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況緊急,本宮先不跟你解釋了。”

梁休打斷了孫越的思緒,下令道:“本宮之前不是讓你額外準備了一隻兩千人的部隊,在島上其他地方埋伏起來麼?”

“你立刻給他們送去訊息,讓他們立刻前往信裡寫著的幾個地方,暗中摸索清楚,如果有敵軍駐紮,傾儘全力在最短的時間裡,用最大的火力發起襲擊,一旦對方整合出了有規模的反擊,立刻開始撤退。”

梁休說著,嘴角帶起一抹冷笑,朝著明月島深處看去。

他跟劉建文見麵之後,劉建文就把詹姆斯派人跟他接觸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並且還得知,劉建文已經答應了讓劉建業去島上做內應,摸清楚明月島的情況之後,再想辦法將訊息傳遞給梁休。

而傳遞訊息的時機,就是梁休攻打明月島的時間。

也就是說,這一場看似突然的襲擊,真正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要正麵跟吉利**隊交戰。

梁休和孫越等人,不過是一個誘餌,真正的主力進攻部隊,是梁休讓孫越提前埋伏下去的那支兩千人的軍隊。

哼,你們這群隻會給人開空頭支票,畫大餅的洋鬼子,也想跟我們玩暗度陳倉的這一套?

殊不知這一套在一千年前,就已經被中原的老祖宗玩的滾瓜爛熟了。

梁休心中冷笑著想到。

正麵戰場上,吉利**隊的傷亡越來越慘重,短短十幾分鐘,就至少有一千五百人因此陣亡。

這還是詹姆斯讓先鋒軍隊分散開來的結果,如果還是跟之前集中衝鋒,隻怕傷亡要更加慘重。

看著吉利**隊淒慘的模樣,梁休卻是有些可惜。

如果地雷的威力在大一點就好了。

不過這還是武研院研發出來的第一代地雷,梁休之前給歐林講述過大致的思路之後,歐林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研發出來的,所以並冇有那麼完備。

隻不過歐林是覺得梁休能用得上這東西,所以在研發出來之後,留下了一部分樣品用來研究改進,剩下的所有成品全都給梁休送了過來。

但吉利**隊跟海軍軍營之間的距離,隻剩下了不到兩百米。

吉利軍又往前推進了十幾米,卻再冇有觸發一顆地雷。

見到這一幕,詹姆斯原本沉重的心情,終於放鬆下來,頓時興奮了起來、。

他知道,前方已經冇有地雷了。

再往前去,就是敵軍自己的軍營之外,就算大炎再怎麼喪心病狂,也不可能在自家門口也埋放地雷。

“法克,先鋒部隊,都給我衝!火槍手,隨時準備動手。”

詹姆斯一把將騎士劍拔了出來,在手中揮動著,對著部下怒喝道。

他之所以如此興奮,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火槍的有效射擊距離,就是兩百米。

海軍軍營之內,孫越見到這一幕,眉頭挑動,也興奮了起來。

他在軍營裡憋了兩刻鐘的時間。

現在,也該到他一展身手的時候了。

“奶奶的,全都給老子衝!”

孫越一聲怒吼,軍營裡的兩千海軍立刻衝了出去,紛紛舉起手中的燧發槍。

剛纔在軍營中的時候,所有的士兵都已經整頓完畢。sdLCΗxWz.cOM

眼看敵軍衝了過來,守在第一排的海軍立刻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砰!

槍聲響起,如同驚雷。

兩千人分成十個小隊,每一隊都有兩百人,兩百人同時開槍,是什麼概念?

鋪天蓋地的槍聲響起,就如同一連串的爆竹炸開。

吉利軍前方的軍隊眨眼之間,便倒下了一片,就如同割麥子一般。

海軍的陣型十分分散,第一排的士兵射擊完畢,立刻後退到了隊伍的最後,開始裝填子彈。

“火槍手,給我頂上!我們的士兵一定要比他們更強!”

詹姆斯雙目通紅,聲音沙啞的嘶吼道。

對方的武器分明比他們更加落後,卻每次都能占儘先機。

這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屈辱。

吉利軍的火槍手立刻衝上前去,組成了方陣。

槍聲響起,海軍前方的軍隊,也瞬間與數十人受傷。

可孫越早已做好了準備,繼續怒吼道:“盾牌兵,給我頂上!”

話音落下,立刻有人衝了出來,每個人都舉著一頂兩米高的厚重盾牌,盾牌內襯是堅硬的鐵木,表麪包鐵。

用盾牌抵擋子彈,這個想法十分的不切實際,雖然這樣的盾牌在貼身戰的時候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彆說是步兵,就算騎兵也未必能衝破這麼一道陣線。

可在燧發槍的威力之下,隻要四五發子彈距離較近,就可能讓盾牌破開一個大洞。

不過對海軍來說,已經夠了。

吉利軍顯然提前並冇有預想到,海軍的威力會有這麼強悍,所以他們也提前冇有做好準備。

在燧發槍的槍林彈雨之下,士兵們成片成片的不斷倒下。

而海軍的盾牌上,都有一個高十五厘米左右的小視窗,可以通過這個小視窗來進行射擊。

槍聲不斷響起,吉利軍士兵的數量,在經過地雷陣之後,已經從五千人銳減到了三千多人,現在又是一輪齊射,轉眼的功夫,又有接近一千人陣亡。

看著敵軍的士氣逐漸崩潰,人群後方,梁休咧嘴笑了起來

“全軍聽令,發起衝鋒!”

海軍嗷嗷叫的衝了出去,就如同一群出籠的猛獸一般。

雖然吉利軍的體格未必輸給海軍,可他們因為有火器的緣故,所以近身戰的經驗本來就不夠,再加上海軍士兵就如同一群凶悍的猛獸,嗷嗷叫著撲了過來,瞬間把他們嚇破了膽。

戰場上的局勢,瞬間成了一邊倒的模樣。

遠處,詹姆斯見到這一幕,已經是臉色蒼白。

“法克,法克!”

“這群卑鄙的大炎人,真是太可惡了!”

詹姆斯嘴裡罵罵咧咧,身體卻十分誠實,在不斷後退。

但他卻並不知道,自己早已經被梁休給盯上了。

“大哥,看到那個人模狗樣,騎著馬的軍官冇有?”

軍營之內,梁休拿著望遠鏡,指著詹姆斯的方向,對李鳳生說道。

“這個白癡是吉利軍的頭頭,隻要把他抓住,我們就能占據先機。”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