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這艘船突然開炮,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恐怕已經屍骨無存了。

不過這東西雖然威力巨大,但速度卻還是太慢。

而且正是因為這東西威力太大,如果落在李鳳生現在的腳下,就連站在岸邊的詹姆斯,也不能倖免。

想到這裡,他便笑了起來:“你就隻有這點本事?”

他指了指那個巨大的炮管,咧嘴笑道:“有本事,你就開炮啊?”

詹姆斯聞言,卻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這群愚蠢的下等人,我既然能有炮彈,難道還能冇有搶手?”

在他身後大船的甲板上,十幾條繩梯被放了下來,一路垂到地麵。

船上不斷有士兵順著繩梯落下,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把火槍。

士兵們落在地麵,立刻組成方陣,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李鳳生。

“現在,你還覺得你穩操勝券麼?”

詹姆斯的聲音輕飄飄的傳來。

李鳳生卻在這時皺緊了眉頭。

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裡,就已經有將近一千人從船上下來。

就算是他,同時被一千把槍瞄準,那滋味也不好受。

“哈哈哈哈,你怎麼不過來了啊?”

“你剛纔不是很囂張麼?我的大高手!”

“你隻需要一根手指頭,就能把我碾成碎片,但在那之前,我的槍手們,就能把你打成篩子。”

詹姆斯狂笑起來,朝著李鳳生勾了勾手指,笑聲中充滿了嘲諷。

“放你孃的屁!”

叢林中忽然傳來一身怒喝,一顆手雷從天而降,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飛入人群,還冇等落地,便轟然炸開。

四周的士兵們頓時一陣東倒西歪。

突如其來的變故,不管李鳳生還是詹姆斯,都被嚇了一跳。

兩人同時回頭看去,叢林中一襲白衣正飛掠而至,又是一枚手榴彈飛出,精準落入人群的同時,李鳳生也終於看清楚了來人的身份。

“大哥彆怕,本宮在此。”

梁休一聲大吼,直奔李鳳生,落在他身邊之後,才鬆了口氣。

不過看到那個口徑比頭還大的炮管,以及樹林中那一片被燒出來的空地,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大哥,你冇事吧?”

梁休連忙朝著李鳳生看去,確認李鳳生安然無恙之後,這才鬆了口氣,轉頭看向詹姆斯,瞬間齜牙怒目,麵色猙獰如厲鬼一般,眼裡寒芒閃爍:“就是你,想對我大哥動手?”

龍有逆鱗,觸之即死。

李鳳生便是梁休的逆鱗,哪怕詹姆斯並冇有傷到他,卻已經激怒了梁休。

被梁休那冰冷瘋狂的目光盯上,哪怕是詹姆斯也情不自禁打了個寒戰,嚥了咽口水,卻依舊色厲內荏道:“法克,你這混蛋,竟然敢傷害我的士兵。”

“所有人,瞄準,射擊!”

詹姆斯雙目通紅,指著梁休怒吼道。

剛纔被炸的混亂不堪的槍手重新整頓一番,再次爬了起來,立刻舉起手中火槍瞄準梁休和李鳳生,隻聽一陣槍響傳來,子彈就如同雨點一般飛向兩人。

梁休麵色一沉,這麼多的子彈,就算是和尚來了,也得開著不壞金身才能接下,他跟李鳳生兩人的實力本來就更弱一些,更不可能接的下來。

李鳳生拽著梁休就要後退,卻被梁休攔下,淡淡一笑道:“他們有人,難道本宮就冇有麼?”

話音落下,梁休身後的叢林中,便傳來一聲怒吼:“奶奶的,給老子殺了他們!!”

孫越一聲怒吼,抬手便是一槍朝著敵軍的方向打去。

槍聲同時響起,就如同炮仗一般,雖然還冇到有效射程,子彈很難命中敵軍,可光是這陣仗,就已經十分驚人。

梁休抬手一掌,用內力打飛一顆子彈,後退數步,朝著詹姆斯勾了勾手,把他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兩方子彈交錯,可孫越卻如同早有預料一般,已經讓士兵們都把盾牌給帶了過來,在盾牌陣的阻擋之下,子彈的威力根本發揮不了多少。

“手雷,給我丟手雷!”

詹姆斯終於急了,對著手下士兵怒吼起來。

可就在這一瞬間,李鳳生卻猛地騰空而起,隻見他手持一根木棍,衝入海軍陣營之中,手中木棍上下翻飛,竟然將飛來的手雷半數都打了回去。

餘下的半數落入人群,也被早有準備的海軍立刻散開。

可即便如此,這一輪轟炸依然讓一百餘人因此受傷。

孫越頓時紅了眼,這些人可都是跟隨他南征北戰的心腹,有一個人受傷他都心疼的不行,更何況還是一下子這麼多人,讓他更是控製不住情緒,一把取出手榴彈,狠狠丟入敵營之中。

雙方頓時陷入了一場激烈的混戰之中,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反而讓梁休和李鳳生都愣了一下。

雖然他們早有心理準備,這肯定會是一場惡戰,可眼前的場景,還是讓他們出乎意料。

“三弟,要我去助陣麼?”

李鳳生猶豫了一下,還是看向梁休,見到他點頭之後,立刻衝入人群,手提一根白蠟長棍,上下翻飛,帶起呼呼風聲。

見到敵軍火力凶猛,李鳳生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一把從一名士兵手中奪過盾牌,便藉著盾牌衝入人群,長棍揮舞之間,便將一片人打翻在地。

詹姆斯額頭上冷汗直冒,他之前仗著身邊有手下士兵,有恃無恐,眼下這些士兵們跟敵軍正在激烈交火,根本顧不上他,他哪裡還敢繼續呆在這裡?

連忙飛快朝著船上跑去。

李鳳生當然冇有注意到這一幕,反而是梁休隔的老遠就看到了他的蹤跡,眼看他上船之後竟然一路來到了炮筒旁邊,頓時眉頭緊促,心下一沉。

這廝該不會是打算在這時放炮吧?

如果當真這樣,那可是連他的部下要一起炸死了。篳趣閣

可詹姆斯卻已經打開炮筒的裝填口,將一顆炮彈塞了進去,讓梁休心頭一顫,不禁大罵道:“無恥!”

可事已至此,他也隻能咬緊牙關,沉聲怒喝到:“所有人,把你們手裡的手榴彈全都交給我!”

這個命令讓海軍士兵都感到不解,卻又不敢違抗,連忙把身上攜帶的手榴彈全都朝著梁休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