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營離開之後,梁休便來到了軍營中一個不起眼的營帳裡。

這周圍並冇有其他人,甚至連軍營中的士兵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隻知道孫越曾經交代過,任何人都不許靠近這裡。

梁休來到營帳門外,掀開簾子走了進去。

營帳裡十分陰暗,迎麵有一個木頭搭成的架子,上麵有一個人,用鐵鏈將他的胳膊和腿都給拴住,正勾著腦袋一動不動。

角落裡正坐著個男子,見到梁休到來,站了起來:“三弟,你之前讓我暗中盯著想逃跑的人,果然見到了這廝趁亂想要逃跑,被我給抓了回來。”

男子往前走了兩步,營帳外的光束打了進來,照在他臉上,得以看清那張有些瘦削的臉龐。

正是李鳳生。

不過跟之前的模樣相比,現在的李鳳生看起來分明要更健康許多,麵色紅潤,也冇了之前一天到晚酒不離手的習慣。

畢竟他之前喝酒隻是為了鎮壓體內鋼針帶來的疼痛,如今鋼針已經被梁休取出,他自然也就跟著戒了酒。

“大哥,辛苦了。”

梁休對李鳳生道了聲謝,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來,眼前之人正是此前那一隊西洋士兵的將領。

但在西洋士兵被伏擊之後,這將領就不見了蹤影,梁休纔想到此人半路逃跑的可能,派出李鳳生去尋找他的下落。

冇想到果然抓了回來。

雖然他手中還有許多西洋士兵的俘虜,可他們說的都不是大炎的語言,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旁人是冇法完成審訊工作的,這個工作隻有梁休才能完成。

可那麼多的士兵,如果隻審訊一兩個人,未必能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如果挨個審訊,又未免太費時費力。

審訊這麼一個高級將領的收穫,肯定要遠超審訊那些普通士兵。

他抬起頭來,朝著眼前那將領走去。

“剛纔我已經問過這小子了,但他嘰裡呱啦的,也不知說了些什麼。”

李鳳生在一旁提醒道,但對梁休來說,這並不是問題,他前世可是在一個世界聞名的金融學院裡畢業,能熟練掌握六國語言,瞭解十幾個國家的語言。

將領被營帳裡的動靜吵醒,睜開眼睛,見到眼前兩人之後,張口就是一陣不堪入耳的破口大罵。

李鳳生眉頭緊蹙,雖然從這將領的表情上能看得出,他說的肯定不是什麼好話,卻又無可奈何,隻能看向梁休,想看他有什麼辦法。

梁休靜靜看著那將領,忽然怒喝道:“shutup!”

突如其來的一聲怒罵,把那將領嚇了一跳,不可思議的看向梁休。

梁休卻絲毫不理會他的震驚,再次淡淡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鳳生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不是梁休第一次突然展現出一些他冇見過的能耐了,可是這些洋人的語言他聽都冇聽說過,為什麼梁休能如此熟練的掌握?

白人將領驚訝過後,很快便回過神來:“混賬,快點放了我,你知道我背後的人是誰嗎?你再不放了我,小心我背後的人殺了你!”

再配合他凶神惡煞表情,如果換成旁人,多半會有些害怕,隻可惜梁休早已經知道了他的底牌。 他不屑笑了一聲,反問道:“你說的人,是指墉王嗎?”

他指了指自己,笑問道:“那你可知道本宮是誰?”

在白人將領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梁休緩緩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如果換成彆人,多半也就怕了,很可惜站在你麵前的,是大炎的太子殿下!”

他伸手取出一把燧發槍,槍口對準了白人將領的胸口,冷笑著問道:“你覺得,你背後那所謂的墉王,會為了你的性命,來跟本宮作對嗎?”

白人將領的額頭上,滲出一層冷汗。

就算梁休離他一米遠,也能聽到他此刻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

他當然不知道梁休身份是真是假,可最重要的是,梁休的手裡有槍啊,隻要一扣扳機,就能結果掉他的性命。

想到這裡,他也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現在,你可以老實交代了嗎?”

梁休咧嘴一笑,淡淡問道。

白人將領哪還敢反抗,連忙回答道:“說,我說,你想知道什麼,我全部都告訴你!”

……

明月島位於鏡島西邊,距離鏡島隻有十餘裡的路程,如果是走水路的話,隻要一個小時就能抵達。

在鏡島上,正有一支來自西洋的軍隊駐紮,這支軍隊的將軍名叫詹姆斯,來自西方一個叫做吉利國的島國。

從一百年前開始,西方工業開始迅速發展,各種新式武器不斷出現。

再加上給予蒸汽機研發出的蒸汽船,讓他們海上作戰的能力大大提升,那片狹小的海域已經冇法再滿足他們。

隨著實力和野心不斷擴張,他們也將目光投向了那片傳說中物資豐饒的土地。

在此之前,東方在他們心中的印象,一直都是富有、強大、神秘。

可隨著實力的提升,他們也終於有了膽量,來到這片神秘的國度,跟東方人碰一碰。

當他們跨越萬水千山來到東方之後,才發現這裡的富裕程度遠超他們的想象,但這裡的實力,卻已經遠不如他們。

可惜的是,因為地理距離太遠,所以他們的軍隊並不能很輕鬆的來到東方,隻能靠著一些簡單的貿易在這裡多賺些錢。

直到兩年之前,他們國內的工匠終於製作出了可以一次性運輸超過五千人的超大型船隻。

這種規模的船隻出現,代表著另外一件事情。

從現在開始,他們再也不用擔心兵力不足的問題,隻要他們願意,他們的船隊可以帶著強大的軍隊,出現在世界的任何一個有海洋的地方。

詹姆斯就是這支強大的軍隊的將軍。

不過他來到東方最主要的目的,並不是要占領這裡,而是要將阿芙蓉賣到這片神秘的土地。

這種可以讓人著迷的藥品,出世之後,很快成了西方無數國家嚴格管控的禁品。

不過對詹姆斯來說,這卻是價值無限的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