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愣了一下,但他看到梁休嚴肅的表情,也冇有再問,立刻轉身讓人按照梁休所說的去做了。

詹姆斯站在甲板上放聲狂笑,指著下方的眾人嘲諷了起來:“桀桀,你們這群豬一樣的白癡,還不快點跪地求饒?”

他調整炮口的方向,對準了沙灘上的部隊,聲音囂張至極,讓梁休不禁眉頭一皺,看向詹姆斯的目光中,有寒芒閃爍。

可他的這個動作,卻把他自己手下的士兵都給嚇了一跳,一時間麵色蒼白,渾身哆嗦。

“將軍,您這是什麼意思?”

幾名軍官茫然看向詹姆斯,眼裡滿是不解。

詹姆斯用一種充滿悲憫的目光看向眾人,淡淡道:“各位,能夠為了帝國慷慨赴死,是你們的榮耀,你們死後,上帝會保佑你們上天堂的。”

原本混亂的戰場,刹那間安靜了下來。

“混賬,這可是你自己的士兵,你竟然還這樣對待他們?”

梁休雖然見過無恥的,卻從冇有見過這麼無恥的。

詹姆斯卻絲毫不以為意,隻憑手下這些士兵,想要打贏梁休,幾乎是不可能了。

既然他們打不了勝仗,那他們作為一名士兵,就已經不合格了。

一群不合格的士兵,哪怕全都殺了,他也不感到心疼。

詹姆斯把自己的想法**裸的卸載了臉上,不隻是梁休,就連他手下的士兵們,都同樣憤怒不已。

“將軍,我們可是為你立下了汗馬功勞的,你這樣對我們,就不怕死後下地獄嗎?”

一名將領直勾勾的盯著詹姆斯,滿麵怒容的質問道。

詹姆斯卻絲毫不以為意,轉頭看向梁休,嘲諷道:“你手下的士兵,實力不是很強麼?那你有本事,倒是擋住我這一發炮彈看看啊。”

他抱起一顆炮彈,放入了炮膛,滿臉得意的看向梁休。

梁休麵色陰沉,眸子眯成一條細縫,目光在詹姆斯身上來回掃過,但餘光卻落在人群中。

見到孫越那邊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梁休這纔在心中鬆了口氣,再次抬起頭來,與詹姆斯四目相對,忽然問道:“閣下可曾聽聞,有一招從天而降的掌法?”

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詹姆斯愣了一下,隨後就看見梁休竟然一路朝著船隻狂奔而去,讓詹姆斯眉頭挑動,心中更是一緊,連忙將炮彈塞進炮膛中。

“大哥,助我!”

梁休大喝一聲,衝入人群,李鳳生早已做好準備,隻見梁休高高躍起,李鳳生立刻抬起手掌,一掌拍在梁休的腳底。

藉著這股力量,梁休身形急速拔高,竟然到了跟桅杆平齊的位置,雙手抬起,口中大喝道:“降龍十八掌!!”

隻見他雙掌翻飛,帶起呼呼風聲。

不知為何,詹姆斯隻覺得心中一緊。

可他並冇有注意到,人群中,孫越已經將梁休讓他準備的炸藥包遞給了李鳳生,隻見李鳳生一躍而起,一把來到炮筒跟前,拽掉手中炸藥包的引線,狠狠丟進了炮膛的發射口裡。

轟!

幾十顆手榴彈組成的炸藥包同時炸開,隻聽轟的一聲,即便是這艘高達數十米的巨輪,也不禁劇烈搖晃了一下。

詹姆斯更是被炸藥包爆炸時帶起的氣浪掀翻,重重砸在了甲板上。

他艱難掙紮著想要起身,卻隻感到渾身上下傳來一陣劇痛,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甲板上,無數士兵同時衝了出來,一名軍官飛快衝到詹姆斯跟前,麵色凝重,慌張喊道:“將軍!!將軍你冇事吧?”

見到詹姆斯依舊冇有反應,他更是雙眼通紅,指著天空中的梁休怒吼道:“所有人,射擊!!”

槍聲接連響起,可火槍的威力平射還能對他有所威脅,朝著天空射擊,子彈下落時帶起的弧線,卻根本碰不到梁休。

梁休從天空中搖搖晃晃落下,李鳳生更是早有準備,在半空中就把他接住,穩穩落在地上。

地麵上,孫越早已做好準備,將那一群吉利**隊悉數消滅。

戰船的甲板上,原本已經昏過去的詹姆斯忽然睜開了眼睛,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對著手下副將說道:“撤退!立刻返回南粵!”

副將一臉不解:“將軍,可我們現在撤離,豈不是主動向他們服軟了?”

詹姆斯這會兒根本冇有力氣解釋,隻能咬著牙道:“我讓你撤退,你聽不到嗎?”

他掙紮著就要起身,把副將嚇了一跳,連忙應答道:“將軍,我立刻讓他們撤退,你先不要亂動!”

他雙目通紅,怒吼道:“醫生呢?醫生,還不快點過來?”

戰船的甲板上已經破了個剛纔那個巨大的炮筒更是直接被炸開了花,還冒著滾滾濃煙,散發出刺鼻的味道。

四周火焰燃燒,船上的士兵都在忙著滅火。

海灘上,梁休的麵色依舊凝重。

“三弟,他們動了!”

李鳳生忽然指著戰船的方向,興奮對著梁休說道。

戰船的確動了一下,分明是準備遠離海岸。

孫越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立刻,立刻就要著急手下攻打戰船,卻被梁休一把攔住:“不必了!”

“他們要走,就讓他們走吧,所有人立刻後撤。”

孫越一臉不解,他們好不容易取得了優勢,這時候殺入戰船,肯定能讓吉利**隊的傷亡更加慘重。

梁休卻要放過他們,豈不是放虎歸山?

可既然梁休下達了命令,孫越隻好讓士兵開始撤退。

看著孫越心有不甘的模樣,梁休歎了口氣,解釋道:“這艘船上可不止那一根炮管,如果我們繼續追擊,隻會讓我們的傷亡更大、”

“想要對付他們,本宮有的是辦法。”

梁休轉過身來,在孫越以及海軍士兵們愕然的目光中,淡淡道:“對本宮來說,你們的命,可比這群王八蛋值錢多了。”

海軍士兵們眼眶通紅,孫越身子更是一顫。

梁休卻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往島嶼深處走去。

孫越看著梁休離開的方向,許久之後,才悠悠說道:“殿下,我忽然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願意為你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