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劉家祠堂。

今天的劉家門外顯得格外喜慶,門口掛上了大紅燈籠,劉家上下都換上了嶄新的紅衣服,放眼望去,一派喜氣。

如今正是傍晚時分,香江下了工的百姓們來到祠堂門外,準備來領今天的工錢,見到這喜氣洋洋的景象,都感到一陣好奇。

“三爺,今天劉家事有什麼喜事嗎?”

一名百姓小心翼翼的看向劉家負責發放工錢的賬房先生,好奇問道。

身形清瘦的賬房先生咧嘴一笑,得意說道:“你可不知道,以後香江可就不是冇人管的地方了。”

以前的香江雖然也是個地名,但在南楚一直是爹爹不疼,姥姥不愛的境況,不然也不可能讓劉家成為香江最大的家族了。

周圍的其他百姓更是立刻圍了上來,紛紛好奇問道:“三爺,究竟是什麼好事啊?”

“對啊,那以後香江是誰來管啊??”

“可是現在的朝廷不是已經很照顧香江了嗎?”

百姓們議論紛紛。

如果要說香江的主是誰,那當然就是大炎的皇室,在被割讓給大炎之後,香江也難得跟之前比起來,有了些好轉。

所以賬房先生的話,自然讓百姓們感到不解,難道之前大炎朝廷對香江的照顧,還算不上有人管嗎?

麵對眾人的詢問,賬房先生卻隻是神秘一笑,道:“各位稍安勿躁,先等我把今天的工錢發了,待會兒大家彆急著走,家主自然會來給各位宣佈這件事情。”

百姓們雖然將信將疑,但這話是出自劉家賬房先生之口,他們自然也冇有質疑。

等錢都領完了之後,天色也已經逐漸暗了下來,但在劉家祠堂之外,還是有許多人在此停留,想要聽聽看賬房先生口中所說的好事究竟是什麼。

在百姓們期待的目光中,劉建文從劉家祠堂內走了出來,剛一出門,門外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劉家在香江一帶的威望可不小,劉建文作為劉家的家主,雖然還冇有止小兒夜啼的威力,可在百姓們心中的地位可不低。

劉建文目光在百姓們身上環視一週,才抬起頭來,緩緩對在場眾人說道:“諸位鄉親們,很高興能在這裡見到各位。”

一石激起千層浪,人群中傳來一陣歡呼之聲,自從梁休的新政在香江推行開之後,作為主要負責人的劉家在百姓們心中的地位自然也水漲船高。

“不知各位近些日子,過得可還舒坦?”

劉建文笑著向眾人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不需要多問,如今香江百姓們過的日子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可至少家家戶戶都不用擔心吃飯問題。

跟此前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相比,早已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多謝老爺扶持,我們家才能過上吃飽穿暖的好日子。”

“冇錯,如果不是老爺,我們又怎麼可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這一切還要多虧了老爺,老爺簡直是我們的大恩人啊。”

人群中一陣歡呼之聲,麵對這麼多人的追捧,劉建文的心中一陣得意。

不過他明麵上依舊古井無波,笑了笑,向眾人沉聲問道:“那諸位可知道,你們如今的好日子是誰的功勞嗎?”

這個問題讓許多人一愣,都露出一臉茫然表情。

但百姓們還是紛紛回答道:“那當然是劉老爺的功勞!”

“冇錯,都是老爺您大發慈悲,我們纔能有今天啊!”

“劉老爺簡直是我們的再生父母啊。”

門外對劉建文的吹捧聲一時盛起,可劉建文卻搖了搖頭的,反駁道:“非也,各位能過上現在的好日子,我倒是的確有些功勞,可最大的功勞,還要數當今的太子殿下。”

這麼一番話說完,在場許多人都露出茫然之色。

他們倒是聽說過有關於太子殿下的事情,可太子殿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跟他們並冇有關係。

在他們眼裡,誰能給他們飯吃,誰就是天下最好的人。

但百姓們心裡這樣想,劉建文可不敢這樣說,他雙手揹負身後,淡淡一笑道:“諸位可知道鏡島?”

這個問題讓許多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老爺您這豈不是在笑話我們?”

“冇錯,香江本來就和鏡島相鄰,我們從小就在香江生活,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鏡島?”

絕大部分人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出了答案。

但還是有人意識到了劉建文似乎是有話要說,並冇有著急應和,而是靜靜等著下文。

劉建文見到百姓們的好奇心已經被調動到了極致,更是咳嗽了兩聲,將近些日子從蛇頭幫被人搗毀,一直到前兩天明月刀上,海軍和吉利**隊交戰的事情講了一遍。

他講的眉飛色舞,繪聲繪色,聽說蛇頭幫的五條蛇竟然在梁休麵前毫無抵抗之力的時候,無不大吃一驚,麵露震驚之色。

可當他們聽說蛇頭幫背後還有來自西洋的士兵時,卻都吃了一驚,尤其是西洋士兵們手中武器的威力,更讓他們感到震撼。

不得不說,劉建文的口才很好,雖然他並冇有親身參與這一場戰爭,但從旁人的敘述,就提煉出了許多內容,再經過處理之後,聽眾無不如身臨其境一般,等他講完之後,許多人都已經是滿臉緊張。

“冇想到太子殿下竟然有這般通天能耐。”

“我之前聽說南楚和大炎一戰,太子殿下就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之前也覺得這話有虛張聲勢的成分,可如今看來,卻未必是假的。”

“冇想到太子殿下竟然這麼厲害。”

聽眾們無不為之驚歎。

見到百姓們都已經聽入了迷,劉建文這才鬆了口氣,他之前可是在梁休麵前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能讓百姓們願意接受這個以前從冇聽說過的太子殿下。

等百姓們驚歎一陣之後,劉建文這才咳嗽了幾聲,說道:“但還有一件事情,各位或許都不知情。”

“如今各位每天都能拿到的工錢裡,有七成都是太子殿下給各位的。”

“今日將各位聚集在此,也是太子殿下的意思,除了每日能給各位的工錢之外,殿下還有一件好事,要告訴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