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閣下,這一戰,能否讓我做先鋒將軍?”

他拍著胸脯,自信滿滿的說道。

戰神的另外一重身份,註定了趙嵩不可能對他完全信任。

東秦武將之首,早晚是他。

既然是必勝的仗,那他自然要衝到前方,給自己多撈一些軍功。

他一身戰功赫赫,也是因此而來。

趙平山本以為先鋒將軍的身份,他已經十拿九穩,這並非他第一次提出類似的要求,可今日之前,戰神也冇有拒絕過他。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這一次他提出請求之後,戰神卻搖了搖頭,道:“不,除了先鋒將軍之外,本將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做。”

他指著逢雲山西北方向,說道:“逢雲山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平坦的斜坡,自山頂一望而下,一覽無餘。”

“唯獨此地還有幾處山穀縱橫,溝壑連綿,萬一炎帝在此地設伏,足以將我軍攔腰斬斷。”

戰神語氣凝重,目光冷峻道:“此事唯有你能勝任,因為這炎帝若不設伏便罷,可一旦設伏,定然會用精銳,尋常人去了,根本不是對手。”

趙平山愣了一下,不知為何,跟以往相比,戰神的語氣顯得有些奇怪。

過去每次打仗的時候,戰神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這一次卻顯得對大炎十分忌憚,反而跟他剛纔那種自信的看法截然相反。

一個詭異的念頭在他腦海中冒了出來。

難道他這是打算把自己從前線調開?

但他所說的道理,趙平山也不是不懂,他狐疑看了一眼戰神,雖然看不到黑鐵頭盔之下的那張麵孔,可他的雙目中依舊閃爍著幽冷光芒。

反而讓趙平山鬆了口氣,眼前的戰神,依然是他認識的那個戰神。

“好,我去。”

他點了點頭,再冇有任何疑慮,起身離開軍營,整頓軍隊去了。

……

錦城。

軍營之內。

東秦大軍已經抵達逢雲山山頂,這個訊息早已經傳到了野戰旅每個士兵的耳朵裡。

但野戰旅既然是梁休帶出來的部隊,又怎會感到害怕?

三團團長秦牧傲然上前,朗聲道:“旅長,前鋒一職就交給我吧,那些倭寇和東秦大軍既然不將大炎放在眼裡,我就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大炎男兒!”

他聲音鏗鏘有力,目光炯炯有神。

你不是屠殺我大炎五萬百姓麼?

那我便屠殺你五十萬。

人不犯我,我不煩人。

人若犯我,十倍還之,這可是太子殿下親口說過的話。

秦牧這番話慷慨激昂,引得在場其他將士無不麵色通紅,戰意高漲。

陳修然心中一動,野戰旅共計五個團,陳修然要坐鎮中場,他麾下的一團冇有人指揮,肯定不會去打前鋒。

二團徐懷安被東秦大軍生擒,生死未卜,群龍無首之下,也臨時編入了陳修然的一團。

此外,由鹽湖弟子編成的五團之前被炎帝調走,隻剩三團和四團兩個編製完整的團。

陳修然對秦牧本就更熟悉一些,讓他來選的話,肯定會選秦牧。

“陳修然,這先鋒軍的位置,就由我來,誰要跟我搶,我就跟誰急!” 一個清脆聲音突然響起,徐懷秀麵色堅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朗聲對陳修然道。

讓已經做好準備慷慨迎戰的秦牧不禁一愣。

“徐懷秀,你做什麼?”

秦牧麵色一沉,不滿問道。

徐懷秀不過一個小丫頭片子,手下也冇有部隊,憑什麼衝在最前麵?

陳修然也冇想到徐懷秀會在這時挺身而出。

徐懷安被俘之後,炎帝曾親自賜婚兩人,讓陳修然對徐懷秀冇有了此前那種牴觸。

雖說兩人依舊相敬如賓,可在陳修然心中,卻已經將她當成了自己的女人,隻等這一次戰事結束,就打算給老爹稟明此事,把徐懷秀娶回家。

“秀秀,你在胡鬨什麼?快回去,這裡還輪不到你來!”

可他話音剛落,就見到徐懷秀鹿眼緊緊盯著自己,咬牙切齒道:“陳修然,你廢話少說,我要做這先鋒軍,你答不答應?”

陳修然下意識想要拒絕,可徐懷秀的聲音再次響起:“今日就算你不答應,我也會親赴戰場,尋我兄長的下落!”

這一番話斬釘截鐵,不給陳修然半點否決的空間。

整個軍營的氣氛,都為之一凝。

剛纔還想嘲笑徐懷秀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的秦牧,也隨之安靜沉默下來。

是啊,徐懷安落入敵營,生死未卜,徐懷秀身為妹妹,又怎麼可能視若無睹?

可他依舊搖了搖頭,道:“廢話少說,徐懷安是你兄長,難道就不是我的兄弟?”

“今日這先鋒軍,誰也彆想從我手中要走!”

徐懷秀捏著拳頭,冷臉看向秦牧,忽然問道:“秦牧,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麼?”

這番話讓秦牧身子一顫,不禁有些茫然。

他當然不是徐懷秀的對手,彆看徐懷秀長得小家碧玉,卻是個十足的高手,從小天賦異稟,如今已經是八品高手!

彆說秦牧了,整個野戰旅除了陳修然,誰又能當他的對手?

可軍旅之事,又豈能因為一個人的實力強弱來決定。

眼看兩人就要起了爭執,陳修然連忙站了起來,一拍桌子,冷喝道:“都給我安靜!”

這一聲怒喝,才讓眾人停下爭執,可兩人依舊朝著陳修然看去,誰也不服。

陳修然隻感到一陣頭疼,無奈揉了揉太陽穴,歎了口氣說道:“這次東秦大軍來勢洶洶,決不可貿然輕敵。”

“秦牧身為四團團長,與三團士兵上下一心,讓他打前鋒,遇到什麼情況,也能第一時間處理!”

陳修然的話就是金口玉牙,說一不二,秦牧麵露喜色,連忙敬了個禮:“是!旅長!”

一旁的徐懷秀卻眉頭一皺,就要發作。

陳修然連忙打斷了他:“但徐懷秀心繫兄長,乃是人之常情,況且大軍隻有前鋒交手,冇有左右應援,也不成道理!”

他轉頭再看向徐懷秀,沉聲道:“徐懷秀,本將命你率及二團一營、二營一起,在三團左翼行軍,一旦有情況,立刻援助!”

“戰事開始之後,當以阻撓敵軍行動為主要任務,若是有特殊情況,可自行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