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修然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藏在草叢裡的趙平山表情頓時難看至極。

他麵色陰沉,可陳修然卻渾然不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脫下褲子,上前幾步,找了個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蹲了下去。

一趙平山終於忍不住了,頓時一咬牙,猛地從草叢中跳了出來,口中發出一聲尖銳哨音,一手持刀,朝著陳修然衝了過去。

“你他孃的找死!”

可他剛一現身,忽然聽見身後齊刷刷的一陣聲音響起,身子一僵。

正蹲在地上的陳修然也不緊不慢站了起來,笑意盈盈的朝著趙平山看去,卻是衣衫整齊,哪裡是在方便?

“你詐我?”

都到了這個時候,趙平山怎麼可能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野戰旅的士兵都放聲大笑起來,讓趙平山麵色更加鐵青,猛地一聲大喝,便揮刀朝著陳修然衝去,一副要跟陳修然拚命的樣子。

“郝俊才,拿我槍來!”

隻聽陳修然一聲大喝,郝俊才連忙把他的長槍甩了過去,被陳修然穩穩接住,槍尖一抖,刺向了趙平山。

兩人乒乒乓乓打成一團。

草叢中,趙平山的部下也同時衝了出來,一個個凶神惡煞,揮動著兵器衝向野戰旅。

可他們纔剛衝出兩步,野戰旅人群中就傳來一聲槍響。

砰!

一名士兵仰麵倒下,槍聲也如同鞭炮一般,緊隨其後響了起來。

趙平山手下嫡係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但也反應極快,自然明白這種時候如果後退,隻會被對方火力壓製,毫無還手之力。

想要破局,唯一的辦法就是全力衝殺!

大軍頓時怒喝一聲,朝著野戰旅衝去,但郝俊才也立刻找到了應對之策,眼看敵軍衝了過來,立刻領著手下大軍往後退去,一邊退一邊開槍。

可火槍雖然威力強橫,趙平山這次伏擊帶領的部隊,卻足足有五千人。

又哪裡是一團不過千人能在短時間裡解決掉的?

且戰且退之下,野戰旅也終於被逼到山壁周圍,陷入了退無可退的境地。

郝俊才頓時心裡一橫,拔出腰間手榴彈來,怒喝道:“奶奶的,跟他們拚了!”

野戰旅其餘士兵同樣學著郝俊才的模樣,甩出手榴彈,落入人群,頓時傳來一陣轟響,帶起一片斷臂殘肢,哀嚎陣陣。

郝俊才這才一把拔出腰間佩刀,冷喝道:“衝啊!!”

野戰旅大軍同時出動,齊齊衝入人群,轉眼便亂戰成了一團。

這種時候,野戰旅之前在梁休要求下艱苦練習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

經過一輪燧發槍和手榴彈的轟炸之後,五千人馬隻剩下了三千左右。

麵對三倍於自身的敵人,野戰旅卻絲毫不落下風。

另外一邊,陳修然手中長槍舞得虎虎生風,雖然趙平山也同樣是個高手,可跟陳修然相比,卻還差了一截,兩人碰撞一陣,趙平山便落入了下風,隨後又被陳修然打得節節敗退,最終一槍刺入胸膛。

不遠處,野戰旅雖然人數不如對方,可在互相默契的配合,加上自身戰鬥力本就強悍,竟然絲毫不落下風,反而隱隱有壓著對方打的勢頭。

陳修然眸子微眯,隻看了一眼就能確定,這些東秦士兵已經冇了鬥誌。

剛一現身,就被人用火槍擊倒數百人,再加上主帥被人殺死,現在又被人壓著打,士氣早已經一瀉千裡。

“東秦小兒們,不想死在這裡的,立刻放下兵器,退出戰場,本將放你們一條生路!”

“不然可彆忘了,我野戰旅手中還有許多火雷,便是拚著同歸於儘,也要將你們全部消滅!!”

陳修然忽然一聲大喝,傳進了所有東秦士兵的耳朵裡。

也讓他們都為之一愣,早已經人心惶惶的軍隊中,立刻有許多人開始投降。

這一幕,是壓垮東秦士兵們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冇有人投降,其他人還能咬緊牙關,一口氣堅持下去,可現在有人投降了,自然也連帶著其他人都冇了鬥誌,紛紛放下兵器。

……

錦城西門之外。

在開戰之前,秦牧一共佈下了四條防線。

最後一條防線,在距離城門之外隻有二百多米的地方。

在佈下防線之前,秦牧就曾經想過,如果可以,他希望這條防線永遠也不要派上用場。

因為當敵軍打到這裡的時候,那就代表著錦城的局勢已經岌岌可危了。

可一千人麵對一萬人,除非天兵下凡,否則怎麼可能那麼輕易能抵擋得住?

戰場上,喊殺聲震天。

經過兩個時辰的鏖戰之後,最前麵的三條防線,也終於被硬生生的撕破。

雖然孟沛然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已經付出了五千多條人命的代價,可三團的傷亡也同樣不輕。

“一營、二營、三營,你們各自傷亡情況有多少?”

秦牧怒吼一聲,看著身旁的戰友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他雙目赤紅。

“團長,一二三團加起來,共計陣亡三百七十一人,受傷一百餘人!”

這個數字,讓人感到觸目驚心。

三團自從建起來之後,就從未有過這麼慘重的傷亡,或許在外人看來,三團的這個戰績已經十分驚人了,隻靠著不到一千人的軍隊就能抵擋一萬人馬,就已經是天大的戰功。

可在秦牧眼裡,這還遠遠不夠。

“奶奶的,兄弟們,準備好迫擊炮,跟他們這群王八蛋拚了!”

秦牧終於不再忍耐,怒喝一聲。

迫擊炮最大的優點,就是威力驚人,但缺點也同樣十分明顯。

彆的兵器基本是隨便找個地方就能用,迫擊炮卻要提前準備好工事,而且還必須是固定的地形。

前麵的三條防線都在沼澤地上,所以能安裝迫擊炮的地方,隻剩下了這最後一條防線。

秦牧麵色猙獰,雙目中有熊熊火焰燃燒。

你們這群東秦士兵不是很囂張麼?

之前的火槍跟手榴彈,不過是開胃菜罷了,接下來要送給你們的,纔是重頭戲。

秦牧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猛地從軍營中跳了起來,怒吼道:“開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