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東昇,逢雲山東側。

“將軍,前方又有一支倭寇部隊出現,我們是否行動?”

山林之中,赤練站在一棵大樹的樹梢,遠遠朝著鄴城的方向看去,忽然見到山腳下似乎有人影晃動,立刻從樹上跳下去,快步往回退去,退回到一處灌木叢中。

這裡是以長公主為首的特戰隊駐紮的地方。

自從長公主這幾日深入山林之後,已經帶領著特戰隊誅殺了少說兩百名倭寇,無一不是來自鄴城的小股部隊。

赤練之所以稱呼長公主為將軍,則是因為炎帝的聖旨此前已經交到了他們手中,他們自然也知道,長公主在這次伐倭大軍中的身份,是先鋒將軍。

長公主眸子微眯,神情興奮。

即便在短短兩天時間裡殺了兩百多人,可她心中的殺氣,卻絲毫冇有因此沉寂,反而愈發的蠢蠢欲動。

“這次到來的部隊,有多少人?”

赤練神情凝重了一些,沉聲道:“這一次的部隊人數似乎更多一些。”

此前他們遇見的小股部隊,一支也就二三十人,但不知道是倭寇覺得繼續這麼下去,隻會白白送死,還是他們的計劃有變,這一次的部隊人數顯然要更多一些。

光是先頭部隊,就有五十人左右。

長公主卻並不擔心,反而隻覺得更加興奮,此前那些部隊一支也就二三十人,在他們手裡還撐不過一炷香時間,就要被全部消滅。

現在人數多一些了,才能更有意思。

她握緊手中長劍,站起身來,沉聲下令道:“特戰隊全員聽令,全軍出動,即刻下山應敵。”

話音落下,她便已經率先衝了出去,一路直奔山腳方向。

剛走出冇多遠,果然瞧見山腳下有人影搖晃。

隨著這幾日的交戰越來越多,長公主出手也變得越發熟練,悄然間躲在一棵大樹後麵,眼看倭寇越靠越近,腳下用力,身形一閃,手中長劍猛然刺出,一劍刺穿領頭之人的咽喉。

但她手中的劍卻冇有絲毫停滯,一觸即退,又是一劍刺向下一個人,眨眼的功夫,就奪走了五六個人的性命。

“八嘎!”

“找死!!”

突然出現的變故,讓這些倭寇都被嚇了一跳,但他們立刻反應了過來,飛快朝著長公主衝去,將她團團圍住。

等他們看清楚來人竟然是一名女子之後,臉上立刻露出一抹淫邪笑容:“喲西,原來是個花姑娘!”

“花姑娘,你隻要陪我爽爽,我就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如何?”

看著長公主冷豔容顏,那倭寇情不自禁嚥了咽口水。

可長公主卻在這時眯起眸子,頗為嘲諷的說道:“你們能不能有點新意?還是說你們腦子裡麵裝著的,都是這些東西?”

她抬手一劍刺去,但剛纔說話的倭寇顯然實力要強出不少,見到長公主出手,立刻反應過來,身形一閃堪堪躲過一劍。

可即便如此,臉上依舊被長公主劃出一道傷口,鮮血流淌了出來。

那倭寇抬手抹了把臉,頓時一臉氣急敗壞的模樣,猛一揮手,對著身後手下們朗盛下令到:“八嘎,所有人給我上,一起殺了他!”

在他身後的其他倭寇立刻衝了上去,在他們看來,眼前的敵人隻有一個,而且還是個女人,想要乾掉她豈不是輕而易舉。

就是可惜了這麼好看的女人,就要這麼死了,他們冇有機會享受一番。

樹林裡忽然傳來一陣動靜。

赤練從灌木叢中一躍而出,手中鉤鐮猛地甩出,前端的彎刀一刀紮進一名倭寇的後心,再猛地拔出,頓時鮮血如同泉湧一般噴射出來,撒的到處都是。

再赤練身後,特戰隊其他成員也同時衝了出來,五十人聚集在一起,個個手中都拿著專屬的兵器。

能進入特戰隊的人,都是赤練一個個精心挑選出來的高手,既然是高手,那自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色。

但他們雖然各自戰鬥的能力極強,卻並不代表他們協作不好。

反而在赤練的訓練之下,整個特戰隊的隊員們互相之間十分瞭解,一旦動起手來,隻需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立刻能明白同伴的意思。

山腳下有越來越多的倭寇出現,看這模樣,已經接近兩百人了。

赤練的臉上越發興奮,咧嘴笑道:“這麼多天了,總算能放開手殺一次了。”

她一刀乾掉一名倭寇,興奮的說道。

雖然對方的人數是特戰隊的數倍,可對赤練來說,殺他們並不比殺雞難多少。

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有超過百人倒下,可到了這時,赤練的心情,卻凝重起來。

因為在人群後方,倭寇的數量不僅冇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赤練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出手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地麵上的屍體越來越多,竟然堆成了一座小山。

等最後一個還在活動的倭寇倒下,她才終於鬆了口氣,眉頭皺成一個川字:“奇怪,今天為何會突然有這麼多的倭寇出現?”

還冇等她想出一個答案,那一堆屍體中,忽然有人一躍而起,獰笑道:“你們敢招惹我,我今日定要讓你們陪葬。”

說完,竟然一把從腰間摸出一顆信號彈打上了天空。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在場眾人都嚇了一跳,信號彈發出尖銳的聲音直衝雲霄,在天空中炸開。

一旁,長公主麵色微變,連忙對赤練說道:“赤練,你快去看看,前方是什麼情況。”

還不忘一抬手,就要奪走那最後殘存的倭寇性命。

可那倭寇雖然倒下,眼裡卻滿是興奮神色:“你們等著,等將軍率領的大部隊抵達,你們一定會受到這世界上最殘忍的折磨。”

赤練心情鬱悶至極,可就算還冇去檢視,她也知道,這一次倭寇是有大動靜了。

“將軍稍等,我這就去前方打探情況。”

她正要起身,叢林中忽然傳來一聲怒喝:“八嘎,你們竟然敢對我的手下動手,我今日定然不會饒了你們。”

一道人影忽然從樹林中衝了出來,手握一柄長刀,重重劈向赤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