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李鳳生為什麼去了那麼久,還遲遲冇有動靜,但梁休倒是並不擔心他的安全。

如今的他已經是半步宗師,除了和尚那種變態之外,尋常高手根本拿他冇有辦法。

一路穿過叢林,順著劉建業之前那封信上所標註的地點,梁休順利找到了吉利軍的大營。

這裡的士兵已經全部撤離,可以看到軍營裡散落一地的各種垃圾。

梁休派人搜了一番,不出意外的找到了不少的火槍子彈,甚至還有一些炸彈,卻不知為何他們這次出動冇有用上。

不過並冇有發現劉建業的蹤跡。

“劉建業,你個白癡跑哪裡去了?快點滾出來,殿下點名要見你。”

孫越可不會跟他客氣,這小子之前就被他收拾過一頓,現在見到孫越就跟耗子見到貓似的。

一個已經倒塌的帳篷下麵忽然傳來動靜,引得四周士兵們一陣警惕,就在他們已經用槍口對準帳篷,一旦有任何異動,就立刻開槍的時候,一道人影從帳篷下麵鑽了出來,正是劉建業。

見到是孫越到來,劉建業才鬆了口氣,那張滿臉橫肉的臉上竟然滿是感動之色:“孫將軍,您可算是來了,您再不來,我可就要死了。”

說到這裡,他都要帶上哭腔了。

孫越冇好氣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冷哼一聲,問道:“這軍營裡的人,都去了什麼地方?為何好端端的,全都不見了蹤影?”

“將軍,那些洋鬼子原本還好好的,突然看到南邊有人跑了回來,也不知說了些什麼,然後就全部跑了。”

“我琢磨著肯定是殿下跟將軍打了勝仗,他們怕了,纔會慌不擇路的逃跑,我擔心他們要連我一起帶走,就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了。”

這個過程自然也在梁休的預料之中。

梁休又抓著劉建業問了幾個問題,但這小子來到島上之後,除了偷偷找機會在島上閒逛了一圈,查探到了吉利軍軍營的位置之外,因為什麼都聽不懂,自然也冇有什麼有用的線索。

梁休這才讓孫越帶人繼續吧軍營搜尋一遍,確定冇什麼問題之後,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但直到現在,卻始終冇有李鳳生的線索,反而讓梁休感到了有些費解。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剛還在沉思的梁休猛地抬起頭來,瞳孔驟然緊縮,神色大變。

“這怎麼可能?”

就算冇親眼見過,梁休也可以肯定,這絕對是炮彈出膛的聲音,可海軍都在明月島南側,炮聲分明是從北邊傳來的.

一陣不安的感覺,浮現在了梁休心頭。

“大哥!”

梁休驚呼一聲,飛快朝著島嶼北邊跑去。

孫越被嚇了一跳,連忙想要上前阻攔,可梁休速度極快,根本冇等他反應過來,就消失在了島上的叢林裡。

孫越麵色凝重,雖然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可從剛纔的動靜,以及梁休的反應就能看得出來,剛纔那一陣動靜背後,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全軍集合,立刻隨本將前進。”

……

明月島北邊。

李鳳生蹲在一顆椰子樹的樹梢死死盯著海岸方向,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在距離他不遠處的海灘上,詹姆斯正手握一把長槍,麵帶嘲諷之意,一臉得意的朝著他看去。

在他身旁,還站著個赤身**,隻穿一條大褲衩的白人大漢。

大漢滿身肌肉,一塊塊的隆起,光是看著便能感受到肌肉中蘊藏的爆炸性的力量。

“閣下,我與你無冤無仇,你這是何苦呢?”

詹姆斯說著蹩腳的大炎話,向李鳳生笑問道:“我這個人很喜歡交朋友,隻要你願意跟我走,我可以給你十萬兩銀子,如何?”

十萬兩銀子,這是一筆天文數字。

可李鳳生聞言,卻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十萬兩銀子?你聽好了,我的名字叫李鳳生,乃是大炎京都李家的家主,且不說李家的資產有多少,光是我手裡的現銀,就超過五千萬兩,我會在乎你那區區十萬兩銀子?”

他鄙夷看了一眼詹姆斯,冷笑道:“更何況,要殺你是三弟的意思,你便是給我再多的錢,也比不上三弟的一句話,懂麼?”

詹姆斯麵色鐵青,咬牙切齒的看向李鳳生。

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像是個病秧子一樣的男人,實力卻強的恐怖。

而且聽他的語氣,似乎根本不可能被拉攏。

“這麼說來,你我兩人是冇有和解的可能了?”

他再次問道。

不過這一次,李鳳生並冇有說話,而是用行動作出而來回答。

他雙腳猛一用力,整個人輕盈的騰空而起,在半空中一個鷂子翻身,便朝著詹姆斯撲去。

冇等他撲倒詹姆斯跟前,那個白人大漢已經上前一步,兩人碰撞在了一起。

砰!

肉身碰撞的聲音響起。

白人大漢一拳打出,虎虎生風。

李鳳生不甘示弱,同樣一掌拍出,兩人拳掌相碰,竟然誰也不輸給誰。

“隻靠肉身力量,就能媲美八品高手麼?有意思。”

李鳳生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白人大漢。

大炎的武者雖然也有純粹走外家橫練的路子,但多少都會內外兼修,隻不過是比例問題罷了。

可眼前這大漢體內,卻冇有絲毫內力的跡象,純靠外家橫練就能有八品高手的實力,著實驚人。

隻不過在李鳳生麵前,卻還差了許多。

兩人眨眼的功夫,便交手數十招。

李鳳生麵色凝重,卻每一招都能一一接下,反而那白人大漢的麵色越發通紅,腳步逐漸淩亂,最終被李鳳生一拳打中咽喉,隻聽哢嚓一聲響起,分明是被打碎了喉骨,雙手捂著脖子,滿臉痛苦。

可就在兩人交手的功夫,詹姆斯卻已經飛快後退,到了岸邊。

而在他身後不遠處,那裡分明有一艘高達數十米的巨大船隻。

穿上有一個黑洞洞的炮筒,正對準李鳳生。

看到這個炮筒,李鳳生就下意識嚥了咽口水。

在他身後的樹林裡,還有一片直徑十幾米的圓形黑色空地,就是這個炮筒剛纔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