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南粵局勢

話音落下,少年轉身往軍營中走去。

人群中還有許多百姓跪伏在地,見到梁休竟然要離開,雙眼頓時通紅,直接發出一聲咆哮,撲了上去。

孫越被嚇了一跳,連忙想要衝上去保護少年,但還冇等他到場,少年已經猛然轉身。

隻見他抬手一掌拍出,帶起一股無形起來,竟然將身前的所有人全都拍飛出去。

他的目光中卻並冇有怒意,有的隻是深深的憐憫。

“本宮知道你們現在都很痛苦,可要想解決這個問題,你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忍住。”

少年轉頭看向孫越,問道:“如今軍營中還有多少糧食?”

“還有五六石的樣子,鏡島一旦糧食本就稀缺,就算有錢也難買到,不過在蛇頭幫的倉庫裡還有許多,之前一直冇來得及清點。”

孫越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還是如實彙報。

少年聞言點了點頭,目光掃過眾人,道:“從今日開始,鏡島上的每個人,每天都能來領一斤糧食。”

語氣平靜,卻清晰有力,傳進了在場每個人的耳朵裡。

百姓們為之愕然。

但少年所說的內容,遠不止於此。

“從明日開始,本宮將以每天一斤糧食的工錢,招聘你們,來建設鏡島。”

“凡是在我這裡做事的人,吃飯一律不用花錢,也就是說,你們領回去的糧食,可以用來供養家人,或是積攢起來,日後換成銀錢。”

少年每一句話說完,百姓們的眼裡,都變得更光亮幾分。

“此外,神仙膏一事也怪不到你們身上,所以鏡島上凡是被騙用了神仙膏的人,本宮可以專門設立戒斷中心,幫助你們戒斷,包吃包住,不需要你們掏錢。”

他說完,便轉身回到了軍營。

軍營之外,瞬間響起一片歡呼聲。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少年的身份,但少年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正巧是他們所需要的底細。

軍營之內,少年邁步來到孫越平日裡專門負責處理各種事務的地方,一點也不客氣的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

茶水剛倒好,孫越就從門外慌慌張張走了進來,連忙在少年麵前跪下,恭敬道:“末將孫越參見太子殿下!”

這個在百姓們麵前侃侃而談,許下種種承諾的人並非彆人,正是梁休。

從西陵回來之後,梁休就馬不停蹄的感到了南海,但他並不著急出麵,而是先潛藏在香江和鏡島一帶,仔細尋找如今這兩個地方的癥結所在。

但讓梁休驚訝的是,孫越竟然在香江順利降服了劉家,讓劉家心甘情願的為百姓掏錢。

就算孫越現在並不在香江,但香江的基建計劃已經順利開始。

可讓梁休感到頭疼的是,鏡島一帶漏洞百出,要解決的問題就如同一團攪亂在一起的麻線。

雖然快刀斬亂麻是最乾脆的解決手段,可是對梁休來說,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動用這種手段。

見到孫越一臉誠惶誠恐的模樣,梁休擺了擺手,示意他可以站起來說話,隨後才緩緩道:“孫將軍,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殿下委托,不敢怠慢,隻希望殿下不要忘了,對我手下的海軍好一點就是。”

孫越哈哈一笑,倒是冇有太放在心上。

相比於梁休的到來,孫越現在更在意的,還是鏡島的局勢。

“殿下方纔所說的方案,簡直每一件都讓在下大開眼界,但在下還有一事想說。”

他抬起頭,將蛇頭幫的事情告訴了梁休。

黑蛇等人雖然已經被孫越打敗,卻並冇有消滅。

這個鏡島的毒瘤就如同一顆弄丟了的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爆炸

一旦蛇頭幫再次出現,在島上造反,肯定會破壞掉梁休此前佈置下來的大好局麵。

梁休聞言,眉頭挑動了幾下,好奇看向孫越,問道:“不過一個小小幫派,為何能讓將軍這般在意?”

孫越連忙將她之前聽說的事情給梁休講了一遍。

蛇頭幫威脅並不大,但讓他擔憂的,還是蛇頭幫背後的王爺。

孫越膽子再大,也不敢真的跟王府作對,以前他之所以敢跟梁休刀劍相向,是因為背後還有昌王。

但現在孫越腦子裡想的,卻是如何保住自己手下的海軍。

雖然梁休對他十分欣賞,但他毫不懷疑,如果出現了什麼危機局麵,並且犧牲海軍能換來平和的話,那梁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犧牲海軍。

當然,這些話他隻是隱藏在心底,並不會當著梁休的麵說出來。

不過這個訊息,梁休倒是並不意外,畢竟如果背後冇有人支援,蛇頭幫也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飛速崛起。

“這個所謂的王爺,指的想來是墉王吧?”

梁休揉了揉眉心,心情有些煩躁。

之前墉王給炎帝送去阿芙蓉,他就已經猜到背後的隱情。

所以這老東西會在這種時候站出來給自己使絆子,一點也不奇怪。

隻是要如何對付墉王,卻是個難題。

這倒不是因為他顧忌墉王王爺的身份,隻是南粵跟南境一樣,地方勢力盤根錯節,墉王更是在南粵一帶經營了數十年。

南境還有各路世家豪族跟昌王明裡暗裡勾心鬥角,但南粵可就是墉王的一言堂了。

更何況,梁休能肯定的是,這些阿芙蓉並不是出自墉王之手,那就說明在墉王的背後,還有其他海外勢力。

雖然並不知道西方那些人如今的科技都發展到什麼地步了,但從之前昌王能從他們手中買來大炮,就能看得出來,他們的武器也肯定已經十分先進。

見到梁休一臉發愁的樣子,孫越忽然問道:“殿下是覺得墉王實力強大,不好對付?”

“在下卻有所耳聞,墉王的背後,是一群來自海上,黃頭髮藍眼睛的怪人,他們明裡暗裡給墉王提供了許多支援,如果冇有了他們,墉王也無力控製南粵那麼多的人。”

“若殿下需要,我也可以率領海軍,去海上跟那些洋鬼子打上一仗,挫挫他們的銳氣。”

他握緊拳頭,隔空揮動幾下,一臉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