮,興奮說道:“兄弟們,倭寇侵犯大炎,東秦賊心不死,我等身為大炎將士,定不能讓他們遂願。”

“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我等身為情報連士兵,雖不能上陣殺敵,為國捐軀,可探清敵寇底細,卻也同樣尤為重要。”

“如今倭寇就在那鄴城中,不知諸位可敢隨我一同潛入鄴城,好好看看這些個倭寇,是什麼妖魔鬼怪?”

徐懷安目光淩厲,掃過眾人臉龐。

情報連士兵們的臉上,無一不是浮現堅定之色,牙關緊咬,氣勢沖天。

“敢!!”

一聲怒吼自所有人口中整齊劃一的響起。

徐懷安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很好,既然如此,兄弟們,走!!”

話音未落,他就已經猛然轉身,速度陡然提升,一路直奔鄴城而去。

鄴城之外,倭寇大量小股部隊正在四處遊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他們發現,丟掉性命。

可徐懷安卻毫無半點畏懼,彷彿從冇有想過這個問題一般。

或許,他並不是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隻是單純將生死置之度外。

長公主看著徐懷安的背影,忍不住笑罵道:“這小子倒是個人才,一番話說的連我都心動了。”

她咧嘴笑道,言語間倒是對徐懷安充滿了讚賞之情。

雖然徐懷安許多時候行事都不經過大腦,可不代表這小子冇有本事。

相反,正是他那種蠻橫霸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才能讓野戰旅那麼多人願意追隨在他左右,與他共同進退。

等到徐懷安離去之後,長公主獨自找了塊大石頭靠下,靜靜等著特戰隊的到來。

過了好一陣後,叢林裡才忽然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長公主回頭看去,就見到一道紅色身影從樹林裡走出,快步來到長公主身前,單膝跪地,朗聲恭敬道:“野戰旅特戰隊隊長赤練,參見公主殿下。”

來人一身紅衣,麵容姣好,不是赤練還能是誰?

見到赤練到來,剛纔始終眉頭緊鎖的長公主臉上難得出現了一抹笑容。

她跟著赤練從京都一路走來,臨近鄴城的時候,長公主才加快步伐,到了逢雲山,可她之前也見過赤練的本事,自然知道這個小姑娘絕非常人。

可就是這樣的奇女子,卻能對梁休言聽計從,背後肯定另有原因。

既然是自家侄子的人,那就是自己人,長公主作為梁休的姑姑,自然對這個梁休的追隨者十分看好。

她點了點頭,示意赤練可以起身,在赤練身後,數十人也一同走出,都是特戰隊的成員。

但她並不著急詢問特戰隊的情況,而是轉而問道:“那個臭小子現在到哪裡了?”

長公主口中的臭小子當然是指梁休,梁休回到京都,得知鄴城這邊的情況之後,就一路直奔鄴城而來,如今算算時間,也該到鄴城附近了。

赤練不敢怠慢,連忙答道:“太子殿下即將抵達錦城,與他同行的,還有大炎雄兵之首,虎賁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