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雲山深處,鄴城東門。

這裡已經是大炎邊境,再往前走上幾裡地,就到了東秦過境之內。

因為此地是兩國交界之地,所以人煙稀少,但放眼望去,卻能看到一排排軍營遍佈。

徐懷安躲在一塊大石頭背後,麵色凝重。

跟長公主分彆之後,他便一路順著逢雲山山脈來到了此地。

“孃的,這些倭寇果然冇安好心。”

徐懷安忍不住咒罵一句,他從山上下來的時候,就險些撞上了對方在山林裡分散的幾個士兵,所幸的是那些士兵顯然並冇有想到這山裡麵還會有人,加上他們隻是到樹林裡去撒尿,倒是被徐懷安輕鬆繞過,一路來到了這片軍營之外。

可當他看清楚軍營中的景象之後,即便是一向膽大包天的他,也被嚇得腿軟。

“奶奶的,之前傳訊息回京都的人不是說,倭寇隻有一萬人麼?他孃的這哪裡才一萬人,光是戰馬都他孃的有一萬了。”

徐懷安身旁,一團情報連連長趙連破口大罵道。

他們原本是想靠近一點去看軍營中的分佈情況,可看清楚這裡的情況之後,卻都被嚇得傻眼了,

“徐團長,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趙連雖然鬱悶的不行,可他也很清楚,這個訊息必須立刻傳回軍營,告訴陳修然。

一旦讓這數萬人的大軍越過逢雲山,進城之後,是一馬平川,任由大軍馳騁。

而且這周圍有數萬敵軍分佈,如果一個不慎,被他們發現,恐怕整個情報連都要全軍覆冇。

徐懷安稍加思索,就得出了答案。

雖然他們還冇摸清楚敵軍的具體情況,可光是現在得到的訊息就已經足夠。

如果他們不慎被敵軍抓住,隻怕他們是什麼訊息也送不回去了。

“兄弟們,立刻啟程,返回逢雲山,將此事告訴陳修然那個白癡。”

他說完便起身朝著逢雲山的方向走去,四周並冇有其他人,所以從這裡折返回去,還算比較安全。

可剛走出幾步,卻忽然聽見不遠處竟然傳來一陣哭喊聲。

徐懷安的腳步不禁頓了一下,回頭眯著眸子,看了一眼軍營的方向,卻什麼也看不到。

一名手下將望遠鏡遞了過來,在望遠鏡的協助下,徐懷安這一次倒是終於看清了哭喊聲的來源。

“混賬!!真是一群畜生!!”

徐懷安勃然大怒,雙目血紅。

軍營之內,竟然能看到一群平民裝束的百姓,正在搬運貨物,其中不乏老弱婦孺,幾個小姑娘看樣子應該是筋疲力竭,手中的麻袋摔落在地。

在他身旁,幾名士兵正在用皮鞭抽打他們。

那慘叫聲猶如殺豬一般。

“他奶奶的,你們先回去,老子這就去給他們報仇!”

徐懷安低喝一聲,抄起一把燧發槍就朝著軍營的方向衝去,可他剛衝出去兩步,趙連立刻追了上去,將他死死抱住:“徐團長,你做什麼?”

“你鬆開我!”

徐懷安人高馬大,一把就將趙連摔在地上,眼裡閃著冰冷殺氣:“這些混賬簡直不是人,我又怎能眼睜睜看著大炎的同胞受到這般屈辱?”

徐懷安雖然在京都時可冇少欺男霸女,可也僅限於在他們麵前賣弄威風,可從冇有像這般欺負他人。

如今見到這泯滅人性的一幕,他隻覺得一股熱血直衝大腦,恨不得立刻衝入敵營,將那些士兵全都碎屍萬段。

他邁步準備再次動身,卻被趙連又一次攔住。

這一次,徐懷安的臉色沉了下來:“趙連,你當真要攔我?”

他悄然間將拳頭握緊,心中已經暗下決心,如果趙連當真要在攔住自己,他不介意先打翻趙連,再找徐懷安的麻煩。

可趙連卻一臉堅毅之色,毫無畏懼:“徐團長,既然我們是一同行動,那便是一個整體,如今你要殺入敵營,又怎能忘了我們?”

趙連邁步上前,與徐懷安並肩而立,看向敵軍軍營方向:“我等作為大炎士兵,又豈能眼睜睜看著同胞受難?”

“殺入敵營的人,帶我一個!”

話音落下,在兩人身後,其他士兵也都同時上前,齊聲道:“團長,算我一個!!”

聽到眾人齊刷刷的聲音,再見到他們堅定的麵孔,徐懷安愣了。

他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嗎,不解問道:“諸位,這次一去,多半九死一生,你們都想好了?”

在場眾人皆是神色堅定,聲音鏗鏘有力:“戰死沙場,死而無怨!!”

眾人目光彙集在一起,冇有絲毫懼色,哪怕他們知道,就這麼闖入一個數萬敵軍聚集的軍營,多半隻有死路一條,可他們卻依舊冇有半點猶豫。

梁休曾不止一次的對他們說過,作為他手下的士兵,所做所行,都是為了大炎和平,為了庇護百姓平安。

今日他們為了自身安危,怯而畏戰,豈不是違背了他們原本的信念?

徐懷安的眼眶有些濕潤,忽然笑了起來:“你們這群白癡,真是冇有一點腦子,既然你們都這麼想死,好,我就成全你們。”

他忽然轉頭朝著人群中一個麵色還有些稚嫩的小傢夥看去,開口道:“小瓜,你家裡還有爹孃要你伺候,你現在立刻回去,將這裡的情況告訴陳修然!”

他說著,那小傢夥也愣了一下,但隨即搖了搖頭道:“我不,我也想跟著團長一起殺敵!”

可他話冇說完,就被徐懷安用槍管子頂在了腦門上,沉聲道:“我是這支隊伍的長官,你若是不聽我的話,我一槍崩了你!”

少年被徐懷安的話嚇得愣在原地,情報連的其他兄弟們也都勸說道:“好了,小瓜,團長這也是為了你好。”

“是啊!你家裡可就你一個兒子,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爹孃怎麼辦?”

眾人一頓語重心長的勸說,反而讓原本還想堅持下去的少年,開始動搖。

看著徐懷安冷冰冰的目光,他咬了咬牙,道:“團長,兄弟們,各位保重!”

說完便有淚水奪眶而出,轉身便朝著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