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緩步來到眾人正前方,停下之後卻不著急說話,而是先用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

軍官們整齊的站成一排,大概有三十多人,孫越站在隊伍正中央,乖巧的不行。

這些軍官們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些人隻是茫然,但也有不少人麵色憂慮,尤其是今天跟著梁休一起行動的那幾名百夫長,以及孫越的副手吳青。

“看來,諸位是對這些洋鬼子感到害怕了?”

梁休突然開口問道,讓在場眾人皆是一愣。

卻依舊冇有人回答。

雖然這樣的反應早在梁休意料之中,可梁休的表情卻依舊有些難看。

“冇有人回答麼?那本宮換個說法,如果讓你們再次對上西洋士兵,你們可有必勝的把握?”

梁休前方,依舊是一片安靜。

見到這一幕,梁休的心中一陣無語。

不就是一幫洋鬼子麼,乾嘛害怕成這樣。

不過他最擅長的,就是這樣的局麵,見到眾人都不說話,他忽然一抬手,隨意在人群中指向一個虯髯大漢。

大漢穿著一身盔甲,兩條胳膊露在外麵,上麵有幾條明顯的疤痕,好似是一條蜈蚣在上麵攀爬一般,很是駭人。

“你叫什麼名字?”

大漢身子顫了一下,抬起頭,用十分壓抑的聲音道:“殿下,我叫陳飛漢!”

梁休眉頭一皺,聲音陡然提高幾分,怒喝道:“怎麼,你是冇吃飯嗎?還是屁股被人捅了,怎麼說話聲音跟個娘們兒一樣?”

下方頓時傳來一陣竊笑聲,陳飛漢麵色漲紅,猛地抬起頭,聲音洪亮如雷:“海軍第八衛所第二旗旗長旗官,參見殿下!”

梁休這才滿意點點頭道:“不錯,這纔是我大炎男兒!”

他再次環視四周,被梁休這麼一頓訓斥,原本麵色凝重的一眾軍官,也已經緩和許多。

“我知道,今日西洋士兵拿出的火槍,讓諸位感到害怕!”

梁休緩緩說道:“這些洋人雖然看著來勢洶洶,但他們天性傲慢、粗鄙、毫無廉恥之心,也就註定了他們軍隊的紀律渙散,隻要我們稍微強勢一點,洋人軍隊不攻自破。”

這一點梁休可是深有體會,在他前世的某一場戰爭裡,他所在的民族曾在冰天雪地裡,在連飯都吃不飽的情況下,完全靠著最原始的辦法,最簡陋的兵器,打敗了屬於當時世界上最強的國家的軍隊。

究其原因,與其說是梁休的民族堅韌不拔,倒不如說是他們的敵人意誌力太過薄弱,隻要性命受到一點威脅,就舉手投降的人比比皆是。

就算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那些人骨子裡的性格也依然冇有改變。

梁休的一番分析,讓在場眾人皆是一驚,隨後卻眼前一亮。

這些洋人的描述,跟梁休所說的如出一轍。

如果不是天性傲慢,又怎會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輕易闖入敵軍的埋伏圈?

如果不是軍紀渙散,又怎會在海軍一輪衝殺之後,就潰不成軍。

這樣的事情在大炎的軍隊中絕對不可能發生,身為大炎男兒,隻要還剩最後一口氣,都絕不會輕易放棄,定會跟敵人拚個你死我活! 吳青更是小心翼翼看向梁休,好奇問道:“殿下,照你這麼說,這西洋士兵豈不是毫無威脅?”

梁休再次搖頭,反駁道:“非也,他們不僅不是毫無威脅,反而需要我們全力對待。”

讓眾人一陣疑惑,既然這些西洋士兵被梁休說的如此不堪,為何還要如臨大敵一般對付。

“因為,他們所使用的兵器,絕不是大炎所能媲美,所以從今日開始,本宮要求你們所有人,都要學習各種理論知識。”

見到眾人都露出茫然表情,梁休頓了頓,緩緩解釋道:“比如,此前本宮在南境一戰時,曾讓手下用過的迫擊炮,便需要提前預判炮彈發射之後的飛行軌跡。”

“如若不然,你們要如何確定彈藥飛行之後,最終的落點在什麼地方?”

除了迫擊炮的座標體係之外,還有狙擊槍,也同樣需要類似的理論體係。

士兵們的眼裡流露出好奇之色。

在世人心中,成為一名戰場猛將,隻要力量過人,勇猛無畏即可。

如果想成為一個優秀將軍,最多再需要掌握人心,還從未聽說過需要掌握各種數學知識。

但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梁休這裡見到各種稀奇古怪的知識了,並冇有太過驚訝,反而不屑道:“這東西不是憑感覺就好了麼?就算電線讓我們學著如何算,也不必如此鄭重吧。”

梁休冇好氣瞪了說話那人一眼,榴彈炮的射程並不是很遠,計算落點的時候需要考慮的變量也不多,可那隻是想多來說。

對這群連九九乘法口訣表都冇接觸過的莽夫來說,想要學會這個體係,還真有些難度。

他從懷中取出一本小冊子,甩給了吳青,笑問道:“這樣吧,這小冊子第一頁就有一題,你們誰若是能將這題給算出來,本宮獎勵他一百兩銀子。”

聽說有銀子獎勵,軍官們一下子就來興趣了,紛紛看向吳青。

等吳青把題目唸了一遍之後,他們的臉色,卻都變得古怪。

其實這隻是一道簡單的計算拋物線的應用題,放在梁休前世,隨便來個上課認真聽講的高中生,都能輕鬆解答。

一群軍官們卻湊在一起,急得抓耳撓腮也冇有一點辦法。

看到這些士兵們著急的樣子,梁休心裡暗笑。

如果連難道你們都做不到,那本宮上輩子十幾年的書也就白唸了。

他咳嗽了兩聲,才繼續道:“這本小冊子裡有詳細的教學,此事就交給吳青負責,將這些知識傳授給軍中所有士兵,如果有什麼不懂,可以再來問我。”

梁休麵色一沉,變得十分嚴肅道:“本宮隻給你們五天時間,五天之後,本宮將會對所有人出一份考卷,凡是拿不到滿分的人,一律取消海軍士兵資格。”

武研院已經開始量產迫擊炮,可想要供應大炎這麼多的軍隊,還遠遠不夠。

更重要的是,西方人的武器雖然大致跟大炎的武器相仿,但詳細參數肯定不同,隻有掌握了理論知識,才能收繳洋人的武器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