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少年遠去的背影,徐懷安才收回目光,少年本就是整個軍營中年紀最小,自然最受照顧,再加上家中情況,徐懷安更不可能讓他跟自己一起陷陣殺敵。

等到少年走遠之後,徐懷安才收回目光。

他握緊手中的燧發槍,牙關緊咬,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兄弟們,今日,隨我殺啊!!!”

“殺!!!”

一百餘人同時齊聲高呼,快步朝著山下衝去。

軍營之內,幾名少女還躺在地上,在他麵前的那些士兵手中長鞭不斷高高舉起,又重重落下。

少女的慘叫聲越來越小,逐漸冇了力氣,最終隻能在地上掙紮,無力的抬起手掌,露出一臉茫然目光。

忽然,軍營之外,一片喊殺聲突如其來。

大軍殺入軍營,眨眼的功夫,便傳來一陣槍響。

剛剛還舉著鞭子,來不及落下的士兵,忽然聽見嘭的一聲。

還冇等他們明白是怎麼回事,眉心處便多了一個血洞。

士兵仰麵倒下,將所有人都給驚呆。

這些在軍營中受儘折磨、屈辱的俘虜們忽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那是屬於大炎纔有的語言:“鄉親們,我們來了!”

“殺啊!!”

“鄉親們,我等乃是大炎野戰旅,乃是太子殿下的部隊,今日前來,便是為瞭解救你們!!”

“諸位莫慌,野戰旅已到,定不會再讓爾等受苦!!”

衝在最前麵的徐懷安發出一聲大吼,見到軍營中又有人衝了出來,抬手就是一槍,瞬間又是一群人倒下。

趙連快步衝入營地,來到人群之中,看著驚慌失措的百姓們,連忙安慰道:“鄉親們,快逃!”

“順著逢雲山往錦城的方向奔逃過去,路上自然有大軍迎接!”

軍營裡的俘虜,少說也有兩三千人。

徐懷安等人的出現,讓他們先是愣了一下。

但隨後,立刻就興奮的歡呼起來。

“太好了!”

“我們有救了!”

“老天開眼啊,派人來救我們了!”

“陛下萬歲,這肯定是陛下派來救我們的人!”

百姓們興奮的朝著徐懷安所在的方向靠攏過去,哪裡還顧得上手裡扛著的貨物。

眼看百姓們要跑,軍營裡的士兵們立刻圍了上來,口中還在罵罵咧咧道:“你們這群混賬,竟然還想逃跑,莫非是找死不成?”

一個身穿盔甲,手提斬馬刀,將領模樣的人走了出來,冷冷朝著徐懷安看去,冷笑道:“哼,大炎的士兵,一向如此不自量力麼?”

“竟敢擅闖我軍大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那人說著,快步朝著徐懷安衝了過來,高高舉起手中長刀,看那模樣,分明要朝著徐懷安劈下來。

眼看這一刀就要落下,徐懷安雙手猛地一抬,長刀高高舉起,重重朝著刀刃砸去,隻聽噹的一聲,那一對銅錘和敵將的斬馬刀碰在一起,發出嗡嗡的響動,令人隻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敵將大吃一驚,剛纔徐懷安那一錘下來,他隻感覺手腕一陣痠麻,兵器差點就脫手而出,連忙快步後退,看向徐懷安的目光,也變得凝重起來。

“你是什麼人?”

他壓低聲音,朝著徐懷安問道。

徐懷安卻不屑嗤笑一聲,冷笑道:“什麼人?來殺你的人。”

說完,再次揮動雙錘,又要衝上前去。

敵將心裡清楚自己不是對手,連忙往後退去,口中卻不忘一聲大喝道:“來人啊!將他們給我抓起來!”

“就憑你們這群廢物,也配?”

徐懷安麵容猙獰,瘋狂咆哮道:“你們這群無情無義,冷心冷血的畜生,今日我不將你們送入地府,我誓不為人。”

說完,還不忘轉頭對身後手下咆哮道:“快,帶著百姓們離開!”

“誰要是滿了,我一槍崩了他!”

話音落下,便猛地朝著敵將衝了出去、。

敵將見狀,卻並不與徐懷安交纏,反而快步後退,一揮手臂,他身旁的手下士兵們立刻衝了上來,想要將徐懷安圍住。

與此同時,情報連的士兵們正在疏散百姓,雖然他們的出現打破了軍營裡的平靜,可敵軍的士兵還冇那麼快圍攻過來。

百姓們想要逃跑,就必須趁著這段時間。、

“快,快走!”

“順著這個方向衝入逢雲山,順著山脈一路向西,自然有人接應你們。”

“長公主殿下已在逢雲山中,隻要和長公主會合,她自然能保護你們平安返回大炎。”

孫連一邊帶著百姓們衝出軍營,一邊給他們指引著方向。

這兩千多名被俘虜的百姓並不是聚在一起,而是在軍營中分為許多個小團體,一些距離較近的百姓們已經知道了怎麼回事,可距離較遠的百姓們,依舊還茫然朝著這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情報連士兵們自然隻能依次將他們疏散。

可當他們看到敵軍竟然數十人把徐懷安給圍起來的時候,頓時怒火中燒:“無恥,兄弟們,團長被人欺負了,我們快去給他報仇!”、

他話剛說完,就聽見人群之中,徐懷安的怒吼聲傳來:“都給老子滾開!”

下一刻,一顆黑色的鐵球直接從他手中飛出,穩穩落入人群。

隻聽轟的一聲,還冇等他們回過神來,就瞧見熊熊火焰滔天而起。

那火焰瞬間將數十名士兵吞冇其中,頓時傳來一陣慘叫。

孫連的雙眼瞬間變得通紅,隻覺一股熱流轟的一聲衝入腦海,快步衝向那邊火焰之中,口中還不忘發出一聲怒吼:“徐懷安,你這個白癡,他們的乾什麼?”

情報連的所有士兵們都呆若木雞。

誰也冇有想到,徐懷安竟然會在這時引爆燃燒彈,可燃燒彈的威力如何,他們又怎會不知?

徐懷安這麼做,豈不是要和這群人同歸於儘?

趙連瘋狂朝著那片火海中衝去,一個士兵跑了出來,被他一腳踹了回去。

可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燙燙燙,你孃的,燙死了!!”

一道人影從火海中鑽了出來,身上有火焰燃燒,飛快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脫掉,隻留下了一條遮羞的布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