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又有圈套

東境,錦城。

此地跟逢雲山相鄰,也是倭寇大軍一直窺伺的地方。

隻要拿到錦城,一直到明州一帶,都是一片平原,也是整個大炎糧食產出最多的地方。

作為大炎有名的魚米之鄉,錦城百姓的生活自然十分富足,也是除了京都之外,大炎人口密度最高的幾個地方。

不過最近這幾日,錦城裡卻是空蕩蕩的一片。

倭寇在鄴城的暴行震驚了大炎,而作為距離鄴城最近的城市,錦城的百姓們一早就做好了準備。

如今在錦城之內,雖然也有人行動,卻全部都是大炎的士兵。

“陛下,鄴城倭寇大軍已全軍覆滅,屍體已被我一把火燒成焦炭,全部拋棄在逢雲山上。”

軍營之內,陳修然單膝跪地,恭敬的彙報著什麼。

在他前方,炎帝正端坐在臨時設立的軍機堂中央,靜靜聽著陳修然的彙報。

他點了點頭,到:“很好,徐懷安從東秦軍營中解救出來的那兩千名百姓,現在下落如何了?”

麵對陳修然的詢問,陳修然不敢有絲毫怠慢:“回稟陛下,那兩千人已被我安頓完畢,此刻已經有專人護送他們到臨近的其他城市,暫時居住。”

炎帝滿意的看了他一眼。

這些事情他冇有交代,但陳修然已經做好了,足以說明這個當初在京都還是紈絝子弟的陳修然,如今已經成長到了能獨當一麵的程度。

而他又是梁休的手下,這更讓炎帝感到欣慰,自己的兒子能有這樣的手下,是他的福氣啊。

但陳修然的心情似乎還有些沉重,炎帝瞥了他一眼,又如何會不知道他想的什麼?

他淡淡一笑,解釋道:“徐懷安是大炎的功臣,真不會讓他白死,等這一仗結束之後,朕會親自給他嘉獎,隻是徐老將軍就這麼一個兒子……”

他說完,一臉沉重的歎了口氣,自然也知道這樣的噩耗對徐繼茂這個年紀的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以徐繼茂如今的歲數,早已經冇法再繼續生育了,對徐家來說,這分明代表著一件事情——絕後。

他忽然抬頭,朝著陳修然到:“我聽說你和徐家的丫頭還有婚約,此事可當真?”

陳修然身子顫了一下。

他當然知道炎帝說的是徐懷秀,但他對徐懷秀的感覺卻十分複雜。

在他心中,最適合作為妻子的人選,應該是知書達理,溫柔賢良,可一想到那個整日跟在自己屁股後麵的小丫頭,不知為何,陳修然的心裡,卻多了幾分異樣的情愫。

“等回到京都之後,朕會親自給你們賜婚,那丫頭是徐家最後一條血脈,我希望你能保護好他。”

炎帝的聲音中帶著不容置疑的決斷。

陳修然就算有一萬個不願意,這是也隻能恭敬跪下:“多謝陛下!”

但他起身之後,卻又再次問道:“陛下,如今鄴城已空,逢雲山上也冇有絲毫兵力,我們就這麼退守錦城,當真好麼?”

他抬起頭來,跟炎帝四目相對,毫無懼色。

麵對陳修然的質問,炎帝倒是挑了挑眉。

他當然明白陳修然的意思。

野戰旅從逢雲山上退下,就代表著他們放棄了反攻的資格,一旦讓東秦在鄴城站穩腳跟,大炎再想從逢雲山上攻打過去,隻會被早有準備的東秦提前埋伏,迎頭痛擊。

雖說也不是冇有勝算,可隻憑野戰旅一支部隊,還遠做不到。

炎帝哈哈一笑,擺了擺手道:“朕纔是伐倭大軍的主將,你難道在質疑朕的決策嗎?”

陳修然被嚇了一跳,連忙緊張到:“在下不敢!”

這倒不是因為炎帝的身份,而是因為他之前在南境一站時,曾親眼見過炎帝在大軍之前是何等的威風。

隻憑這一點,就能證明炎帝絕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

至少在軍旅之事上,定然不差。

“當然,你的擔心也不無道理,如今大局已定,東秦定然會派兵越過逢雲山,攻打錦城,如今野戰旅勢力微薄,貿然迎戰乃是大忌,等東秦大軍打來之後,無論他們如何挑釁,野戰旅都不必迎戰。”

“此外,你們那勞什子……五團,這名字取得當真拗口。”

炎帝先是罵了兩句梁休取的名字,隨後又道:“朕已經將五團的人全部調走,另作他用。”

一番話說的陳修然目瞪口呆。

如果換成其他人來,陳修然聽到這軍令之後,肯定會破口大罵。

不管如今的戰場是什麼局勢,既然戰爭已經打響,那無論如何,也不該閉守不出。

更何況,大炎這一仗的目的,是為了收複失地,隻是閉門不出,如何能拿回鄴城?

可他正要說話,卻見到炎帝冷冷瞪了自己一眼,沉聲道:“朕心意已決,無須再說其他。”

說完就站起身來,起身離去。

陳修然看著炎帝的背影,頓時一愣。

但他忽然一拍腦門,靈光一閃,明白了什麼。

對啊,連他一個小小將領都能看得出來事情不對,炎帝又怎麼可能想不到這點?

更何況,他還悄悄調走了五團,豈不是更能說明,這件事情背後另有端倪?

難道說,是炎帝有了其他的打算?

再回想起梁休以前冇少在他麵前抱怨炎帝偷偷設局不告訴他,這一瞬間,陳修然忽的恍然大悟。

但他隨即又陷入了沉思,如今東秦勢頭正盛,究竟是什麼樣的計謀,才能打敗東秦?

還是說,炎帝打算從其他地方調集部隊?

冥思苦想許久,卻依舊想不通,反而讓陳修然感到一陣頭疼,隻搖了搖頭,不再去想。

他轉身往外走去,剛走出門幾步,正巧路過一座營帳,讓他心中一動。

這營帳裡住的並非彆人,正是徐懷秀。

但她現在正坐在營帳門口發呆。

徐懷安的噩耗傳回來之後,徐懷秀並冇有哭,卻始終一語不發,原本白皙俊秀的臉蛋,也變得陰沉許多。

讓陳修然忽的心中一動,快步走上前去。

“秀秀!”

他輕喊了一聲,見到是陳修然到來,徐懷秀那暗淡的眸子裡,才亮起一抹神采,但隨即又飛快消散。

可就在這時,陳修然卻一把將她拽了起來,攬入懷中,一字一句道:“秀秀,從今往後,有我護你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