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盆燒著獸炭,靠近牆邊,一隻銅製的蓮花香爐,冒著細細的青煙。

這讓房間裡,一直香風燻人,暖意洋洋,幾如春天。

可現在,空氣中的溫度,卻似乎在迅速下降。

羽卿華目瞪口呆地看著梁休。

忽然有種,一拳砸在他鼻子上的衝動。

絕世妖嬈的女子發誓,她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一百萬兩!

彆說收買一個梁休,怕是連自己,都可以收買了!

這個傢夥,他到底知不知道,一百萬兩是多少錢?

怎麼不要一千萬兩呢?

羽卿華氣得不輕,卻在心中告誡自己,冷靜,一定要冷靜,這人有必要爭取過來。

強忍住火氣,她微微一笑:“梁公子,一百萬兩,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是啊,我就是開玩笑。”梁休坦然自若。

羽卿華:“……”

過了片刻,她皺紋問道:“公子這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你是先和我開玩笑的,我當然得有所回報,大家禮尚往來嘛。”

梁休攤了攤手。

羽卿華胸中火氣,噌一下就往上竄。

她算是看出來了,梁休分明在故意戲弄自己,這激起了她的一絲傲氣。

再次壓下火氣,她眼眸流轉,嬌滴滴道:“這麼說,梁公子是不同意了?”

“可惜呢,奴家還在想,將來公子為我辦事,日久天長,展露出才華,說不定,奴家真會折服於公子,與公子長相廝守,如今看來……哎。”

她輕輕一歎,似乎在為梁休的放棄而惋惜,又似在自艾自憐。

這女人也夠厲害,為了拉攏梁休,不惜拋出自己做誘餌。

隻可惜,梁休早就見慣這種套路。

這就像前世,某些奇葩老闆。

招聘員工時,拿將來許諾,大談理想發展,灌心靈雞湯。

現實卻是,卻連一百塊的工資,都不願給員工漲。

不過是空頭資票而已。

這讓梁休深刻地明白了一個道理:

一切不給實際利益的承諾,都是水中花,鏡中月,都是耍流氓。

“小姐不用歎氣,這隻能說明,你我有緣無份,晚安,告辭,拜拜。”

梁休無動於衷,揮了揮手,再次瀟灑轉身。

吃不到,就果斷放棄。

反正,前麵還有一大片森林,俊秀挺拔,身姿妖嬈,誰特麼還能在一棵樹上吊死?

再說,家裡還有兩顆水靈靈的小白菜,也不比這株帶刺玫瑰差。

看,這就是大戶人家。

做選擇時,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你給我站住!”

一聲嬌叱,羽卿華徹底爆發。

梁休隻覺得眼前一花,這名妖嬈美女,竟鬼魅一般出現在自己前方,堵住了門口。

“糟糕!她竟會武功!”

儘管梁休不會武功,但,並不是毫無眼力之輩。

眼前這個女人,速度快成這樣,普通人哪有本事做得到?

梁休微微變色,飛快退後兩步,同時雙手縮進袖口,手指拈住塗有桃花醉的銀針,嚴陣以待。

如果羽卿華,真要不顧一切動手,他也隻能,選擇亡命一搏了。

梁休現在很後悔。

現實終究不是電影,哪有那麼多風流才子,被青樓頭牌看中的好事。

早知道有這一出,真該把那喜歡蹲房梁的死太監帶上來。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梁休隻能強迫自己鎮定。

這是他轉生後,第一遭遇危機,必須要想辦法,先保住小命才行。

想到這,他看著麵若冰霜的羽卿華,一邊暗暗戒備,一邊強笑道:

“羽卿華小姐,你我無冤無仇,你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講道理?”

“嗬嗬,你都不和我講道理,我又憑什麼和你講道理?”

羽卿華冷冷一笑,目光深邃莫名,如一汪幽潭,有種讓人心悸的感覺:

“你說,你讓本小姐不開心,我該怎麼懲罰你?”

“能不能不懲罰?”

“你說呢?”羽卿華始終直視著他,步步逼近,手指撩撥自己的鬢髮,笑得十分詭異,“到目前為止,所有得罪我的男人,還冇有一個逃得過的。”

“凡事總有例外嘛。”

“那你可得努力了。”

“我……”

隨著她逼近,梁休忌憚越重,突然苦澀一笑,舉起雙手,暗藏的銀針對準羽卿華。

“好了好了,我投降,我答應你,這輩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總行了吧?”

一邊說著,一邊默默計算距離。

隻要對方再走近一步,哪怕他不會武功,也有得手的機會。

可偏偏,像是有所感應,羽卿華突然站住,竟不走了。

尼瑪!

梁休麵色一僵,心中頓時涼了一半。

蒼天啊,你在戲弄小爺麼,要不要這麼悲催?

“遲了。”

麵對梁休的緩兵之計,羽卿華無動於衷,悠悠開口:“你很聰明,所以,你現在說什麼,我也不會相信。”

“那你要怎樣才肯信?”梁休視線注意腳尖,一點點向前挪動。

“看著我。”

羽卿華的聲音悠遠飄忽,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

梁休下意識抬眼,立刻看到一對詭異的眼睛。

深邃如淵的眼瞳中,似乎有無數花瓣飄落,化作兩個漩渦,深不見底。

彷彿有著某種魔力,將意識不斷往裡麵拉扯,讓人放棄抵抗,甘願沉淪。

梁休眼前,忽然出現一片粉紅世界,到處都是奇花瑞草,五彩斑斕,落英繽紛,就像天堂。

“你……”

他隻吐出一個字,雙眼便化作茫然,毫無焦距,呆呆站在原地。

羽卿華嘴角微挑,似乎對自己催眠的效果,十分滿意。

她雙眼漩渦轉動,再次慢慢靠近,呢喃低語:“梁不凡,告訴我,你的真正來曆。”

“好的,我其實……”

粉紅世界裡,梁休麵前,突然從天而降一位仙女。

她是那麼完美、聖潔、高貴、不可侵犯,憐憫蒼生,讓人心甘情願為了她,奉獻一切。

就在梁休,即將吐露一切的時候。

一股神秘的波動,突然從手腕處傳來,瞬間將幻境擊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