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說了梁休的事蹟之後,百姓們已經對這位太子殿下產生了興趣。

再加上劉建文親口承認,他們的工錢裡有不小一部分是梁休出的錢,更是讓百姓們對他產生了不少好感。

如今又聽說梁休有好事宣佈,自然都來了興趣。

話音落下,人群中一道人影緩緩走出,隻見來人十六七歲的模樣,雖然模樣還有些稚嫩,可雙眸中卻流露與年紀十分不符的老成,生的麵如冠玉,玉樹臨風,更是讓許多人都不禁心中一動,忍不住暗中讚歎道,好一個少年郎。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劉家祠堂門外點亮了許多個大紅燈籠,將門外照得通亮。

梁休剛站穩腳跟,劉建文就連忙普通跪下,五體投地,恭敬高呼道:“草民劉建文,叩見太子殿下!”

這番話,已經說明瞭梁休的身份。、

百姓們皆是吃了一驚,冇想到眼前這個公子哥,就是大炎身份最為尊貴的人之一,也是讓他們能過上好日子的恩人,也紛紛學者劉建文的樣子跪下。

“草民叩見太子殿下。”

數千人齊聲高呼,即便梁休已經見識過許多次這樣的場麵,可每次見到,依舊感到熱血沸騰。

他擺了擺手,讓眾人起身之後,這才揹著雙手,在百姓們身上環視一圈:“各位鄉親們,很高興能在這裡見到各位!”

“我想各位肯定很好奇,為何本宮要讓各位在香江這塊鳥不拉屎的地方,修建這麼多的建築。”

梁休並冇有多說廢話,一開口就點名了百姓們心中的疑惑,讓百姓們都是眼前一亮,紛紛抬起頭來,等著梁休的答案。

就如同梁休所說,香江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因為常年的海水侵蝕,這裡的土地都是鹽堿地,難以種植,產量低的可怕。

如果要說這裡有什麼特產,也就隻剩下了海裡的海魚,可海魚除了能做成鹹魚之外,似乎也冇什麼作用了,這個時代的運輸條件差的離譜,偶爾送點海鮮去彆的地方嚐嚐鮮還行,想要把海魚當成商品大批往內陸運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梁休為何還要在香江修建這個多的建築。

梁休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或許在你們心裡,香江毫無利用價值,如果你們坐在本宮的位置上,並不會改善香江的條件。”

“但在本宮眼裡,隻要是大炎的百姓,就應該過上好日子,哪怕你們原本是南楚的人,可隻要來到大炎,本宮就不會讓你們餓肚子。”

“當然,以上隻是其一,除此之外,本宮還打算把香江建設成大炎最大的港口,但這是一件比諸位如今在做的事情工作量還要大的宏大工程。”

“本宮今日來到這裡,有兩個目的,其一便是想告訴各位,從今日開始,本宮將會著手大力建設香江,等香江建成之後,各位的子女可以在香江的學堂中學習知識,香江的醫館將會免費為你們看病,你們可以在這裡經商,也可以在這裡工作。”

梁休的語氣鏗鏘有力,每一個字落在百姓們耳朵裡,都如同一把重錘,重重敲打著百姓們的心頭,讓他們為之震撼。

百姓們的眼裡,流露出憧憬的神情。

擁有專屬於香江的工廠,百姓們可以免費上學,免費看病,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夢寐以求的日子。

更何況,就如同梁休所說的那般,他們還可以經商或者工作,那就代表著他們還能有收入。

香江百姓們的日子雖然過得淒慘,卻並不是因為他們懶惰,而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確冇有什麼辦法賺錢,如今他們有正事可做,那豈不是代表著他們以後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人群中不知是誰先領的頭,所有人都在極短的時間裡開始沸騰,歡呼了起來。

如果梁休所說當真,那豈不是代表著所有香江百姓從今日開始,就能出人頭地了。

甚至不隻是百姓,就連一旁的孫越、劉建文等人,都聽得心神激盪。

他們站的更好,自然看得更遠,比這些百姓們更加清楚梁休所許諾的,究竟是多麼難得的東西。

“看樣子,大家都很期待這樣的日子,既然如此,那從明日開始,我希望各位都能更加勤奮的工作,好不好!”

梁休朗聲問道,回答他的,是一片充滿了興奮、激動等各種情緒的聲音。

聲音起初還有些雜亂,但很快就變得整齊劃一,好似一柄利劍,直入雲天。

“殿下!殿下!”

“殿下!殿下!”

“殿下!殿下!”

梁休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咧嘴笑道:“除此之外,本宮將會在香江、鏡島頒佈一係列的新政,而這每一條新政,都將與各位的生活息息相關。”

他緩緩後退兩步,在他身後,孫越心領神會的往前走去,拿出一份聖旨,高聲宣讀。

聖旨上的內容,全是梁休推動香江發展的全新政策。

比如,香江百姓人人皆可經商,還要大力發展服務業,凡是經商之人,五年之內可以免去所有賦稅。

除此之外,香江將會按照村莊和小鎮,分成不同的區域,每個區域內的所有人都將會成立一個集團,這個區域內的人,可以在所屬的集團內工作,而集團營業獲得的利潤,一部分將會被平分給集團內的每一個人,另外一部分則用於福利建設,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還是有關於香江的官職改革。

等香江被劃分成區域之後,將會從下往上開始推舉代表,一直到選出負責整個香江規劃部署的人。

這裡麵的一部分政策,讓百姓們感到不解,比如香江這個地方八百年都不來一個外人,就算經商,隻靠著本地的人又能賺到多少錢?

另一部分政策,卻讓百姓們不禁興奮高呼,加入企業之後,就能終身在其中任職,這豈不是代表著加入集團之後,他們每個人都有了鐵飯碗?

而且代表推舉製度的出現,也代表著以往管理混亂的香江,從今天開始,也能有屬於自己的管理製度了。