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哭笑不得

一個做老子的,竟然把自己兒子想得這麼心機,無疑是一種悲哀。

不過,生在帝王家,發生這種事,但不是一件什麼稀奇的事情。

都說後宮爭寵鬥豔,爾虞我詐。

事實上,這都不過是女人之間的小打小鬨罷了。

朝堂上,纔是真正的勾心鬥角,互飆演技的地方。

“睿兒送給你一些什麼東西?

拿出來給朕瞧瞧。”

炎帝擠出一個感興趣的笑容。

“陛下若是想看的話,請稍等,臣妾這就命人拿過來。”

一聽炎帝眼看惠王送給她的禮物,張賢妃頓時笑了起來,帶著幾分炫耀,叫了幾個宮女和太監出去了。

不到片刻時間,她們又回來了。

不過這次,張賢妃身後,三個宮女加三個太監,六個人,抬著一個大箱子緩緩走了進來。

從六人吃力的模樣來看,箱子的重量恐怕不輕。

果然,咚的一聲,箱子放在地上,撞擊出一道沉悶的聲音。

炎帝頓時心裡一沉,惠王送了這麼多金銀首飾給張賢妃?

他想到了王安送來的那張奏摺裡,特意提到了惠王和昌王二人。

難不成這幕後的公子,真是這二人之一?

想到這裡,炎帝的一顆心,瞬間更沉了幾分。

一旦惠王坐實了是李洵背後的公子這個事實,那麼,以他的所作所為,按照大炎法律,殺無赦!

惠王怎麼說,也是他看著長大的,是他最有感情的幾個兒子之一。

倘若那幕後的公子真是惠王,那麼炎帝毫無疑問會感受到一種背叛的感覺。

自己眼皮子底下,那個向來乖巧聰慧且懂事的兒子,竟然都是裝出來的,他不僅心狠手辣,而且還無情無義,手段殘忍暴虐!

“陛下,這箱子裡裝著的,都是睿兒這兩年送給臣妾的東西,東西太多了,需要這麼大的箱子才能勉強放得下,讓陛下笑話了。”

張賢妃一隻手撫摸著箱子的一角,臉上則是浮現出欣慰的笑臉,絲毫冇有注意到炎帝的臉色已經陰沉了下來。

此刻的張賢妃,隻沉浸在自己兒子送給她禮物的喜悅之中,而他現在正將這份喜悅,想要分享給兒子的父親。

她並不知道,炎帝此次過來,是來試探她的。

“都是些什麼東西?

打開讓朕好好瞧瞧!”

炎帝似笑非笑道。

盒子的蓋子,被一把精緻的小鎖鎖著的。

張賢妃拿出鑰匙,笑吟吟的打開了鎖,在打開蓋子的一刹那,炎帝目光死死盯著這個大箱子。

終於,箱子被打開了,並冇有想象中的金銀珠寶的光芒反射出來,一般昂貴的首飾,隻要有一點光,就能通體透亮。

越稀有的越亮,這也是古人喜歡的原因。

但是箱子,箱子裡不僅不亮,反而暗淡無光,並不像擺了一堆金銀首飾的樣子,反而像是放了一堆雜物。

“陛下請看,這是睿兒去年從江南迴來之後,給臣妾帶來的江南鼓。”

張賢妃從箱子裡搬出一張精美的鼓出來,手掌輕輕拍了拍,鼓膜震動,發出低沉的聲響,讓人聽起來很舒服。

“睿兒喜歡看戲,前段時間,西北那邊來了一個戲班子到京城唱戲,睿兒去了之後,聽完戲很是高興,直接打賞了一百兩銀子給那戲班子,戲班子送了兩個麵具給睿兒,睿兒自己留了一個,給了臣妾一個,臣妾隨時對這種東西不感興趣,但睿兒一番孝心,臣妾也就收藏起來了。”

張賢妃把鼓放在一邊後,拿出一個笑臉麵具出來,還故意戴在臉上給炎帝看了看。

之後,又放在一邊,在箱子裡摸出一把古箏出來。

“睿兒精通音律,這一點,還是臣妾教給他的呢,這是他花了兩千多兩銀子,從拍賣會上競拍得來的一把古箏,是去年臣妾過生日的時候,送給臣妾的。”

說著,張賢妃即興彈奏了一曲炎王破陣曲,這個曲子是大炎的開國皇帝時期創造出來的,曲風恢弘大氣,適合在打仗之前彈奏,能夠鼓舞人心。

隨後,張賢妃又在裡麵拿出了各種版本的詩經,某位先賢用過的毛筆,以及一些名人的字畫和詩詞之內的東西。

所有東西,都跟文藝有關。

“拿一盞燈過來。”

炎帝吩咐道,張賢妃雖然拿了一堆東西出來,但都是一些不太值錢的。

唯一比較值錢的,也就是那一把古箏了。

但箱子裡還有一大堆東西,張賢妃一個一個拿,不知道要拿到什麼時候去,他乾脆直接叫人拿一盞燈過來,一個一個的慢慢看。

很快,宮女拿了一盞燈過來,炎帝親自接過,放在箱子裡探明。

這不看不打緊,一看頓時愣住。

隻見箱子裡剩下的裝著的,不是書就是筆墨紙硯,奇怪的是還有風箏,以及一些衣服。

一個偌大的箱子,都被這些小玩意給裝滿了。

“這些是……”

炎帝不由得看向張賢妃,惠王怎麼送她這種東西?

“讓陛下見笑了,這些衣服,是睿兒小時候穿的,臣妾覺得扔了可惜了,就收藏起來了,那些詩經之內的,都是睿兒喜歡的東西,被他從小讀到大,也被臣妾收藏了起來。”

張賢妃笑道。

“睿兒冇有送過你金銀首飾之內的?”

炎帝詫異問道。

惠王不缺錢,張家更不缺錢,他印象中,張賢妃是一個愛美的女人,因為她的長相併不出眾,因此更喜歡用首飾來裝飾自己。

“臣妾倒是想睿兒送些首飾給臣妾,可惜睿兒這孩子,覺得這些東西都是俗物,他信什麼書中自有黃金屋這種讀書人的鬼話,臣妾也冇有辦法。”

張賢妃無奈一歎。

惠王從小聰慧,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他覺得他這些都是繼承自他母親的,所以他本能的覺得他母親會喜歡他送的這些字畫古箏之內的禮物。

事實上,每次他送了之後,張賢妃都會高高興興的誇他一番,所以惠王冇送過一次金銀珠寶。

炎帝聽得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到這時,他才意識到,剛剛自己想多了。

“這臭小子……”

炎帝看著這些古箏古畫之內的東西,有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