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下,我倒要看看,誰還敢再上前一步!?”

陳修然目光凜然環視四周,手中尖刀對準野原一郎,沉聲喝道。

四周的倭寇士兵們飛快撤退,竟然任由陳修然將野原一郎給帶了出去。

包圍圈已經被縮小到極致,倭寇士兵們退無可退,全都被死死控製。

人群中,長公主走了出來,嘴角帶著冰冷笑意,冷冷道:“各位,還不快點投降?”

她的出現,讓在場倭寇都愣了一下。

在此之前,浪客們一直在尋找特戰隊的下落,卻始終冇有找到,誰知她竟然搖身一變,出現在了這裡。

半山腰上,倭寇們的部隊全都被抓了起來,一個個跪在地上,麵如死灰。

他們的心中,更是早已絕望。

此前在鄴城的所作所為,他們更是清楚的很,大炎是絕不可能再給他們一條生路的。

大軍之外,野原一郎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在這一仗開打之前,他就曾經想過,自己一定要漂漂亮亮的打出一場勝仗。

就算野戰旅實力再如何強大,八千對一千,他也有很大的優勢。

可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野戰旅的人會提前離開軍營,就如同早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下落一般。

難道說,是軍營中出現了叛徒?

這個念頭在他腦海中冒了出來,讓他頓時露出一臉憤怒神情。

可他在這時,又突然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的小命,已經落在了陳修然的手中。

想到這裡,他連忙轉過頭去,卻見到陳修然那張冰冷表情,險些心跳驟停。

可話雖如此,他依舊色厲內荏道:“你敢對我動手?我乃東瀛帝國三軍上將野原一郎,你敢動我一根汗毛,天皇陛下定然不會放過你的。”

陳修然玩味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如果你說這話的時候,兩條腿不要發抖,效果就更好了!”

他轉頭對著身後手下喝到:“來人啊,用繩子把他捆起來!”

話音落下,在他身後,立刻有人快步上前,將野原一郎結結實實的捆成一團,又被陳修然一把丟回了人群中。

在他身後,野戰旅的士兵們早已做好準備,每個人的手中,都握著一杆燧發槍。

“兄弟們,開槍!!”

“為鄴城死去的百姓,還有徐懷安報仇!!”

陳修然的聲音,陡然變得洪亮,他的眼眶也瞬間通紅。

嘭!

一聲槍響傳來,野原一郎的身旁,一人迎麵倒下,一顆子彈從他的眉心射進去,又從後腦勺鑽出來,留下了一個血洞。

緊跟著,槍聲接二連三的響起,好似炸雷一般,野原一郎呆呆地看著身旁的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臉色越發蒼白,渾身顫抖,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但在陳修然的命令下,野原一郎成了整個部隊裡,活到了最後的那個人。

陳修然緩緩上前,目光落在野原一郎的身上,問道:“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如果冇有的話,那麼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

他拿過來一把燧發槍,槍口對準了野原一郎的腦袋,手中放在了扳機上。

隻要他扣動扳機,就能輕鬆結果野原一郎的小命!

野原一郎也不知是被嚇得太厲害了,還是說這會兒已經想通了,竟然變得平靜了許多,抬起頭和陳修然四目相對,疑惑問道:“我有一個問題,想知道答案。”

陳修然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野原一郎這纔開口,又問道:“我手下的士兵們行動的時候,應該冇有暴露纔對,你為何會提前知道我們的行動,並且做出應對?”

陳修然聽到這話,瞳孔卻不自然的顫了顫:“因為,我的一個兄弟用他的命,換來了這個訊息!”

他抬起頭看向天空,聲音中充滿傷感。

徐懷安在東秦大軍的軍營中,豁出性命,才救出了那兩千名百姓,而那兩千人也都順利抵達了逢雲山,在半路被陳修然發現之後,立刻將他們聚集起來

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陳修然立刻做出了判斷。

既然東秦大軍已經暴露,那他們肯定會立刻發起總攻。

而他們進攻的第一個目標,自然是逢雲山上的野戰旅,隻有將野戰旅消滅之後,才能越過逢雲山,對大炎更深處的其他城市發起進攻。

隨後纔有了剛纔的那一幕。

可一想到徐懷安的死,陳修然的心中,就是一陣沉痛。

雖然他跟徐懷安從很久之前就是死對頭了,可自從被梁休收服之後,他們兩人都找到了共同的目標,互相之間的配合也極為默契。

這個讓他一直看不順眼的對頭,也同樣是他的戰友。

想到這裡,他終於不再留情,扣動了扳機。

“徐懷安,這些人到了陰曹地府之後,就交給你了!”

“你個白癡,如果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的話,那你就當真是個廢物!”

野戰旅中,不少人的眼眶都開始泛紅,尤其是二團的人,更是早已經泣不成聲。

但陳修然卻在這時抬起頭來,環顧四周,沉聲道:“好了,倭寇的先頭部隊已經被消滅,接下來要麵對的,就是東秦大軍。”

“但他們可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此前我已經讓四團和五團,連帶著三團的一部分人手提前撤退,返回錦城,負責疏散那裡的百姓!”

“接下來,我們也該入駐錦城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平靜。

雖然徐懷安的死讓他感到心情沉重,可在戰場上,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要做的,絕不是悲天憫人,而是讓徐懷安的死,死得其所。

野戰旅其他士兵回到營地裡,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陳修然坐在那八千名倭寇士兵的屍體前方,低頭沉思,一語不發。

“好了,戰死沙場是一個士兵的榮譽,徐懷安能用自己的命換來兩千人的命,陛下不會虧待他的。”

長公主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讓陳修然愣了一下。

他回過頭去,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點什麼,隻能用帶著哭腔的聲音道:“殿下放心,陳修然發誓,定會保護好大炎的每一寸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