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蛛絲馬跡

他的這些兒子之中,惠王能文,昌王能武,其他的兒子則相對平庸。

太子冇被刺殺之前,是一個十足的紈絝,被刺殺之後,就像開了竅一樣,在文學上的造詣,直接把惠王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武學上的造詣,雖然目前來看,軍功的積累還不如昌王。

但太子敢在北莽直接乾淨利落的斬了北莽小王子,並且毫髮無損的全身而退。

從這點膽魄來看,太子的武學造詣,也絕不會低!

這裡的武學,並不是指個人的打架能力,而是文治武功的意思,有勇有謀。

“陛下可有看上的東西?

臣妾可以送給陛下。”

見炎帝笑了,張賢妃也笑了起來。

“既然是睿兒給你的,你就好好收著吧。”

炎帝搖了搖頭,他怎麼可能要自己女人的東西?

張賢妃也知道炎帝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剛剛隻是隨口一說而已,把東西裝回箱子裡之後,讓人把箱子抬了出去。

“陛下,夜深了,休息吧。”

張賢妃看了眼窗外的夜色,想讓炎帝早早的上床休息,如果炎帝冇有睏意,在床上睡不著的話,說不定還能做點什麼,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如運動一下。

“嗯。”

炎帝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張賢妃心中竊喜,立刻拉著炎帝站了起來,走向床邊。

“咳咳!”

突然,炎帝右手微微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了兩聲。

“陛下這是怎麼了?”

張賢妃一驚,炎帝以前可是從來不咳嗽的,身體好得很。

“冇什麼,可能是受了點風寒吧。”

炎帝回道。

而這時,在屋外侯著的李元海,聽到咳嗽的聲音,立刻敲了敲門。

“誰?”

炎帝立刻回頭,明知故問道。

“陛下,是老奴。”

李元海的聲音傳了進來。

“哦,元海啊,進來吧。”

炎帝開口。

門被推開了,李元海弓著身子走了進來;“陛下,見過賢妃娘娘。”

“李公公。”

張賢妃保持端莊,微笑點點頭。

這位大內總管,即便是她這位妃子,也不敢輕易得罪。

“突然敲門,有什麼事?”

炎帝故意麪露不滿的說道。

“陛下,六部那邊傳來了一些摺子,需要陛下趕緊去批閱。”

李元海低著頭說道,實際上自己心裡也在犯嘀咕,大晚上的,六部的人腦子有病纔會送摺子過來,壓根就冇有這回事。

是炎帝來張賢妃這裡之前,就提前跟李元海打好了招呼,以咳嗽兩聲為信號,聽到炎帝的咳嗽之後,李元海立刻想辦法以朝廷有事為理由,把炎帝帶走。

簡單來說,炎帝不想在張賢妃這裡過夜。

因為張賢妃確實長得不是特彆好看。

假如她長成晉安夫人那個模樣,炎帝或許會住在這裡。

可惜她長得讓炎帝冇什麼**。

偏偏張賢妃還總想著侍寢那點事,讓本就冇有**的炎帝,更冇有興致了,不想辦法跑路纔怪了。

“六部的人大晚上怎麼會送摺子過來?”

張賢妃立刻一臉狐疑的看向李元海,已經不是一次兩次遇到這種事了,好幾次都是炎帝來了她這裡,坐了冇多久,李元海就敲門把炎帝帶出去了。

張賢妃嚴重懷疑炎帝和李元海是不是在故意演戲?

因為從來冇聽說過炎帝去了哪個妃子那裡,坐了冇多久又離開的事情。

“回賢妃娘娘,陛下近段時間打算整頓朝廷內外,命令了惠王,昌王,以及徐忠年徐大人三人主持此事,有這三人的監視下,六部的人不敢怠慢,整集了近年來京城內外發生的各種大事的奏摺,送給陛下批閱。”

李元海低著頭說道,臉不紅,心不跳。

聽到有惠王兩個字,張賢妃對於炎帝要離開這件事的不滿,沖淡了不少。

並且今天朝廷上所發生的事情,她也有所耳聞。

“賢妃,朕朝政繁忙,今日不能陪你了,改日再來看你。”

炎帝長長歎氣一聲,一副不捨的樣子。

這就是做皇帝的煩惱,後宮女人太多,他一個人,不夠分的。

“臣妾恭送陛下。”

張賢妃也自知留不住炎帝,隻好放了炎帝離開。

不久後,禦書房。

炎帝離開張賢妃那裡後,冇再去其他妃子那裡就寢。

期間他倒是考慮過要不要去皇後那裡睡一晚,不過皇後乃是後宮之主,每天早上,後宮的妃子,夫人們,都要去給皇後請安。

要是張賢妃去請安的時候,看到了炎帝在皇後這裡,那就尷尬了。

因此想來想去,還是在禦書房這裡休息一晚好了。

李元海默默跟在身後,炎帝一路上都在沉思想事情,李元海不會多嘴,去打斷炎帝的思考。

“刺殺李洵家人的那批人,查得如何了?”

忽然,炎帝問道。

“回陛下,已經有了一些蛛絲馬跡,老奴手上的人已經盯上了幾個可疑的人物。”

李元海低頭道。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鎖定幾個可疑的目標,不得不說李元海的業務能力很出眾。

“嗯,儘快將真相查出來,還有……”

炎帝忽然停頓了一下,皺了皺眉頭,繼續道,“查一查惠王這兩年的行蹤軌跡,以及他銀兩花銷,暗中進行。”

查惠王?

李元海一驚。

好端端的,突然查惠王,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不要多想,把握好分寸o都在沉思想事情,李元海不會多嘴,去打斷炎帝的思考。

“刺殺李洵家人的那批人,查得如何了?”

忽然,炎帝問道。

“回陛下,已經有了一些蛛絲馬跡,老奴手上的人已經盯上了幾個可疑的人物。”

李元海低頭道。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鎖定幾個可疑的目標,不得不說李元海的業務能力很出眾。

“嗯,儘快將真相查出來,還有……”

炎帝忽然停頓了一下,皺了皺眉頭,繼續道,“查一查惠王這兩年的行蹤軌跡,以及他銀兩花銷,暗中進行。”

查惠王?

李元海一驚。

好端端的,突然查惠王,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不要多想,把握好分寸!”

炎帝淡淡道。

“是,老奴知道了。”

李元海輕輕點頭。

“還有多久到鎮南關?”

南方,一處山腳下,大軍安營紮寨,篝火旁,王安手上抓著一隻雞大腿,一邊啃一邊問道。

“回太子,明日日落之前,可以抵達。”

蔣銅一邊看著地圖,一邊回道。

經過多天的長途跋涉,他們終於快要到邊關了。

“架……”

“架!”

突然,一支小隊輕騎,大約三四十人,快馬加鞭的趕向軍營。

“來者何人?”

站崗的士兵立刻攔住了這支騎兵人馬,同時一個個彎弓搭箭,對方再敢靠近,他們直接會毫不客氣的把他們射下來!

“我們是赤龍軍偵查連的,我們有要事要稟報給太子殿下,快快讓我們速見太子!”

騎兵之中,為首的一人急忙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