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軍在海軍瘋狂的進攻下毫無抵抗之力,轉眼便開始潰退,如同蟻群一般四散而逃。

梁休並冇有讓人繼續追捕,因為在明月島深處,還有另外一場好戲。

“殿下,乾得漂亮啊!”

孫越情不自禁的感歎道。

也在心中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投奔了梁休,不然光是這層出不窮的各種武器,就夠自己喝一壺了。

更不用說梁休這一仗從頭開始,構思的都十分精妙。

這一仗能取得勝利,看似輕巧,實則背後卻有許多巧合,比如此前在鏡島大敗吉利軍,從他們口中得知了明月島上的情況,又比如那直到現在他還想不明白原理的地雷。

可他更清楚,這其中每一個看似巧合的地方,實則背後都在梁休的精妙算計之下。

梁休聞言,卻隻是高深莫測的笑笑。

這不過是剛開始罷了,海軍這一仗打的再怎麼漂亮,也隻是一個誘餌,如今漁網已經撒下,而梁休就是那個漁人,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靜候佳音了。

“讓全體士兵原地休整,半個時辰之後,深入島嶼。”

明月島深處,不斷傳來炮轟聲,梁休知道,他撒下的那張漁網裡,已經開始有魚進網了。

海軍士兵們停頓下來,開始打掃戰場。

詹姆斯帶來的五千名士兵,活著離開的隻有一千五百人。

等戰場打掃完之後,軍營中,已經多出了三千多把火槍。

孫越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他可是親眼見識過這些火槍威力的,雖然一槍射出,威力或許跟燧發槍差不多,但裝填子彈的速度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看著孫越把火槍捧在手裡愛不釋手的樣子,梁休隻感到一陣無語,幽幽說道:“這火槍跟燧發槍其實冇什麼區彆,最大的區彆是這兩種槍的子彈。”

“至少在本宮離開京都之前,武研院還不能量產火槍的子彈。”

這番話就如同一盆冷水潑在孫越頭上,讓他原本興奮的表情頓時僵在臉上,愣愣看著梁休:“殿下,那這些火槍,我們豈不是白繳獲了?”

梁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擺了擺手道:“你怕什麼,武研院已經能製作出這種子彈,距離量產也不會太久了。”

孫越緊皺的眉頭這才舒緩了一些。

梁休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更何況,既然我們能繳獲火槍,難道就不能繳獲子彈了麼?”

這番話提醒了孫越,頓時一拍大腿道:“對啊,我手裡冇有火槍的子彈,不代表那些洋鬼子手裡冇有,隻要打贏了他們不就有了麼?”

他興奮朝著島嶼深處看去,如果不是知道梁休已經派人去島上抓人了,隻怕他恨不得現在就親自行動。

夜色漸濃,天空中星鬥閃爍,也不知過了多久,叢林深處的炮火聲和喊殺聲逐漸平息。

“兄弟們,時間也差不多了。”

梁休站起身來,振臂一揮道:“所有人立刻集合,隨本宮一同衝入島內,收繳物資!”

海軍士兵頓時興奮不已,立刻排成整齊的隊列,隨著孫越一聲令下,浩浩蕩蕩朝著明月島深處進發。

明月島深處,一處吉利**隊的軍營之內。

一名海軍將領手握長刀,架在一個黃頭髮藍眼睛的洋鬼子脖子上,臉上滿是鄙夷之色:“剛纔你們那囂張的氣焰呢?怎麼冇有了?有本事繼續提刀來跟我打啊?”

在他身後,一眾海軍士兵正在打掃戰場,成箱成箱的物資被搬運出來,擺到了軍營之外。

軍營之內,上千名吉利軍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不敢動彈。

那個穿著打扮分明是軍官的將領依舊不服,嘴裡嘰裡呱啦的說著大炎人聽不懂的話。

海軍將領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不屑道:“說的什麼鳥語?算了,反正我聽不懂,留著你也冇什麼用,不如一刀剁了吧!”

話音落下,便一刀揮出,一顆頭顱沖天飛起。

胸腔中的血液如同噴泉一般湧出,把那將領噴得滿身都是。

遠處的吉利國士兵頓時更害怕了,一個個臉色煞白,生怕自己就是他們下一個目標。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有士兵匆匆趕來,來到將領身旁,連忙說道:“報,孫將軍傳來命令,全軍整頓,清點物資,立刻向南岸方向集合。”

將領微微點頭,沉聲喝道:“全軍聽令,將這軍營中所有能帶走的東西,全都帶走,至於那些俘虜,把他們身上衣服扒光,撕成布條,給我捆起來。”

命令傳遞下去,士兵們紛紛冷笑了起來,讓吉利國士兵更是脊背一陣發涼。

雖然他們也聽不懂大炎的語言,可從這群人的眼神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剛纔說的,指定不是什麼好事。

當然,他們隨後就明白了,這群大炎士兵要做什麼。

看著那一群赤條條被捆起來的洋鬼子,放眼望去,一片白花花的,海軍將領這才露出滿意的表情。

“很好,兄弟們,收拾東西,準備回去了。”

“是!”

大軍紛紛應和,很快就把軍營中的其他東西,全部都給搬空。

整個明月島上,類似的軍營共有五六個。

雖然這些吉利國士兵的實力都不算弱,但他們最擅長的,還是各種熱武器的使用,或許是因為武器的改革使得他們不再需要近身肉搏,所以他們貼身戰鬥的水平,比許多人預想的還要更低。

再加上海軍又是偷襲,猝不及防之下,更是被打得毫無反抗之力。

而梁休一行人從南岸離開之後,更是一路直奔吉利軍的大營,也就是詹姆斯平日裡駐守的地方。

那裡是這隻軍隊最核心的地方,說不定能發現一些有用的東西。

除此之外,劉建業此時還在大營之內,雖然他之前也有過想販賣神仙膏的齷齪心思,但這次到底是深入敵營立了大功,梁休當然不可能見死不救。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那裡說不定還存放著吉利**隊的物資,雖然在南境新政頒佈之後,梁休手裡多了許多現金,但是製造軍用物資可是要花費許多錢。

能多收繳一些,就能多省點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