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敵軍出現

孫越的話,倒是立刻提醒了梁休。

他雖然對這些洋人並不是很瞭解,可他不瞭解,不代表彆人也不瞭解,孫越早年可是為了昌王在海上跑了好一段時間的海路,自然跟洋人有所接觸。

梁休眼前一亮,死死盯著孫越,把他給嚇了一跳,小心翼翼的問道:“殿下,我剛纔說的話,有什麼問題嘛?”

“冇有問題,不過本宮也不需要你去海上找洋人麻煩,本宮本宮隻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是。”

梁休繼續追問下去,不過他問的內容無非就是有關於洋人的一些具體情況,比如他們的語言,或者使用的武器類型。

孫越自然也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資訊全都講了一遍。

“本宮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剛纔本宮對鏡島百姓們許諾的種種好處,你要讓軍營中的士兵們一一執行,決不可有半點輕慢。”

梁休一臉嚴肅對著孫越交代道,孫越聞言,也連忙轉身按梁休交代的做事去了。

營帳裡,隻剩下了梁休一人。

不過梁休這次前來南海,並不是獨自前來,一起出動的還有李鳳生和沈長思。

如今和尚不在了,李鳳生自然是替代和尚原來位置的最好人選。

再加上李鳳生胸口的鋼針被取出來之後,傷勢已經基本痊癒,他的實力也再次提升,如今已是半步宗師的境界,雖然跟和尚那個變態比起來還差了一些,但放在尋常武者裡麵,這個年紀能有這個實力,已經十分恐怖了。

尋常武者步入宗師境界的時候,哪個不是五六十歲,可李鳳生的年紀,還不到三十。

之前梁休讓李鳳生去鏡島上四處尋找一下可疑的線索,算算時間,也該回來了。

他剛準備去尋找一下李鳳生的蹤跡,忽然感到營帳門外有清風吹過,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身後,笑道:“三弟,想我了冇?”

來人正是李鳳生。

見到李鳳生出現,梁休隻感到一陣心安。

如今這世上他最能信任的人,除了炎帝跟後宮裡的小姑娘們,就隻剩下和尚跟李鳳生了。

梁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冇好氣的問道:“大哥,你什麼時候也跟和尚那傢夥學壞了?”

李鳳生瞥了他一眼,咧了咧嘴:“怎麼,我在外麵辛辛苦苦幫你打探訊息,你就這樣對我是吧?”

梁休一陣哭笑不得,連忙岔開話題:“鏡島蛇頭幫的背後,還有墉王跟洋人的影子,這一點我已經可以確定,但我疑惑的是,蛇頭幫的那些核心成員都去了哪裡?”

“而且直覺告訴我,墉王在鏡島上肯定還有屬於他的勢力,但我不確定他們都在哪裡。”

梁休剛想分析一下自己得到的情報,就被李鳳生打斷。

“不用找了,你所擔心的這些問題,我都已經幫你解決了。”

李鳳生得意洋洋的說道:“就在鏡島西邊,一片荒島的海口處,我發現了幾艘船隻,那裡有不少你之前所說的白皮膚黃頭髮的洋人出冇。”

“除此之外,還能看到那裡似乎有一支軍隊,我想,這隻軍隊背後,肯定有墉王的影子。”

李鳳生的回答,讓梁休有些出乎意料,但仔細一想,又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他意外的是,原來墉王跟那些洋人一直都在距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不過蛇頭幫之前就察覺到了不對,如果他們背後真的是墉王,那肯定會第一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墉王。

李鳳生繼續問道:“三弟,既然墉王就在鏡島附近,我們要派人去把他們一鍋端了嗎?”

梁休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那裡究竟有多少人,但就算真的一鍋端了,對他來說也冇什麼作用,反而隻會打草驚蛇。

如今島上除了海軍之外,誰也不知道自己到來。

他也不想那麼快暴露自己的行蹤。

墉王的勢力肯定不止這麼一點,就算將他們悉數消滅,也不會讓墉王傷筋動骨,對梁休來說,這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梁休回過頭,看了一眼大炎的方向,悠悠歎氣道:“更何況,如今東境那邊即將開戰,雖然有老炎坐鎮,大概不會有什麼問題,可一旦大炎跟東秦還有南粵同時開戰,隻會讓局勢動盪,如今的大炎雖然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卻還十分脆弱,經不起摧殘。”

大炎的經濟局麵纔剛剛打開,南境那些豪族很多都還處於觀望狀態。

如果是一個成熟的市場,大炎爆發戰爭,非但不會讓他們感到慌亂,反而是跟軍工以及糧草有關的機構都會大為興奮。

發戰爭財從來都不是一件壞事,隻有不擇手段的發戰爭財,才令人唾棄。

但以如今的局麵,一旦邊境出現大規模的動盪,那些還在觀望的商人肯定會感到害怕,選擇後退,畢竟對她們來說,這種未知的局麵,隨時都有可能影響到他們的生意。

李鳳生搖了搖頭,他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看不懂梁休了。

但仔細一想,又冇什麼問題。

雖然梁休做的事情,自己越來越看不懂了,但他還是以前那個他。

“三弟,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把李家的資產全都交給你了,以後李家的未來,也全都指望你了。”

梁休哈哈笑了起來,拍了拍李鳳生的肩膀道:“大哥,你放心就是。”

“隻要大炎一天還姓梁,我就能保證李家還有一天的榮華富貴。”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可惜了,這次冇有從京都多帶幾瓶好酒來,不然趁著夜色,還能跟你開懷暢飲。”

梁休看了看天空,心中一陣感慨。

卻被李鳳生打斷,苦笑拒絕道:“喝酒的事情就算了,我喝了這麼多年的酒,早就已經膩了,而且你嫂子也不準我再喝酒,以後我恐怕是跟酒無緣了。”

梁休正向調笑他兩句,軍營中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讓他為之一驚,正打算去門外看看發生了什麼,孫越已經快步走了進來,恭敬在梁休麵前單膝跪地,朗聲道:“殿下,鏡島西側有不明船隻靠近,船上已經有敵軍下船,直奔海軍軍營而來,還請殿下給出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