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野原一郎的情緒也變得愈發急躁。

就在這時,派出去打探訊息的浪客終於帶回了他想要的答案。

就在逢雲山的山頂上,他們發現了野戰旅的軍營。

更重要的是,按照軍營的數量來算,野戰旅在逢雲山上的伏兵加起來,頂多隻有千人。

可倭寇大軍就算之前被徐懷安一次偷襲,消滅了兩千人,現在至少也還有八千人。

就算野戰旅戰鬥力強悍,可八千對一千,他不相信自己這一次,還是會輸。

“傳我命令下去,全軍立刻集合,攻上山頂,消滅野戰旅。”

他的目光堅毅,露出一抹堅毅之色,眼裡閃過寒光,死死盯著山頂的方向。

大軍迅速整頓完畢,朝著山頂進發,就如同浪客們所帶回來的訊息一樣,大軍來到山頂之後,果然見到山頂上有一片火光。

這一刻,野原一郎隻感覺自己興奮的手都在顫抖。

“冇想到啊,這些人竟然還把軍隊藏在了山頂。”

“但他們肯定想不到,本將軍會發現了他們的營地。”

他握緊拳頭,恨不得現在就帶著大軍衝入野戰旅軍營中,踏平整片營地。

“將軍,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進攻。”

野原一郎的副手鬆本一澈來到他身旁,恭敬說道、

聞言,他眉頭一挑,抬起頭來,咧嘴笑道:“很好,所有人立刻出擊,用儘可能小的動靜接近軍營,一旦進入軍營三十丈範圍之內,立刻發起衝鋒,見人就殺,絕不要放過一個活口。”

見到鬆本一澈還在猶豫,他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分:“你聽不到我說的話嗎?”

鬆本一澈咬了咬牙,擔憂道:“將軍,他們剛纔不是已經有一支部隊離開了嗎?我擔心這些人暗中使詐,做好了準備要暗算我們!”

剛纔特戰隊離開之後,浪客們就追了上去,照理來說,特戰隊應該返回軍營,將這個訊息帶回去纔對。

可浪客們並冇有發現特戰隊返回軍營,這也是野原一郎敢讓手下部隊向軍營發起衝鋒的原因。

他們的行動十分突然,野戰旅的人除非是神仙,不然絕不可能猜到他們的下落。

見到野原一郎依舊堅持,鬆本一澈雖然還是有些擔憂,卻也無可奈何,隻好點點頭,去傳達命令了。

大軍一路朝著山上殺去,很快便靠近了野戰旅的軍營。

但讓人感到詭異的是,靠近軍營之後前方部隊才發現,軍營裡竟然根本冇有人,之前他們看到人影搖晃,隻是先掛起來的衣服。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剛剛還自信滿滿的野原一郎頓時心頭大驚,猛地失聲驚呼道:“該死,所有人立刻撤退!!”

一個恐怖的念頭在他心頭蔓延。

他們,上當了。

可前方的大軍已經根本來不及後撤,還冇等他的命令傳達下去,大軍已經殺入軍營。

可軍營之內,卻是空蕩蕩的一片,

幾名士兵衝入一座營房之內,卻見到營帳裡的被子下麵鼓鼓囊囊的,立刻一刀劈去,卻頓時聽見噹的一聲脆響,被子被一刀切斷,露出被子下麵的幾塊大石頭。

就在這時,逢雲山的半山腰上,忽然傳來一陣巨響。

“殺啊!!”

“奶奶的,狗日的倭寇,老子今天就來送你們歸西!”

一時間,樹林裡無數人衝了出來,無一不是野戰旅的士兵。

見到這一幕,野原一郎原本就已經涼了半截的心,徹底變成了冰塊。

“反攻,反攻!”

他用儘全力,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可還冇等倭寇大軍來得及做出反應,樹林裡已經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槍響。

大軍裡的士兵們,也在這時接二連三的陸續倒下。

轉眼的功夫,就已經減員了至少百人。

“兄弟們,扔雷!!”

隻聽一聲大吼,天空中立刻有一個個手榴彈飛了出來,精準落入人群,隻聽轟的一聲,瞬間炸開,又有一群人直接被炸飛出去。

“殺啊!!”

“我跟你們拚了!給徐團長報仇!!”

槍聲不斷響起,半山腰上的大軍也飛快聚攏,縮小了包圍圈。

野原一郎見到這一幕,頓時猛一咬牙,破口大罵道:“你們快點給我衝!你們這群白癡,都想死在這裡嗎?八嘎!!八嘎!!”

可任由他如何氣急敗壞,大軍也隻能被野戰旅恐怖的火力壓製,絲毫冇法動彈。

看著手下士兵們的傷亡越來越多,野原一郎雙目通紅,再次大吼道:“鬆本一澈,鬆本一澈!!你個王八蛋去哪裡了,快點來給我下達命令!”

可他大喊了半天,卻始終冇見到一個人影。

他不知道的是,剛纔見到野原一郎依舊堅持,他就覺得多少有些不靠譜,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

但他的藏身之處偏偏是野戰旅的視線範圍之內,所以戰鬥剛一打響,他就被野戰旅的人一槍擊斃。

山下的人不斷壓了上來。

隻要倭寇大軍有半點反抗的意思,他們立刻會開槍殺人。

戰場上火光四起,一襲白衣也在這時衝出了人群,手提一杆長槍,如入無人之境。

凡是敢靠近他周圍的倭寇,無一不是被他一槍刺了個透心涼。

野戰旅以近乎排山倒海一般的速度,眨眼的功夫,就將倭寇大軍給團團包圍。

八千人在一千人的圍攻之下,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將軍!快保護將軍!”

野原一郎這邊還在氣急敗壞,他身旁的手下卻著急了起來。

人群中那一襲白衣正在飛速接近,見到眼前眾人層層阻攔,手中長槍猛地轉了一圈,狠狠地刺了出去,竟然一槍刺穿了四五個人。

他也在這時猛然一躍,整個人竟然騰空而起,橫跨人群,穩穩落在野原一郎身前,一把將他拽了過來,拔出腰間短刀,抵在他脖子上冰冷目光環視四周,沉聲道:“誰敢再上前一步,我一刀剁了他!”

士兵們都被嚇的躊躇不前,而被陳修然控製住的野原一郎,更是渾身哆嗦著,嘴唇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