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現的人影,把赤練嚇了一跳,連忙提劍迎上,兩人乒乒乓乓交手十幾個回合,赤練竟然一個不慎,被他一刀在手臂上劃開一條一寸長的口子,連忙後退。

來人是箇中年男子,一臉稀碎胡茬,手握一把長刀,長髮高高束起,穿著一身寬鬆的東瀛武士服,可以看出衣衫之下是一身精壯肌肉。

這種人在東瀛有個專屬的稱呼,被稱作浪客。

長公主早已做好準備,眼看那浪客還要追擊,一劍刺去將他攔住,又是乒乒乓乓打成一團。

隻是跟赤練的武功相比,長公主分明要更強一些,兩人的戰況愈髮膠著,勝負難分。

“哼,不過如此,也敢上來挑釁?”

長公主不屑撇嘴一笑,一劍將長刀盪開,劍刃刺出,直奔來人胸膛。

浪客麵色大變,連忙往後退去,長公主見狀,自然不肯後退,快步衝上前去就要追擊。

樹林裡,竟然瞬間有百人衝出。

遠處,赤練的聲音也同時響起:“將軍快走,山下正有大批倭寇軍隊接近,看樣子數量不低於千人。”

這個數字讓特戰隊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就連正在和倭寇交戰的長公主,都愣了一下,眉頭緊鎖,沉聲道:“所有人,立刻撤退!”

“想走?可冇那麼容易。”

剛剛後退的浪客竟然再次衝上前來,提刀劈向長公主,還不忘朗聲大喝道:“你們這群白癡,還不動手,在等什麼?”

話音落下,樹林裡竟然又竄出十幾人來,裝束打扮跟最先的那人一般無二,衝入人群,看這架勢,分明是要把特戰隊的人都給拖住,不給他們逃跑的機會。

長公主麵色陰沉,眼前這些浪客雖然實力不弱,但並不是特戰隊的對手,如果是平時,特戰隊光是靠著人數優勢,就能將他們擊潰,可眼下敵軍即將到來,他們根本冇有足夠的時間應敵。

他回頭看向赤練,這種時候,隻有赤練的天魔功可以有辦法應對了。

赤練自然心領神會:“給我三分之一炷香的時間!”

說完,她便站在原地,開始凝聚真氣。

雖然天魔功出手是瞬發,可出手一次需要消耗大量內力,而且在此之前,他就已經跟東瀛浪客交手過一場,體內氣機浮動,隻有先調理氣機,才能出招。

見到赤練的動作,最先出現的浪客立刻明白了他的目的,抬手指向赤練,對著身後手下說道:“動手,把她給我乾掉!”

話音落下,在場的其他士兵也立刻反應了過來,齊齊衝向赤練。

隻是野戰旅這麼多人,又怎麼可能給他們機會?

雙方再次站成一團,人群之後,赤練神色也愈發凝重,終於猛然叱喝一聲,雙手迅猛拍出,隻見空氣一陣扭曲,那些浪客隻覺得眼前一花,剛纔還在跟他們交戰的敵人,竟然變得身無寸縷,露出一臉楚楚可憐之色。

但這群人又怎會有憐香惜玉的想法,反而一個個露出興奮神情,咧嘴笑了起來。

“花姑娘,不要害怕,讓我來帶你爽一爽。”

在特戰隊其他人的目光中,這十幾個浪客竟然都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同一個動作。

脫衣服。

長公主立刻知道,這是赤練天魔功已經得手的標誌。

但他可冇有興趣欣賞這些浪客的醜態,立刻轉身對著其他人說道:“我們快走,立刻將訊息帶回去。”

山腳之下,倭寇的軍隊已經衝了上來,卻見到那些浪客們竟然一個個赤身**,對著地麵做出不可描述的事情。

原本結實的土地,都已經多了一個小洞。

領頭的野原一郎見到這一幕,頓時氣急敗壞,上前一腳踹在一人身上,破口大罵道:“你們這群白吃,在這裡做什麼?”

被踹了一腳的那人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哀嚎,下體已經摺斷,鮮血不斷流淌出來,連帶著其他的浪客,也都在這是被驚醒,見到自己的醜態之後,頓時氣急敗壞

“八嘎,這群娘們兒,竟然敢耍我們?”

啪!

野原一郎一巴掌摔在其中一人臉上,破口大罵道:“你這個白癡,快點給我去追!”

“今天你要是不能把他們給我追回來,我就剁了你,把你丟去喂狗!”

他的聲音裡殺氣騰騰,把這個浪客給嚇了一跳,他們都在軍隊裡帶了不少年的時間,自然瞭解野原一郎的性格,更清楚他這番話絕對是說到做到。

浪客們立刻穿好衣服,朝著山林裡麵摸索過去,在野原一郎身後,倭寇的部隊也已經逐漸跟上。

“傳我命令下去,原地休整,等前方情報。”

野原一郎說完,自己也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下,背靠著大石頭,麵色陰沉。

大軍全軍出擊,是他今日一早就收到的訊息,雖然下達訊息的人並不是他的直繫上司天皇陛下。

可訊息來自東秦趙嵩,還有小鬆將軍的落款,這兩人一起下達同一條命令,就算他是倭寇大軍的將軍,也冇資格反抗。

更何況,雖然大家都是將軍,但野原一郎心裡清楚得很。

小鬆手下帶領的是東瀛最強大的忍者部隊,在野原一郎麵前,小鬆的職位是要高出一截的。

想到這裡,野原一郎便心有不甘,他和小鬆的實力相差無幾,卻隻是因為小鬆多掌握了一些暗殺的手段,就能變得地位超然,這次從東瀛出發,幾乎所有的臟活累活,都是野原一郎的手下在做,反而小鬆的手下可以趾高氣昂的提出各種要求。

他心中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但他很清楚,想要改變一支部隊的地位,最好也是唯一的辦法,就是戰功。

隻要自己能率領手下消滅野戰旅這個東瀛最大的對手,他的地位自然也能水漲船高。

想到這裡,他的目光就變得愈發堅定!

“小鬆,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也要當著你的麵作威作福。”

他握緊拳頭,站起身來,朝著逢雲山之後的方向看去。

忍者部隊暗殺的水平再高,可大炎軍隊數十萬,真要上了戰場,他手下的士兵,纔是真正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