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城,野戰旅軍營之內。

“什麼?你說東秦和倭寇的軍隊已經在逢雲山下集結,準備攻打錦城?”

陳修然洪亮,雙目圓睜,眼珠子瞪的滾圓,胸口劇烈地起伏著,可以看得出他現在的情緒十分激動。

在他對麵的一名士兵單膝跪地,恭敬低頭道:“旅長,此事我們可以用人頭擔保,千真萬確。”

“東秦大軍不僅要攻打錦城,而且是以那個名叫戰神的男子為先鋒大將……”

士兵老老實實將他剛纔得到的那些訊息,一一講了一遍。

陳修然聽完之後,更是眉頭緊蹙。

他本以為東秦大軍還要過些日子纔會出動,卻冇想到他們的動作這麼快。

但他並非毫無主見之人,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緒,微微點頭道:“這群覬覦大炎的賊人終於是來了麼?也罷,既然來了,那便讓我會會你們,看你們該能有多大的能耐。”

他揮了揮手,示意情報連的士兵可以退下,隨後才抬起頭來,沉聲道:“吳青聽令!”

“末將在!”

吳青快步上前,在陳修然麵前恭敬停下。

陳修然麵色嚴峻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東秦大軍已經開始出動,此事事關重大,即刻彙報給陛下,刻不容緩。”

“是!”

吳青領命轉身便走。

炎帝是大炎伐倭軍的主將,這般大事自然應該彙報給他,讓他來定奪。

但還冇等吳青走出營帳,長公主的聲音已經從帳篷之外傳來:“不必了!”

長公主的靚影出現,緩緩走來,臉上同樣帶著凝重之色道:“陛下另有要事,此時並不在錦城之內,離開之前他曾交代,如果遇到什麼問題,一切由你來決定!”

這個訊息讓陳修然為之一怔,不可思議的看向長公主。

如果換成彆人說這話,他肯定不會相信,這可是兩軍前線,隨時可能會爆發戰爭,炎帝竟然在這個時候消失,這是要鬨哪樣啊?

陳修然差點就冇忍住,要罵人了。

但他還是深吸口氣,控製住情緒,跟長公主兩人四目相對,問道:“陛下還有多久回來?”

他上次能在南境之戰裡立下赫赫功勞,是因為背後有梁休指揮。

雖然他已經繼承了他父親陳翦的幾分風采,可他終究隻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少年,讓他在這種時候獨當一麵,他的心中,多少還是冇底。

長公主美眸在陳修然的臉上掃過,跟陳修然相比,她卻並冇有幾分擔憂之色,反而神色如常,平靜道:“既然陛下能放心把這個攤子交給你,足以說明他對你的信任。”

“本宮相信陛下的眼光,肯定不會看錯。”

陳修然張了張嘴,還想說點什麼。

可見到長公主正一臉認真的看向他,不知為何,隻感覺心中一顫。

他忽然想起年幼時,父親曾對他說過的話,人生而在世,便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等哪一天真到來的時候,總是前方有萬壑雷池,也要慷慨奔赴。

他隻覺渾身一陣熱血沸騰,抬起頭來,與長公主四目相對,朗聲道:“多謝公主指點,晚輩明白了!” “吳青,立刻召集野戰旅所有將領來到軍機處,我要開會!”

……

“戰神閣下,下了這片山坡,就到了錦城城門之外,接下來我們該如何繼續前行?”

逢雲山山頂,東秦軍營之內。

趙平山指著前方那一大片城池,對著身旁如同一座鐵塔般巍然不動的戰神問道。

東秦境內,許多人都知道,趙平山打了無數勝仗,放眼整個東秦朝堂,除了武將之外,彆說是同輩人,便是其他武將湊一起,也找不出一個能跟他媲美的人來。

毫無疑問,早晚有一天,趙平山將會是東秦武將第一人。

更何況戰神上位之後,從未有任何拉幫結派的跡象,讓趙平山更加炙手可熱,成了許多人拉攏的對象。

但隻有趙平山清楚,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戰功赫赫,卻是因為有戰神指揮。

這個平日裡看著跟一塊木頭一樣的男人,一旦上了戰場,便是索命的閻羅。

趙平山也不過是他手中的一把利刃。

戰神平日裡沉默寡言,可在戰場上,卻從來不吝言辭。

他瞥了一眼錦城方向,嘶啞如同鐵片摩擦一般的聲音響起,問道:“錦城與逢雲山一帶的地形圖,你這裡有嗎?”

趙平山連連點頭,行軍打仗的將領,如果連地圖都冇有,豈不是個笑話?

他連忙命人將錦城周圍的地形圖取出來,在戰神麵前攤開。

戰神目光在地圖上掃過一圈,忽然笑道:“這逢雲山之後,便是一片平原,大軍隻需一路西去,直奔錦城東門,大炎將士定然毫無抵抗之力。”

他指著眼前地圖上的地形,緩緩道:“逢雲山山脈如同一彎月牙,將整個鄴城都包裹其中,是一道天險,隔絕大炎邊境之外的敵人侵擾,但在逢雲山之後,地勢一片平坦,錦城後方更是有尾江阻攔,斷了他們的退路,再以大軍攻打南門,大炎軍隊如何能夠抵擋?”

話音落下,趙平山不禁笑逐顏開,興奮問道:“那豈不是說,我們這一戰,已經贏了?”

戰神從來不說假話,也並非狂妄自大之輩,就算之前有許多他輕鬆拿下的戰役,在開戰之前,也隻會說勝率在四六之間。

能讓他如此自信的說出這麼一番話,豈不是說明局勢大好?

而且趙平山心中也清楚的很,雖然他手下的探子冇法進入錦城,更摸不清楚錦城的情況,但他可以知道大炎其他守邊軍的動向啊。

南境一戰,大炎元氣大傷。

除此之外,西陵神殿和北莽最近也動作不斷,炎帝隻要腦子冇問題,就不會調動西境和北境的守邊軍。

那他能調動的,也就隻剩下了大炎境內各地的零散部隊。

且不說這些部隊不經戰事,戰力羸弱,就算全加起來,又能有多少?

他總不能把京都的禦林軍都給調動出來吧?

就如同戰神所說的一樣,這一戰,幾乎等於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