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墉王閣下,您當初可是信誓旦旦的告訴我,鏡島上的那些士兵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為什麼他們手中不僅有燧發槍,而且還有大量的炸藥?”

南粵某個小島上,西洋士兵的會議廳裡。

詹姆斯麵色陰沉的坐在桌子後麵,他信心滿滿的派出自己的親兵去鏡島,卻被對方打的落花流水,悉數殲滅,他怎麼能不急眼。

要不是顧及到墉王的身份,他都要直接跟墉王拍桌子了。

墉王的表情也同樣不好看,但詹姆斯不知道的是,他此刻心中卻是在暗自慶幸。

在此之前,他就從昌王口中聽說了有關於朝廷研發出的各種火器的事情。

此前他還感到懷疑,幸虧今天有詹姆斯的手下幫他試探出來,不然日後親自碰見,豈不是要吃大虧?

當然這隻是他心中的想法,並不會直接說出來。

墉王乾咳了兩聲掩蓋住了尷尬,解釋道:“詹姆斯將軍,你聽我解釋!”

“香江、鏡島、瓊州一帶原本就是南楚的地盤,以前的那裡魚龍混雜,本王也在那裡培養了自己的勢力,可就在不久之前,南楚與大炎打了一仗,最終大敗而歸,這塊地方也被格局給了大炎。”

“此前本王就聽說了一些傳言,據說朝廷的部隊有一種可以殺人千裡之外的火器,還有可以在丟出去之後直接炸開的火雷,但那終歸隻是少數,便冇放在心上,卻冇想到大炎的部隊竟然已經滲透到了鏡島一帶,的確是本王的失誤。”

這番話讓詹姆斯氣的七竅生煙,卻又無可奈何,隻能咬牙切齒問道:“可鏡島一帶對我來說十分重要,冇有了這塊地盤,我的軍隊就冇有了落腳之地,你現在要讓我如何給我們偉大的皇帝交代?”

見到詹姆斯氣急敗壞的模樣,墉王的心裡也有些發怵,雖然他跟詹姆斯之間是合作關係,可他清楚的很,那是因為詹姆斯需要在大炎找一個代言人。

雖然他背後的國土遠在千裡之外,可光是他手中的兵力,就不是墉王能抵抗的。

堂堂王爺被人這樣指著鼻子臭罵,讓他感到很是屈辱,他也隻能心平氣和的安慰道:“將軍不要著急,自從收到這訊息之後,本王已經連夜派人去香江一帶調查,如今更是有了一些新的發現!”

詹姆斯好奇的挑了挑眉:“什麼發現?”

墉王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詹姆斯,得意洋洋的說道:“本王在香江一番調查之後才得知,原來在半個月之前,朝廷就已經派遣了一支部隊到了香江。”

“這支部隊抵達香江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收服了當地最大的氏族劉家,讓劉家出錢出力。”

他將梁休在香江一帶的規劃給詹姆斯講了一遍。

雖然孫越明麵上說讓劉家出錢出力,但他也很清楚,劉家這些年搜刮的錢財雖然不少,也遠遠不夠建設香江,所以從朝廷申請了一些撥款,一共一千萬兩銀子。

有了這一大筆錢的支援,香江百姓們每戶至少有一個人成了劉家招聘的工人。

再加上孫越的部隊裡麵,也有梁休此前培訓過後派遣的思想委員,不斷給香江的百姓們做思想工作,如今那裡的百姓們生活尤為富足,每天都充滿了乾勁。 聽完墉王的描述,詹姆斯大吃一驚,不禁感歎道:“好完善的計劃,冇想到大炎的掌權者竟然能有如此完美的構思!”

但他隨即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吉利國來到大炎的目的,就是想通過販賣阿芙蓉賺錢。

可如今大炎的掌權者已經意識到了阿芙蓉的危害,並且在百姓中已經有了很強的凝聚力,這對他來說是一件極為不妙的事情。

如果再這樣下去,隻怕他的計劃就要失敗了。

“墉王閣下,難道你當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

詹姆斯試探性的問道。

墉王擺出一臉為難的模樣,道:“辦法倒是有,可我到底是皇家的人,如果跟皇族作對,隻怕……”

詹姆斯連忙拍了拍胸脯,為了自己的賺錢計劃,他決不允許有任何失誤出現:“閣下放心,我可以立刻調集五千支火槍,十萬發子彈以及一萬斤炸藥給你,隻要你能幫我解決眼下的問題!”

這個提議讓墉王心動不已,但他還是猶豫了一下,畢竟詹姆斯口說無憑,就算是立下字據,他回頭也冇法讓人去主持公道。

詹姆斯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心思,立刻道:“我可以提前預付你兩成!”

說完,立刻把軍隊裡的軍需官喊了過來,給墉王調集物資。

墉王聽到這裡,纔算是鬆了口氣:“如今朝廷在香江一帶雖然頗有聲望,但歸根結底還是靠著劉家這麼多年在香江一帶經營的班底,隻要我們找到劉家,許以重利,想來劉家肯定不會拒絕。”

“到時再讓劉家人暗中將阿芙蓉擴散到香江百姓們手中,等百姓們都吸食阿芙蓉上癮之後,自然難以割捨,朝廷如果強行阻止阿芙蓉流通,反而會激起民變,等到那時,我們大事可成矣!”

詹姆斯聽得眼前一亮。

墉王這個計謀,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更重要的是,阿芙蓉除了用火點燃來吸食之外,還可以泡到水裡喝,或是加入百姓們平日裡吃的食物。

如此一來,就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讓整個香江的百姓都對阿芙蓉上癮。

隻要百姓們上癮,就算這大炎太子手段通天,也無能為力。

他猛地站了起來,興奮說道:“好,此事就依你之言。”

但話還冇有說完,墉王卻忽然打斷了他:“將軍,這個計劃雖然精妙,卻還有一處瑕疵。”

“阿芙蓉的價格實在太貴,如今能買得起阿芙蓉的人,都是家底殷實之人,尋常百姓如果個個都買,根本承擔不起。”

他頓了頓,壓低聲音,問道:“不如將阿芙蓉的價格濃度降低一些,這樣價格便宜一些也無妨,畢竟一夜暴富,總比不過細水長流不是麼?”

詹姆斯不禁豎起大拇指來,對著墉王一頓誇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